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自地下的恐惧

2020-03-26 08:31

一、怪声

幸福小区的居民们连续两天听见怪声了。那怪声就像一个光溜溜、黏糊糊的东西被人用手撸着,发出充满挤压感的扑哧声。

这是个老小区,里面住的也都是老住户,多少都有点年纪了,也都见过点世面,因此开始大家都见怪不怪。但租住在这里的两个年轻小伙子好奇心强,四处寻找这响声的来源。别说,还真找到了,就是小区墙边的一个下水道盖子处,声音是从那下面发出来的。

说来也怪,当人们围在这个盖子旁边时,下面安安静静的,但一到夜深人静时,下水道盖子下就发出那种声音。小区太老,没有物业公司愿意接手,居委会好不容易找到一家物业公司,愿意在小区门口的亭子里派一个保安值班,主要作用是拦住那些随便进出的车辆,免得孩子们危险。居委会每个月支付保安一千元的工资,工资不高,保安也不是很敬业,一到晚上就睡觉。

听完居民的反映后,保安拿了个铁钩子,带着几个居民一起把井盖钩了起来,但是下面除了黑乎乎的淤泥外,也看不见其他东西。两个小伙子自然也在场,大家观察了半天,一个小伙子说:没准是淤泥发酵,冒泡的声音。另一个反驳道:那么大的动静,得冒多大的泡啊?大家议论一番也就散了。

有居民向供水公司反映了,供水公司来了一个工人,他也弄开了井盖,还特意爬下去看了看,也没见什么东西。

二、蛇痕

这天有居民出门时冲井盖那边扫了一眼,却发现井盖是敞着的。这个居民家有小孩,她很不满意,心想这一定是供水公司检查完后没有把井盖盖回去,万一小孩到旁边玩多危险。她走到井盖旁边想确定一下,却发现井盖边草坪上的草被压倒了。压倒的草坪形成了一条弯弯曲曲的小路,大概有半米宽,像是一条蛇爬出来的痕迹,如果真是那样,那得是多大的一条蛇啊!

得到消息的居民们都围过来了,大家议论纷纷,有人说不可能是蛇,蛇哪有那么大啊。也有人说看过《动物世界》,里面有一些大蟒蛇确实有那么大。可马上有人说,那是丛林里,咱这小区在市中心,根本不可能。有好事的给报纸打了热线电话。报纸也没当回事,派了个实习记者来看了看。此时草地上的压痕已经被一些顽皮的孩子踩乱了,不过小记者还是很敬业地拍了照,还揪了几根草带走了。这事也没有什么下文了。

过了几天报纸上出了一篇文章,把所有业主都吓了一跳。原来那个记者回去后,找了个学生物的大学同学,化验了他揪回去的草,结果发现草上确实有爬虫类的黏液,虽然很微量,但可以肯定是蛇的。而最关键的是,他在报社里找到了一张四十年前的老报纸。那时这份报纸创刊不久,采访的记者叫王连发,他报道了棉织厂宿舍楼开工当天的一件奇事。

棉织厂宿舍楼开工挖地基时,从地下挖出了几十条蛇,大大小小,把工地上的人都吓坏了。没人敢去清理,工程又等着进行,负责人咬咬牙,让人扔了几瓶汽油,一把火把蛇窝给烧了,然后用推土机推平,盖上了房子。王连发当时到现场报道,用黑白相机拍下了照片,配发在第二天的报纸上。棉织厂后来关闭了,宿舍楼也转为了个人产权,改了名字,就是现在的幸福小区。

三、蛇惑

小区住户开始互相议论,而小区里年纪最大的刘婆婆证实了报纸上的说法。当年盖这个宿舍楼的时候,刘婆婆四十来岁,单位派她到工地上帮忙,她是亲眼看到了烧蛇事件的。不过那时人们思想境界高,从来不信什么牛鬼蛇神,烧了也就烧了。

租住在小区里的一个东北女孩害怕了:在我们东北,蛇是不能杀的,会招灾。另一个一直想追求她的本地男青年也赶紧附和:是,我听我爷爷说过,不能杀蛇。那个一直无所事事的保安,觉得体现自己价值的时候来了,梗着脖子说:我就不信这个邪,什么招灾,真有蛇让它找我来,我剥了皮炖汤喝!保安是广东人,说起蛇来两眼发光。

谁也没想到,他说的这句话应验得如此之快。

当天晚上八点多钟,小区里黑漆漆的,保安拿着手电筒进行临睡前的最后一次巡查。在墙角,他听到有的声音,拿手电筒一照,却没发现什么。他继续巡视,绕了小区一圈后回屋睡觉了。

半夜时,小区里的人被一阵凄厉的惨叫声惊醒了,各家的窗户都亮了,大家听出声音来自保安室。几个小伙子拿上手电筒冲到保安室,往屋里一照,顿时被吓得头发直竖。

保安此时已经安静下来了,他正趴在地面上,蜿蜒地爬动着,动作就像一条蛇!似乎是听到窗外有动静,他猛地抬起头来,眼睛在月光下闪闪发亮。几个小伙子吓得后退一步,一个胆小点的叫了起来:蛇,他身边有蛇!果然,借着月光,大家看见离保安不远处的地面上,一条拇指粗细,一米长的蛇正在爬动,那动作和保安的一模一样,几乎像是在作示范。一个平时和保安关系不错的小伙子率先回过神来:毛病肯定出在那条蛇身上!他抄起保安平时巡视用的一根木棍,一脚踹开门。蛇吃了一惊,盘起身子看着小伙子,让人毛骨悚然的是,保安也同样支起上半身,诡异地看着小伙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