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散文精选 >

冰雪仰天湖

时间:2020-07-28 17:27  作者:admin

你在南方之南。我不知道你为什么没有来?知道吗,这里有你最喜欢的冰雪世界。

是的,丁酉年郴城的第一场雪,没有飘落在五盖山,没有驻足在王仙岭,没有心仪于苏仙观,却偏偏选择留在了高山牧场仰天湖。

还记得,金鸡闹春的第一天,风从南边来,郴州艳阳高照,油菜花开,柳枝萌动,女贞吐绿,红叶石楠抽芽许多人以为,鸡年比猴年急,红红火火,吉星高照,温暖过大年。谁知,匆匆行人刚脱下冬衣,一场倒春寒猝不及防来袭。呼啸凛冽的寒风,夹杂着冷雨扑面而来,冻住了早开的桃花、茶花、樱桃、李花

只是一个转身,春天的脚步戛然而止,一切似乎又恢复到寒冷的隆冬季节。

然而,恰恰是这场倒春寒潮,将仰天湖浇铸成了冰雪童话世界。

仰天湖之巅,路,干燥;风,柔软;雾,飘渺;山,白雪皑皑。俯瞰那一泓湖水,宛若上帝滑落的一滴蓝色眼泪,宁静、清凉、幽冥;寒雾拂过湖面,略带几分朦胧、神秘。山雾升腾,飘渺不定,风车若隐若现,骏马刨冰觅食,斑鸠穿梭荆棘,寒鸦山下啼鸣冰雪覆盖下的仰天湖,诗意、生机盎然。

踏雪的美媚,不会专注于宏大景色。岭南这场突如其来的冰雪,对于她们来说,是邂逅,是美丽,是圣洁,是吉祥。那些被冰雪雕塑后的栅栏、灌木、松树、翠竹、杜鹃、草地,晶莹剔透,形态万千,成了仙,成了精,成了表达坚贞爱情的象征,她们怎么会轻易放过?

是呀,倘若雪是精灵,那么,冰定是处子。脑海正在萦绕,咫尺之间,一对情侣情浓软语,扰乱了我的遐思。红衣时髦女郎,冰雪聪明,说:你看,是雪黏结了冰。男士则睿智应对,迅速将眼前的冰枝拉到对方眼帘:你瞧瞧,是冰雕塑了雪好吧。没有冰,雪落地就融化了。

热恋中的男女,总是有说不完的废话。难道你没有废话过?情到深处言语凉。所以,逃离,是最好的选择。

毕竟是一场春雪。快雪晴时,风,虽说有些冷,却并不刺骨,并略带几分温润、和煦。那铁丝栅栏的冰雪,在暖阳的普照下,全无了定力,游人轻轻一碰,哗啦啦往下掉。唉呀,好可惜呀。那是风雕刻过的羽翼,冰凝固过的白练,怎么说没就没了。而树枝上的冰凌,仍坚挺保持原有的模样,并借助树干、树枝、树叶,威风凛凛,尽显风姿。或立马横刀,或哪吒闹海,或金鸡独立,或玉镂寒宫

但草地上的冰,没有了落地雪的依偎、衬托,虽然密密麻麻,但都独立成型,别样灵动。仿佛珍珠落玉盘,犹如银菇早生发,又似鱼儿归海湾。它的美,它的意,它的坚韧,它的慈悲,根本无法用言语表达。我用心感受它们的灵性,涉足其间,一阵清脆的咯吱声,似乎从地心传导到灵魂深处。我不忍心再往前踩踏它们,只能退却出来。

都说瑞雪兆丰年,春雪润物生。林邑仰天湖上的这场春雪,既催生了寒冷、寂静、纯洁、大美,也让万物在春的序曲里重新排列。而韩愈的这首《春雪》,玲珑芳心,应时应景:新年都未有芳华,二月初惊见草芽。白雪却嫌春色晚,故穿庭树作飞花。

只可惜呀,南方之滨的你,没来仰天湖看这场盛大、凛冽的南方风光、北国冰雪。

  • 上一篇:没有了
  • 下一篇:枣事
精选推荐
本月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