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散文精选 >

雪中情

时间:2020-07-29 22:41  作者:admin

在美国,住房不分职位等级,更不论资排辈,布什总统的隔壁就可能住着修车厂的技工。美国人可以随意选择自己居住的城市,任意选购自己喜欢的房子,唯一的限制就是钱。

那年开春,我在休斯敦郊外的糖城寻屋,走进一个浓荫幽深的老街区,绿茸茸的树上正缀着白色的碎花,静谧的空气里流动着都市村庄特有的恬淡与安详。想想初来美国的日子漂泊得好辛苦,终于盼到疲惫的身心能有一个栖息的地方,就是它了!

住在这样终日不见人影的世外乡居,凭着内心奔流不息的人间烟火,倒也不觉寂寞。有年岁末,带着孩子远游佛罗里达。眺望着棕榈深处圣诞夜的灯火,电话里向休斯敦的朋友问候平安,友人的声音里竟传出了兴奋的震颤:休斯敦今夜飘起了漫天的雪花,三十年不遇,可惜你们错过了!我的心顿感失落、怅然。尤其是小儿,打出生就没在休斯敦看见过雪,如今听说下的雪都能堆小雪人,他的脸上几乎是哀伤了。

立即打道回府,南国的休城依旧阳光灿烂,绿草如茵,树木苍翠,毫无雪色的记忆。惆怅之间,我家车道旁的邻家后院小门忽然打开,一位白发衬着白裙的美国老太太迎面走来,她的手里提着一个硕大的透明塑料袋。我这还是第一次定睛看清她皱纹遍布却依旧红润美丽的面容,步履蹒跚却依然婀娜多姿。她走近我的小儿,递上手中的袋子,说:休斯敦的圣诞夜下了一场美丽的雪,知道你们不在家,我特别在冰箱里为孩子留了两个雪球。说着,她又递给我们一个小影集,里面是她专门为我家的房子拍摄的雪景照片。啊!我们三双手迫不及待地打开:青灰的房子真的披上了一层白色的银装,门前葱绿的丁香树也戴上了白绒绒的小帽,还有那平日焦枯的草地,正温柔地领略着雪的抚摸和慰藉。照片上一幅幅亲切又陌生的图景把我们带回到那个神奇的圣诞之夜,雪色飘香,一片片雪花像小精灵般纷纷扬扬飞向人间

我们的孩子,怀抱着一双雪球,用手轻轻地触摸那白色的结晶,欢喜得脸上通红。雪球连心,他上前与老奶奶深深相拥,我的心涌出暖流,原来在我们的身旁竟深藏着如此感人的邻里温情!更欢喜从那一刻起,在这孤独小街上长大的孩子终于有了一个知心的朋友,只是这位朋友比他大了八十岁而已。

精选推荐
本月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