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牡丹

2020-03-26 06:15

1.别墅命案

凌晨1:30,急救中心接以呼救电话,说南郊某别墅里有一女子失足滚下楼梯,受了重伤,生命垂危,请求救助。急救车15分钟后赶到这栋别墅,只见一个年轻女子横躺在楼梯下,一个中年男人正失魂落魄地跪在她身旁。医生立刻检查,却发现女子已经没了心跳,谁都无力回天了。医生立即拨打了110,请警方确定死亡性质。负责出警的,是刑警队中队长刘铭锵和他的助手。

刘多锵赶到现场时,急救中心的医生还等候在那里。刘铭锵简单看罢现场,先将报警医生带到一边,问他发现了什么可疑之处。医生说,从死者的体温和肌肉的僵硬程度来看,他们赶到时,女子死亡已超过半个小时,也就是说,死亡时间应该在1:15左右。这样,呼救电话至少是在事故发生15分钟以后才打出的。没有第一时间呼救,这不是很奇怪吗?医生说。刘铭锵赞同地点了点头。

自从听医生说女子已经死亡,跪在她身旁的那个男人一直在抱头呜咽,一副伤心欲绝的模样。刘铭锵连叫了三声,他才晃晃悠悠地站起身来。只见他中等个头,面庞白静,像个儒生。

你是这里的主人吗?刘铭锵先问基本情况,助手拿着本子在旁一记录。是,我叫吕传杰。男人一边抽泣,一边回答说。

吕传伟?就是传杰集团公司的吕传杰吗?助手吃惊地问。

男子点了点头。刘铭锵也暗暗吃惊:眼前这个人,是赫赫有名的企业家,传杰集团公司的董事长。

接着,吕传杰讲述了事发经过。

死者叫吴宁宁,未婚,在传杰集团任营销专员,典型的职场白骨精白领、骨干、精英,又是公认的司花公司里头号大美女。吕传杰对她垂诞已久,以他在公司至高无上的地位,当然不难把她收归帐下,两人明铺暗盖已经很久了。今天,两人又乘吕传杰的老婆姜玥英出去旅游,打算在別墅小聚三天。一阵颠鸾凤后,吴宁宁借机向吕传杰要求转正,取代姜玥英。吕传杰断然拒绝,说别的条件尽可以提,就是不能危及他的家庭完整。

吕传杰这样说,刘铭锵可以理解,他了解这种人,他们玩弄年轻女性,又不想付出大多代价。他还听说,姜玥英也是传杰集团的大股东,她与吕传杰有过婚前协议,如若哪方出轨,将会净身出户。

吕传杰说:然后她就跟我讨价还价,床上的火药味越来越重,最后变成了吵架,冲动之下,她还抓了我的手臂一把。吕传杰说着,抬起手臂给刘铭锵看,接近手掌的地方果然有一条血印。我也急了,情绪失控,出手打了她一掌。她大概想不到我会动手,捂着腮愣了一会儿,突然抓起外衣冲出了卧室。她边跑边穿衣服,嘴里还扬言要公开我们的私情。我从卧室追出来,伸手去拉她,只抓到她衣服上的口袋。没想到,口袋哧拉一声撕开了,吴宁宁被闪了一下,向后一仰就栽倒了,从楼梯上滚了下去,然后就无声无息了。我吓坏了,赶紧跑过去,见她已经没了呼吸,就学着电影上的样子,按压肺部进行急救,但她还是没有反应

那你为什么不及时呼叫120?刘铭锵追问道。

偷情闹出了意外,这要让我老婆知道了,后果不堪设想,所以我才犹豫再三。思来想去,还是没有万全之策,这才抱着侥幸心理拨打了120,希望医生可以救她

听完讲述,刘铭锵再次仔细勘察了现场情况。只见吴宁宁衣衫不整,光着脚没穿鞋,长过膝盖的外套只穿了左侧一只袖子,外套下摆上有两只大大的口袋,既是别致的装饰,又很实用,可以代替手包,不过现在却成了致命元凶:左侧口袋被扯裂了,缺了一片布,因为受力过大,已经扯变了形。这么看来,吕传杰说的应该是真的。

医生,你认为她的直接死因是什么?刘铭锵向医生请教。

医生伸手托起吴宁宁的头部,毫不费力地旋转了一个惊人的角度:看到没?她的脖颈完全折断了。应该是瞬间死亡,没受多大痛苦。

看来吕传杰说的是实话,这是一起意外事故。助手小声说。刘铭锵却凝视着尸体那张毫无生气的脸,紧紧地皱起了眉头。

怎么?助手问道。

刘铭锵没说话,指了指死者的嘴唇。助手凑过去仔细看,也发现了不自然的地方:是啊,吴宁宁没有涂脂抹粉,为什么涂了唇膏,而且涂得很专业?刘铭锵点点头:暂缓签发死亡证明,把尸体带回局里仔细检查再作结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