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散文精选 >

母亲的村庄

时间:2020-07-29 09:55  作者:admin

自从嫁入这个家,母亲便和父亲心心相印,品读着岁月这部耐人寻味的大书,把自己的人生融入我们这个厚重的村庄。循着乡俗的纹理,母亲以纯朴真诚的心、活泼爽快的语言,去温存着村庄悠长悠远的风土人情。

母亲傍依着村庄,村庄以它的醇厚,善待着母亲。

母亲心灵的丝线,不仅牵系着公婆的冷暖,还穿缀着父亲的情感,缝补着我们兄妹的衣衫,装扮着村庄的容颜。

母亲是村庄的呵护者、土地的劳作者,庄稼地里,是母亲的锄头剔除着杂草,是母亲的双手梳理着禾苗。在垄亩阡陌、乡间小路上,步履匆匆、荷锄晚归的母亲,是村庄一帧独秀的剪影。

收获季节,母亲匍匐在田野之上,相拥着金黄色成熟的庄稼,头顶灼烁的阳光,她那弯腰的姿势,镰刀嚓嚓刈割的声音,和着头顶翩然来去的鸟鸣,奏响了村庄丰收和欢畅的和谐曲。

粮食收打回家,从晒场上一遍又一遍地翻晒,到干干净净颗粒归仓,饱满的稻麦,是母亲精神的支撑。辛勤劳碌的母亲,一年里簸簸拣拣、磨磨碾碾,支配着有序的一日三餐。母亲守候着家,守候着粮食,她不深谙乐谱,却努力为粮食作曲,她不大会唱歌,却把粮食这支歌唱得稔熟。母亲把对粮食的爱编织入炊烟,袅袅炊烟,将爱的芳馨带向村庄的上空。

母亲从不和别人吵骂,从不为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和别人斤斤计较。村里谁家有个红白事,母亲牵挂在心,热诚相帮;谁人到门上借用东西,只要自己有的,她从不搪塞,慨然给予。

母亲很少离开村庄。她和村庄感情深厚地相处了几十年,从没有嫌弃过村庄,像对待自己的亲眷一样善待着村庄。

城里的亲人恳求母亲到他们那儿住上一段时间,母亲一次又一次婉拒,即便去了,三五天等不到便急着要回家。她不习惯城里吃啥都要拿钱买的生活,她眷恋着自己的村庄,村庄那多情的土地,那些自己种的粮食和蔬菜,那些自己喂养惯了的畜禽,以及那份浓浓酽酽的乡土情结。

村庄是母亲的最爱,是她真挚情感的延续。

精选推荐
本月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