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散文精选 >

旖旎女人香

时间:2020-07-29 15:33  作者:admin

在所有描写感官的字当中,香,似乎是最缠绵温软、引人遐思,也最让人念念不忘的一个。

比如说到夏天,我的印象除了小时候热辣的白日头底下摇晃的柳枝和鸣蝉,永远少不了的,就是金红色晚风里的痱子粉香。暑热初散,晚霞未退的天光里,女人们洗了澡,三三两两地出来遛弯。湿漉漉的头发,在夕阳的余晖里闪闪发亮,花露水和痱子粉的香,跟身上的桑绵绸衫裤一样家常、闲适而柔软,有一点淡淡的诱惑而不淫邪,虽素不相识,却有一种莫名的亲这一幕极市井,却深入我心。

那时人们的日子都还清苦,香水这样的东西,一般人见不着。所以多数人的身上即使有一点令人愉悦的气息,也是稍纵即逝,唯独母亲的一个同事,是个例外。虽然一样的勉强温饱,可那位阿姨的日子,明显过得有调调儿,比如用同样的布料,别人做了千篇一律的半截裙拖拖沓沓,她却做成独领风骚的布拉吉(连衣裙)袅袅婷婷。而且所到之处永远暗香浮动,说起话来也轻声慢语:衣柜里搁一块蝶花香皂,那衣服嘛,倍儿香啊头轻摇眼微闭,神情中有深深的陶醉,也有一点独门香薰的得意。多年不见,现在想起她,依然是白底碎花连衣裙上香皂的味道。以至于她口中的蝶花,在我这里也变成了楚留香过了几十年,隔着泛黄的书页,纸都已经腐脆了,名字却还幽香不绝。

前些年在国际饭店,上电梯时前面有个老外,一转身裙裾飘飘,散发出一股纯正的玫瑰香气。那是我第一次对香水生出喜爱,甚至于为了贪恋这个味道,还跟在她后面一路同行,直到大门口。可是不知品牌的香水,跟不知芳名的佳人一样可遇不可求,所以直到现在,依然欲求不得。偶尔提起好香水,就会想起电梯上那姑娘,面孔发型全无印象,只有那裙子的猩红和玫瑰香水的纯正历久弥新简直是一缕芳魂一样的存在。

有一回朋友聚会,简单送了我一瓶香水。瓶子的形状像一个加大号的雨滴,幽黑的底子上星星点点,仿若浩瀚璀璨的夜空。我喜欢它的别致好看,但不认识那上面的商标,好奇地网上一搜,才发现它原来如此的价格不菲,后悔早知如此,不该收人家这么贵重的礼物简单的老公当时在海外工作,恩爱夫妻常年天各一方,那香水,原本是他探亲来带给爱妻的。

可是既然收了,又没有隔了一年再退回去的道理。于是,素来不用香水的我,试着跟它接触,却很快被它的美妙收了心浓而不烈,留香绵长,那种愉快,可体会不可言传。颈后,耳边,手腕,轻轻喷一点,花果的甜香里有盈盈的喜乐和明灭的风情丫头趴在我肩上笑:老简你终于像个女人了。

前阵子女儿过18岁生日,说成人礼上必要有一件象征性的礼物是香水。我手上恰好有一瓶古驰家的花之舞,便顺手转送给她。她虽嗔怪我敷衍,对她的成人礼不走心,可到底还是收了,周末回来时,偶尔便从她身上,闻到淡淡的花香。问她对这个成人礼的礼物满不满意,她频频点头,说给女人送香水,实在是最聪明的选择每次用到的时候,随着那迷人的香味慢慢散开,都会绕不开地想起它的来处,旖旎不绝、思恋不断,实在是最细水长流的念想。

精选推荐
本月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