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美文欣赏 >

酸里虎之恋

时间:2020-08-09 19:24  作者:admin

北方的冬天里,到处都能看见冰糖葫芦,这是此时此地最常见的风味小吃。冰糖两个字有着一种冷美人的凉甜,其实它不凉,当然也不热。它也不仅仅是甜,除了甜之外还有诸多味道。如同《冰糖葫芦》那首歌唱的一样:都说冰葫芦儿酸,酸里面它裹着甜。都说冰葫芦儿甜,可甜里面它裹着酸

整首歌,就这几句白描最好。后面的糖葫芦好看它竹签儿穿,象征幸福和团圆。把幸福和团圆连成串,没有愁来没有烦。站得高你就看得远,面对苍山来呼唤。气也顺那个心也宽,你就年轻二十年之类的,我不喜欢,很不喜欢。升华固然是升华了,但是这些升华和冰糖葫芦放在一起,就像鲜花和绢花一样不搭。

我买糖葫芦的时候,喜欢在一边看着摊主做。冰糖葫芦的主体是山楂。山楂都已经是备好的,有纯山楂的,有夹小橘子的,有夹草莓的,有夹苹果块的,有夹梨块的,有夹葡萄的,有夹山药的琳琅满目,简直就是一方微型的水果兼干果店。我喜欢夹核桃仁的,核桃仁微微带些苦香,配着山楂的酸和糖稀的甜,主味丰富,后味悠长。待到挑好了山楂串递给摊主,便看着他慢慢地熬糖稀。只见他把白砂糖倒入锅中,加进适当的水,之后便开大火熬,直到把糖熬成透明的糖稀。熬糖稀的火候很讲究,时间短了,糖稀会黏牙,时间长了,糖稀会苦。熬得稠了,蘸不上串,熬得稀了,挂不住串。等到熬好了糖稀,就要往葫芦串上刷了,这更是个技术活儿。刷得薄了,不成样子。刷得厚了,显得笨重。要刷得不薄不厚,均均匀匀,最好是中间厚,越到边儿越薄,薄到最后,薄如蝉翼。用牙齿轻轻一咬,嘎嘣脆,才算是地道的功夫。我瞪着眼看着那摊主,他旋转着手中的山楂串,就那么刷刷两下,似乎是很随意的样子,却好了。那个飘逸啊,优美啊。

也自己在家做过,别的都还好,就是刷糖难做。偶尔刷得有个模样了,吃到嘴里却没有那种味道,后来干脆就不做了。心里明白:那种味道,是炉火纯青的味道,是岁月熬炼的味道,是熟能生巧的味道,是巧至艺术的味道。岂是一两次能达到的?

那天闲来翻书,看到一篇文章里居然说冰糖葫芦也是皇家贡品,不由哑然。说有史记载:宋光宗有一个妃子病了,积了食,也就是消化不良,百药无效,只好张贴皇榜求助江湖。一个江湖郎中揭了皇榜,出了偏方,就是山楂。果然药到病除。后来传至民间,被老百姓广泛食用,就延伸出了冰糖葫芦。明朝大国医李时珍有言:煮老鸡硬肉,入山楂数颗即易烂,则其消向积之功,盖可推矣。到了今天,山楂又被发现出许多功用:散瘀、止痢、降三脂简直不是吃食,而是妙药了。撇去它的实用不谈,仅是它的样子就让我喜悦。记不清谁曾如此说到冰糖葫芦:当我逛街时猛抬头,目睹到一株插满通红的冰糖葫芦的金黄稻草扎成的靶子,怎么能够回避它周身洋溢的诗意呢在苍茫尘世之中,这简直是一件艺术品呀!甚至夸张地认为:连看它一眼也应该缴费的。不由会心。但此文又说冰糖葫芦手工制作,匠心独运,简直象征着一个闲情逸致的时代,恕我不能苟同。眼下的时代,可不是一个闲情逸致的时代,所以冰糖葫芦无从象征。如果一定要说象征,那也许只能说,它象征的是我们这个时代的闲情逸致,珍贵的、不重要的、非主流的,却是必不可少的闲情逸致。

忽然想起了山楂的小名。在我们豫北的乡下,它有很多小名:红果、酸果、山里红、酸里红等。其中最生猛的名字叫酸里虎是所有酸水果里面的老虎,是王呢,可见其酸。那天,我打电话给一个女友,是她奶奶接的,说孙女看电影去了:是酸里虎之恋!我那个笑啊。

精选推荐
本月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