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美文欣赏 >

天鹅冢

时间:2020-08-09 18:39  作者:admin

土丘与土丘间是宽阔、平坦的草地。草地上镶嵌着明如玻璃的水泡,水泡上跳动着金灿灿的波光,倒映着蓝天、白云、土丘绿茸茸的,稚嫩的芦苇、蒲草站立在水泡中,黄绿的芽尖仰首翘望,好像等待着什么。天空瓦蓝瓦蓝的,空气中一丝风也没有。温暖撩人的阳光一览无余洒在草甸上。湿润空气中弥漫着混合了泥土与青草的味道。

三天前的一场强尘土暴横扫草甸,草甸就像隐藏在狂沙后的一头魔鬼,发出令人恐惧吼声,同时吞噬所有的生命,空气中荡漾着刺鼻的尘土腥味。多亏一场暴雨及时赶走了强沙尘暴,剔除了尘土的余腥,还原了欣欣向荣的草甸。

老猎人图坦坐在蒙古包前,温热的阳光令他昏昏欲睡。他好像有什么心事,总是从睡梦中醒来,看一眼东南方向的天空,那里一片晴朗。

老猎犬喉咙里发出一连串轻松的吟叫,抬着头,仰头注视着天空。一个舒适的展身之后,它引颈仰首,发出一串亢奋的吼叫。老猎犬的叫声还没有散去,天空竟然出现了十几个亮点。在湛蓝天空的映衬下,身影越来越清晰,它们舒展双翅,身姿优美,隐约还能听到从天际传来的独属于它们的吟唱。

这是一群体形优美,羽毛洁白的天鹅。天鹅群后面有两个孤独身影,尽管它们伸着修长脖颈,振动双翅,可还是被远远地甩在队伍后面。

一只天鹅总是抢先于另一只天鹅半个翅膀,而且牢牢占据后者的右上方,后者则想方设法改变这种特殊飞行方式。的确,自从它受伤后,就享受着这种待遇。看似一丝风也没有,孰不知,高空中却有着强大的气流,对于受伤的它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伙伴替它阻拦遒劲的气流与风向,让它节省体力,减轻痛苦。这看似微不足道的举动,却付出了巨大艰辛。

总是抢先一步飞在前面的天鹅,体型稍小,这是一只雌天鹅。紧跟在后面的是雄天鹅,它受伤了。强沙尘暴令天鹅群体力不支,正当它们寻找憩息之地时,一团突然升起的强风让雄天鹅失去了平衡,撞在一根枯树枝上。在随后的迁徙中,它们试图加入其他天鹅群,但又被远远地甩下。雌天鹅不离不弃,守候着雄天鹅。它们一路等待,一路加入,终于加入一支天鹅群迁徙了。

头一只天鹅发现草甸里的水泡,一声轻吟,一个漂亮的俯冲,随后又是一个高难度的爬升它向天鹅群发出信息,它们回到故土了,将在这里生活长达半年。天鹅群就像一支密不透风的队伍,波浪似的向前飞行。当它们看见明亮的水泡和水泡上鲜绿的芦苇时,天鹅群振动双翅,争先恐后冲向水泡,它们急切地洗去一路灰尘、一身疲惫。顿时,水泡中水花四溅,波浪飞舞,那激荡的身姿和兴奋的鸣叫,令水泡和草甸变得热闹、喧嚣

雄天鹅听到吟唱,身子微微一振,舒展身姿,振动双翅,欲要飞到雌天鹅前面。它要在最后关头送给雌天鹅一份舒适。可突如其来的动作令它的身体难以承受,像重物一样急速坠落。雌天鹅一声尖叫,剧烈扇动双翅,修长的脖颈抻得长长的,身子起起伏伏。它轻轻瞥了一眼地面,随后发出惊慌不安的尖叫,凌乱地抢先落地。如果成功的话,可以让雄天鹅落在它身上,减轻猛烈震动带来的伤痛。

雄天鹅总算抢在落地之前,调整好了身姿,即使这样,它像一堆失重的棉絮软绵绵地趴在土包上。雌天鹅伸出喙,频频絮语。当它看到雄天鹅双目微闭,身子一动不动趴在土包上,变成了喃喃自语,仿佛这样能减轻雄天鹅身上的伤痛。

草甸里有不计其数的土包。这是方圆百里惟一一个高耸、浑圆一体的土包。雄天鹅却落在这样的土包上,冥冥之中,似乎暗示着什么。

雄天鹅缓缓睁开双眼,看见一脸神色凄然、焦急的雌天鹅。雌天鹅伸过小巧的头,长长的喙围着雄天鹅飞舞,发出一连串呢喃叫声。雄天鹅深情地望了一眼雌天鹅,伸过喙,轻轻梳理着雌天鹅的羽毛。雌天鹅舞动优美脖颈,挡住雄天鹅,耐心而又细致地梳理着雄天鹅全身,像卫士一样守候在雄天鹅身边。它踱着高挑的脚杆,擎举着修长的脖颈,转动着小巧、玲珑的头,机警地踱来踱去

暮色渐渐笼罩了草甸,喧闹的水泡也渐渐安静下来。夜的气息很快弥散开来,草甸沉沉睡着了。

清晨,老猎人图坦走出蒙古包,向附近的土包望去,那里早已空空。老猎人心里一沉,奔向水泡,在水泡一隅发现了那对天鹅。雄天鹅飘浮在水泡,颔首引颈,一副沉思者表情。雌天鹅擎举着修长脖颈,看一眼雄天鹅,凝视着水面,一个探头,头部隐没于水中,水晕还没有散去,一个漂亮甩头,带起细小的水花,如雨滴一样飘落。

雄天鹅身上的伤痊愈了,它总是高举着修长的脖颈,如同绅士一样优雅、得体。雌天鹅与它相伴相随,成双入对,无论是水中畅游、陆地踱步还是空中游弋,总是如影相随。

图坦对这些鸟类并不陌生,数十年的狩猎生涯中总能见到它们的身影。不再狩猎时开始留意这些鸟类,他非常惊讶,天鹅总是成双结对出现,即使一方消失,另一方誓死相守,身边不会出现另一只天鹅弥补这个空缺,也绝没有一只天鹅打乱这一规律。

几年后,图坦才知道天鹅有别于其他动物的独特现象对爱情忠贞不渝,生死相依。他心里涌动着无法描述的情愫,想起英年早逝的妻子,那场洪水中,如果不是妻子把生的机会留给他,或许他早就离开了草甸。当年妻子跨过瀚南河,没有再回到对岸,把一生中最美好、最珍贵的生命给了他,留给了这片草甸。

这一段时间,雄天鹅总是独自行动,很少看到它与雌天鹅相依相随。与之前相比,很难看到雄天鹅水中悠闲畅游,更难看到它伸展双翼游弋时俊美的身影。它总是来去匆匆,仿佛有十万火急的事情,或是发生了某些不测,让它再没有闲情逸致踱来踱去。

雌天鹅在孵化小天鹅。天鹅的巢就筑在蒲草上,像吊脚楼一样高高地吊在蒲草上,外观精美、造型别致,远远望去,像一枚偌大的天鹅蛋。天鹅巢内部构造别致,一根根芦苇、蒲草经纬有序地编织在一起,仿佛能工巧匠凭着一双灵巧双手精心编织而成。

天鹅幼雏破壳而出,浑身湿漉漉的,刚刚破壳的那一瞬间,它们仰颈观望世界的举动,让人顿生怜爱之意。

小天鹅对陆地总是充满了好奇与向往,不知不觉游离了两只大天鹅视线。雌天鹅拥有着雌性动物的细心与警惕,紧紧跟在小天鹅身后。雄天鹅将军似的威风凛凛地站在岸上,机警地转动着头部,目光中充满了警惕,那是父亲身上不可推卸的责任与义务:保护妻子与孩子。

突然,老猎人图坦瞪大眼睛:老猎犬蛰伏在草丛中,机敏的目光早早锁定了3只小天鹅。老猎人来不及制止老猎犬,它凌空一跃,出现在小天鹅面前。老猎人图坦心头一热,雄天鹅及时出现在老猎犬身前,怦然张开双翅,身子如一张大伞护住雌天鹅、小天鹅,冲老猎犬不断发出厉叫。老猎犬完全没有想到,一个庞然大物从天而降,搅乱了它的行动。它很快跳开,从右边袭击小天鹅。雄天鹅扇动双翅,翅膀如盾牌再次挡住老猎犬。

老猎犬的欲望也好,目标也罢,无非冲着猎物而来。它完全没有必要一心捕获小天鹅,眼前的雄天鹅就是很好的猎物。

雄天鹅与老猎犬纠缠时,雌天鹅护送着小天鹅回到水泡。此时,雌天鹅只要发出信息,雄天鹅就能全身而退。然而雌天鹅竟然向雄天鹅那里飞去,它似乎知道,雄天鹅身心疲惫,随时都有倒在老猎犬爪下的危险。小天鹅安全了,雌天鹅也就没有了牵挂,心无杂念,鼎力相助,保护雄天鹅全身而退。

老猎人图坦及时向老猎犬发出信号。老猎犬在老猎人发出信号之前停止了行动,歪着头,安静地打量着远去的两只天鹅,目光中有一丝惋惜与慨叹。

暮色天空下,一对洁白的身影缓缓游弋着。

上天好像有意考验天鹅夫妇忠贞不渝的爱情,注定它们的命运是多舛的。

夏季炎热的暑气还没有退去,大草甸里出现鬼鬼祟祟的陌生身影,贪婪的目光长时停留在天鹅、大雁、野鸭身上。他们是冲着这些野物而来的,但更倾心于天鹅,一些来自草甸外的陌生人,以吃到天鹅肉为最大荣耀。

雌天鹅猛然发现水泡边缘草丛里的铁夹,仓促逃离,意外碰翻了铁夹,多亏一根枯枝夹在两根铁弓之间。既便如此,雌天鹅感觉脖颈已经断了。雌天鹅殊死挣扎,竟然又碰翻了附近的另一个铁夹,一头落入淤泥里。雌天鹅努力抬起头,保持惯有的优美身姿,孰不知这样会带来更大的痛苦。

三只小天鹅发出惊恐的叫声。

雄天鹅盘旋于半空中,神情焦急,断断续续地哀鸣,多次接近雌天鹅,可每一次接近雌天鹅等于把它推向死亡的边缘。雌天鹅似乎不忍心让雄天鹅为自己担惊受怕,更担心牵连到它。最好的办法就是尽快结束生命,它在用实际行动告诉雄天鹅不要靠近自己,更不要解救自己。

几番挣扎,雌天鹅已是奄奄一息。

老猎人图坦救助了雌天鹅。

雌天鹅举着头,乌黑的眼珠不安地打量着周围,目光长时间落在老猎犬身上,似乎认出了它。老猎犬经常去水泡,最初,老猎犬去水泡势必引起一片恐慌,天鹅群一哄而散。老猎犬仰头观望钻入云端的身影,一脸不解。一来二去,天鹅熟悉了老猎犬,知道它没有歹意,甚至有天鹅有意接近老猎犬。

雌天鹅的目光落在老猎人图坦身上,老猎人就像面对一位伙伴,静静地注视着它。说来也怪,在老猎人的注视下,雌天鹅目光中的不安与畏惧消失了。

雄天鹅惦记着雌天鹅,带着3只小天鹅来看雌天鹅。它们出现时很有意思,雄天鹅带着小天鹅在蒙古包上空盘旋多时,迟迟不肯落下来,好像侦察有没有危险。这时候,雌天鹅往往发出一声鸣叫,仿佛告诉它们,安全着呢!时间久了,雄天鹅不再做这种徒劳的举动,不管是遇到老猎人,还是老猎犬,总是一路俯冲下来,与雌天鹅卿卿我我,完全忘记了当初的顾虑。

天气渐渐进入秋季,草甸天高云淡,阳光如同过滤过的水,一泻千里洒下来。

暮秋的某天,天鹅群开始迁徙了。天鹅一字排开,站在队伍前面是清一色的雄天鹅,它们身边是雌天鹅,身后是那些小天鹅。一只雄性天鹅轻轻吟叫一声,振翅钻入云端。天鹅秩序井然地飞入天空。它们似乎知道仓促起飞,令从没有过长途跋涉经验的小天鹅惊慌不已,随之消耗太多的体力;又好像非常清楚,千里迁徙之途充满了艰辛与灾难,必须保留充分的体力与精力。

天鹅夫妇一时没有迁徙的迹象。每天,雄天鹅带领着一家,或是徜徉在草地间,或是畅游在水泡中,或是迎着朝阳,与雌天鹅比翼齐飞雄天鹅似乎知道,雌天鹅的身子无法胜任千里之遥的迁徙,途中处处充满了危险,每一次危险临近,对雌天鹅来说都是致命的。它之所以每日悠哉游哉的,似乎有意寻觅一个安全、温暖的过冬之处。

意外再次降临到天鹅夫妇身上,一只狐注意天鹅夫妇多时了。狐有着极好的耐性,潜伏在茂盛的植被中,这里是天鹅夫妇回巢的必经之处。

雄天鹅在前,身后是三只小天鹅,雌天鹅殿后。金灿灿的余晖洒在它们身上,金灿灿的。狐纵身跳起,直扑三只小天鹅。狐目标明确,与其他目标相比,小天鹅警惕性差,容易得手。

雌天鹅完全可以在第一时间内发出惊叫,保护3只小天鹅远离危险。奇怪的是,雌天鹅径直撞向狐雌天鹅以死换取小天鹅的安全。弥留之际,它深情地看了一眼雄天鹅,明亮、清澈的目光里有着深深的依恋。雌天鹅知道雄天鹅为什么不迁徙,那是对它的一份担心、一份牵挂。现在,雄天鹅不用担心,不用牵挂了,可以带着小天鹅迁徙了。

狐只感觉眼前升起一片模糊的身影,准确无误地伸出尖嘴,顷刻间,雌天鹅优美、修长的脖颈缓缓滑落。雄天鹅目睹雌天鹅倒下去,发出悲天悯人的哀鸣。

老猎犬一个腾身,蹿起,像一支冷箭冲向水泡,一路上发出咆哮般的吼声。狐原本叼着雌天鹅远遁,老猎犬出现得太快了,狐不得不丢弃雌天鹅逃命。老猎犬把狐逼进了水泡,情急之下,狐逃向水泡中心,很快淹没在水中。用不了多长时间,水中会有一副白森森的狐骸,没有谁能弄清楚聪明的狐为什么溺水而亡。这背后到底发生了怎样精彩的故事。

雌天鹅软软地瘫在淤泥中,土包上隆起新土堆。整整一夜,雄天鹅哀鸣不已,它在天鹅冢守了三天三夜,滴水未进。

第4天清晨,雄天鹅带着3只小天鹅出现在天鹅冢。小天鹅神情肃穆,知道雌天鹅为它们付出了生命,再也不能相依在雌天鹅身边。雄天鹅低头不语,一副沉思者表情,它没有能力把雌天鹅带在身边,那只有把雌天鹅的灵魂一起带上路,迁徙吧。

春天里,雄天鹅又回来了,它没有再回到原来的巢,而是在天鹅冢上筑巢了雄天鹅是惟一一只在陆地上筑巢的天鹅。

平时,雄天鹅保持着惯有的优美身姿,无论是踱步、觅食,还是抬头挺胸,左顾右盼间,双目顾盼生情,一副悠然自得、自我陶醉神情,仿佛雌天鹅从来没有离开过,每时每刻都陪伴在身边。

每年迁徙的前几日,雄天鹅总有奇怪的举动,在天鹅冢上空长时间盘旋,好像告诉天鹅冢里的雌天鹅,它要迁徙了,雌天鹅要孤独地留下来,接受长达半年的杳无音讯的生活。雌天鹅不用为它担心,迁徙之路走过多次了,至于什么地方可以休息,什么地方有险情,它都了如指掌,惟一遗憾的是不能带上雌天鹅一起同行。

迁徙的日子终于来了,雄天鹅迈着方步,加入天鹅群中。这一段路程并不算长,可对雄天鹅来说显得如此漫长,一步一回眸,漆黑的眸子里既有依依不舍,又有着太多的伤感。雄天鹅随着天鹅群飞上天空,但没有马上跟上天鹅群,而是再次飞临天鹅冢上空,左盘旋三转,右盘旋三转,算是最后与雌天鹅道别,才缓缓跟上天鹅群。

很少有人知道,天鹅冢是天鹅夫妇美好爱情的见证。

精选推荐
本月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