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散文精选 >

沟坡菜园

时间:2020-07-29 16:49  作者:admin

在乡村,户口不在村子里,自留地是要收走的。我姐我妹和我都考上了大学,前年村里把我家那块耕种二十多年约有二亩半大的自留地收走了。那块自留地有二分地是我们家种了多年的菜地。一下子失去了菜地,全家人心情都不大舒畅。

有一天,父亲对我们说:把咱家那块苹果树地开出一块种菜吧!母亲说:苹果树地每年给家里赚不少钱,咱还是想想别的办法吧!

过了几天,父亲对母亲说:村里沟坡上有块空地,过去一直长荒草,咱拾掇拾掇种菜吧!在村里的默许下,早上天麻麻亮,我们全家四口人拿着铁锹、锄头、筐子上山了。这块地有三分大,地面到处是大大小小的石子,有土的地方长满很粗很壮的野棒子草和土槐树。母亲和小妹负责割树割草烧荒,我和父亲从山下挑来一筐筐土盖住石头。父亲和我的肩上磨出血,脚板也磨出水泡来。母亲和小妹的脸上被烟熏得黑黑的,手上被荆棘刺得伤痕累累。

半个月过去了,狰狞的石头不见了,野草野树不见了,脚下的石子变成了松软的泥土。我们把沟里的树枝插在菜地四周当围墙,心灵手巧的父亲还用树枝编了一个门,算是菜地的大门。总算把菜地侍弄出来了,看到这一切,我们全家都笑了。

爸,明儿我们就种菜吧!我想早点吃上咱家种的西红柿。性急的小妹说。

你没看菜地的土全是没有营养的黄土,这样种下的菜长不好。咱们把家里的大粪挑到菜地里,给地好好吃吃。

以后的日子里,我们全家四口人又开始挑粪。碰到在沟坡上放牛羊的娃娃,父亲总会动员人家把畜生拉到我们菜地里拉撒。半个月后,原来贫瘠的黄土地变得黑黝黝的,锄头挖下去,还能翻出蚯蚓来。远远望去,我们家的菜园就像一块黑布,镶嵌在荒凉的沟坡上。

那年春天,我们种下黄瓜、西红柿、豇豆。到了暑假,各种瓜菜也成熟了。农活干累了,父亲总让我去菜园里摘几个西红柿黄瓜给大家解解渴。吃着甘甜的西红柿,父亲对我和小妹讲:有些有钱人大把花钱找幸福,他们不知道,劳动是最幸福的。吃着自己种出来的蔬菜瓜果,那种滋味是城里人永远体会不到的。我和小妹笑着点了点头。

那年秋天,母亲把吃不完的菜送给了没有种菜的乡邻们。剩下的蒜薹、大蒜、萝卜等菜,母亲和小妹洗干净腌了几大缸,那些菜,我们一直吃到第二年开春。

直到现在,那块沟坡菜地,仍是我家的菜园。春有菠菜、莴笋,夏有黄瓜、茄子,秋有南瓜、辣椒,冬有萝卜、白菜。一年四季,都是一片诱人的翠绿。

精选推荐
本月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