蛙声一片——超人的灵异谋杀(短篇)

2020-05-23 14:07

五只青蛙五张嘴,十只眼睛二十条腿,扑通扑通扑通扑通扑通跳下水。
我说的故事比起大家稍稍有些不足的是——这个故事不是发生在我身边的,我不是其中的参与者也不是旁观者,而是一个旁听着。
这个故事准确的说是我表妹说给我听的,当然她的方法也和你们一样,先是设谜,然后来让我解开。所以我在说这个故事的时候我会以我表妹的角度来叙述。
对了开始这个故事前,先应该介绍一下她的基本情况。她叫宫雅茹,比我小一岁。从旅游学校毕业,去日本实习过一段时期,日语不错。现在又报考了外语系,一边工作一边攻读英语专业。而这个故事中涉及到的另一个女孩,就是我表妹的同学,她们一个班级毕业,一起去了日本,现在又一起再自学英语。那个女孩的名字叫做米琪。
正全神贯注听着我说话的女孩,身子不由得抖了一下。

中国人是不过万圣节的,但是西方人过,所以为了那些来中国留学的那些外国学生,外语学院每年总在十月二十一日那天举办个化妆舞会。不但外国学生允许参加,还鼓励外语学院的中国学生也参加,算是学院进行中西文化交流的一个项目。
那天晚上我表妹和她同学米琪一起参加了那个舞会。舞会上我表妹带着一个骷髅面具;那个米琪却是染了头红发,说自己是蝙蝠侠里面的毒藤女,事实上那个女孩对植物也确实满有研究的。
她们刚进舞会大厅就被一个日本朋友介绍给了其他人。那日本人名叫大川岚,来中国留学已经两年了,舞会上扮成午夜凶灵的样子,看上去阴森森的。她的另两位朋友一个叫欧·乔治,英国人;一个叫路易丝·皮埃尔,法国人。两人扮作一对中世纪的贵族情侣,温文尔雅地向两个中国女孩致敬。
“没想到宫小姐竟然这么可怕,喜欢骷髅头啊。”
“我……”我表妹不禁害羞道,“只是好玩罢了,万圣节么。我听说这是西方的鬼节,所以……”
“哈哈……不用解释。”乔治大笑道,“其实我们可都是喜欢这些东东的哦。”
“怎么说?”米琪问。
“嗯,小姐知道灵媒吗?”
“是用来和鬼神沟通的那类巫师?”
“差不多吧。其实我们几个是万灵协会的。知道吗,这个世界任何一处都充满着灵魂。就像现在,在这里你的身边就有三个灵魂:一个是你的守护神,一个是引导你走向罪恶的恶魔使者,还有一个是希望和你说说话的魂灵。”他说着含情脉脉地去托起米琪的手。
“乔治?”身后,路易丝的语调拖得长长的。

“哈哈哈……乔治,你又用你那一套骗女生啊。要知道,那些鬼话,聪明的女孩是不会听的。在这个世界上,任何事情都是要用科学来解决的。”
“呵……福尔摩斯,别以为咬着烟斗就是侦探,说话不要那么拽。”
“嘿嘿,我可不是拽,乔治。我是奉劝你相信科学。”福尔摩斯左手拿着烟斗,右手向米琪她们行礼说:“不知两位小姐有没有听说过贝克街二百二十一号B座的鄙人。”
“当然,鼎鼎大名的歇洛克。”我表妹拍手道,“米琪最喜欢侦探小说了,你找她谈这个正符合她的胃口。”
“呵呵……小姐,请允许我向你们介绍我的好朋友们。”他做了个手后扬的动作,又是三个男人走了过来。
最注目的一个长得很矮小,唇上贴着一副夸张的大胡子,拄着一条斯蒂克大模大样地走过来。后面两位都是年轻的绅士,穿着西服。一个是日本人,带着一只红色的领结;另一个戴着一副夹鼻眼镜,像是美国人。
“波洛、新一、奎因?”米琪瞪大了眼,然后笑了起来。
“小姐,厉害啊。竟然都知道。”波洛走到她身边,鞠了一躬,“有什么我可以为您效劳的吗?”
“波洛先生,恐怕我没有什么疑案要办。”她不好意思地又笑了。
“是吗?那么无论什么时候您需要我的帮助,我都愿意为您效劳。”
“哼,波洛,别以为你们改叫了那些大侦探的名字。自己都怎么了不起似的。如果你们真的有本事,那么试试,看看你们能不能解开这张照片上的疑团?”乔治生气,他对着路易丝嚷道,“把玛纱的那张照片给他们看看。”
“乔治,可是,我们答应过玛纱要替她保密。”
“保密,别傻了。她要保密的话,还拿来给我们看干什么?”
路易丝似乎觉得很有道理,拿出了一张照片,递给波洛。
“怎么样,波洛先生,能解释一下这张照片上的那个影子吗?如果大家的眼睛没有问题的话,应该看得出在玛纱和亚历山大后面的那个影子是谁吧,那是去年自杀的玛利亚。”
四个侦探的表情冻僵了,趁着他们发呆,我表妹接过了那张照片。
那张照片上是一对漂亮的外国恋人,映着漂亮的夕阳,幸福在舞厅楼下那个漂亮的喷水池边偎依着。原本是张非常诗情画意的照片,但是偏偏令人感到心惊胆寒的是,在那对男人的左边还有一个女人的影像。那不是一个真实的人,脸也比较朦胧,但是那修长的身材,飘曳的白裙黑发,却能使人一眼就能看清那个女人是谁。
“真的是玛利亚,这身百合花一样的连衣裙是她最喜欢的,也是她自杀时……”
“奎因,不要胡说。作为侦探我们应该清楚,这个世界上没有鬼。”
“可是福尔摩斯,这张照片怎么解释?”
“有人假造的!”
“目的呢?”
“目的?”福尔摩斯生气地甩着他的烟斗,“我怎么知道。乔治,说,这是不是你们万灵协会做的假照片。”
“闭嘴。我们从来不作假。”
“那么你能说这照片怎么来的吗?”
“是玛纱她给我的。”
“叫她来确认啊。”
“好,叫就叫。”

装扮成埃及艳后的玛纱是个带有东方血统的女孩,一头浓密的黑发剪得短短的、卷着,样子十分俏皮可爱。她的男友亚历山大原是波兰人,来中国之前刚刚入了美利坚国籍。金色的头发,白皙的肤色,再加上此时穿着古希腊时代的长袍,看上去就像是阿波罗一样的英俊。我表妹惊叹于那男人的美貌,也同时嫉妒于玛纱的好运。
“呵呵……有这样的男朋友可不是好事?”波洛似乎是看出了我表妹的心思,说,“要时时看着明星一样的男人,太累了。精神受不了的话,会自杀的。”
面具下的脸绿了,她问:“你这么说是什么意思?难道……”
“难道你们刚才说的玛利亚就是因为这个自杀了?”米琪接口问道。
“真是聪明。小姐,您有成为一个侦探的素质。事实上玛利亚就是因为失恋而自杀了。”
“那么亚历山大是因为哪个女人而抛弃了玛利亚呢?”
“是玛纱?”
“不不。不是玛纱。玛纱是今年刚刚来的中国,那个女人……我不能在这嚼舌根了,毕竟这事已经结束,而且那个女人也为此回国了。她同样看不住亚历山大。”
“是啊。”新一好容易出声道,“要看住阿波罗是很辛苦的,看看玛纱吧,她现在就像是克吕提厄一样。”
“呵呵……你是说向日葵吗?”
“不错,米琪小姐,你真是她聪明了。”新一也恭维了米琪一句。

那张灵异照片多少给亚历山大和玛纱之间造成瑕疵,两个人为此争吵了几句,然后在舞会上分了手。乔治和福尔摩斯为此一边向玛纱道歉一边又相互指责,玛纱耸耸肩,说想一个人清静一下。
于是舞会继续进行,大家踩着音乐的节拍,彼此自由地在灯光气球装点的舞池中自娱自乐。
晚上九点半的时候,事情突然爆发了。
“啊——”先是一个女孩大叫起来。
大家转过头去,却只见一个沾满鲜血的死神就站在窗外,瞪着屋里。也许不应该是站着,而是飘着,因为舞会是在食堂的三楼举办的。
所有的人在当时都是愣住了,然后米琪第一个冲上前去打开窗。窗户开了,死神不见了。米琪正想将头探出窗外,视线却已经被灯光吸引到了下边的喷水池。喷泉这个时候早已停止喷射,但水却依旧引人注目。池子里的水已被染成了红色,亚历山大呈大字型地躺在水池中央,腹腔上插着一把刀。
玛纱最后一个踉踉跄跄地跑到了楼下,刚想扑上去哭喊,却被新一制止了。“等一下,你们有没有发现吗?水池的四周没有脚印。”
“没有脚印。新一你是什么意思?”
“不是吗,如果凶手是在水池里杀的人,或者先杀了亚历山大再将他移尸水池,他一定会踏入水池。那么他出来的时候,水池的四周一定会留下脚印,但是现在却没有。”
“这么说……”奎因道,“这是一个变相的密室杀人案?”
“确实如此。至少在科学上我们是不会相信灵魂复仇的。”
“但是福尔摩斯,刚才窗户外面的死神你又怎么解释呢?”乔治反对道,“任何人都是不可能飞起来的,而且那个时候我们所有的人都在舞会大厅里,除了死者亚历山大以外。”
“这……我想总有可以解释的地方吧。”
“解释?如果你能从那地上那一件黑色的大袍、沾血的死神面具上面找到真凶,我就解散我们万灵协会。”
“好,一言为定。”福尔摩斯拍板道,“如果我们在警察之前找不到凶手,我们就解散我们的侦探社。”

“超人,这就完了?你什么也没说嘛。”
“谁说的,蛋饼。我可是把所有的线索都说了,这个案件非常简单,简单的令人想大笑。”我扬扬自得得晃着脑袋,眼睛射向对面的女孩。
“果然是非常的简单。”老黑严肃地扳起脸,“任何人都是不会飞的,但是出现在三楼窗外的人影,案发现场没有脚印。却清楚的表明这个凶手会飞……”
“老黑,你什么意思?”蛋饼问道,脸上已经忍不住即将爆炸的笑意了。
“难道你们还不明白吗,是人是不会飞的。但是如果是超人的话……”
他还没有说完,已经被我“砍”倒在了地下。
“……只有超人才会飞……”
“我想这个案件……”饱含社会经验的阿飞眼里射出精明的光芒,“没有明显的犯罪嫌疑人,看来是自杀。”
“自杀?那么那个三楼窗外的死神怎么解释呢?那张灵异照片又怎么解释呢?”
“这个……”阿飞结舌起来,说不出个所以然。
“败给你了超人。说说答案吧,我想知道到底是谁是凶手?”
“哈哈哈哈……”我满足地大笑起来,“那么就请各位洗耳恭听啰。”
我坐直身子,清清喉咙,刚要开口,见对面的女孩站了起来。她微笑着冲我摇头,说:“如果不介意的话,能让我加入你们游戏吗?我想我知道谁是凶手。”
“哦,是吗?小姐,当然欢迎,请坐请坐。”阿飞比我还要迅速地站起身来,迎她进入了我们绿色的“荷叶”。她冲阿飞笑笑,坐在了我的对面,我看着的莞尔的笑容,听她说。
“向日葵并不是因为喜欢太阳而朝着太阳转的。它是为了保护花盘下的茎不受太阳光的照射,而时刻转着花盘的。”这是她的开场白,“所以玛纱也不是因为爱亚历山大而时刻跟着他。”
“小姐,你该不会是说玛纱是杀人凶手吧?”
“对,就是她。虽然从故事的表面上我们看不出谁是凶手,但是通过那张照片,那个窗外的死神,我们就可以知道能这么做的只有玛纱。”
“何以见得?”阿飞问。
“因为照片上的‘灵魂’是个女人。首先我们绝不相信灵魂显灵之类的事,对不对?”
“当然。”五个男人一起点起了头。
“那么我们自然相信这张照片是假造的。假造的方法很简单,只是在拍照之前,将这卷底片先拍一张女人的像,也就说所谓的二次爆光。当然拍照的环境应该是在黑暗之中,用一点灯光只拍出要拍的东西。具体怎么拍摄不用详细说明,反正我们知道这是可以做的,而且这里面一定有一个女人。
“第二点,在三楼窗外的死神。这也是很简单的把戏,将面具套在一个氢气球上就可以了。当时舞会的现场就有很多。玛纱在杀人后将一个气球塞进面具里,然后用一根较长的线来控制它的位置。米琪开窗时,那个死神不见了,恰好说明,绑气球的线是经过窗户的。当然当时是在夜晚,所以米琪没有一下子注意到也就是很正常的了。超……人,你不介意我这么称呼你吧。”她不好意思地问我说。
“当然。我正沉醉于你精彩的推理中呢,请不要停。”
“你刚才说,玛纱是最后一个跑下楼的人。你为什么要让我们注意到她最后一个下了楼呢?我想你是要我们联想到她为什么最后一个下楼,她一个人留在楼上时做了些什么?我肯定她一个人留在楼上是收了那只气球。所以,楼下留下了沾血的面具和黑袍。
“综合以上两点,我发现只有玛纱是符合凶手的唯一人选。她为什么拍那张照片,为什么又要将照片交给万灵协会的乔治他们。很明显她是在为今天谋杀做附笔,为灵异杀人做假相。包括那个变相的密室手法也是为她的进一步向大家传达是怨灵在谋杀这样一个印象。”
“那么小姐,这个密室又是怎么做成的呢,难道她是借助了什么工具飞出的水池?”
“呵呵……”女孩笑道,“为什么你们要想得那么复杂呢。只要走出水池的时候,脱了鞋袜,擦干脚踏出来不就行了吗?”
四个男人同时做出跌倒的样子,然后问我说:“怎么样,她说对了没有?”
“非常正确。”我回答说,又对她说,“小姐真是了不起,比我的这些同学厉害多了。”
她摇摇头,谦虚地说,“哪里,哪里。我只不过恰好当时就在案发现场罢了。”
“什么!!”男人们惊叫起来,“你当时就在现场,那么你是……”
“我?”她忽然眼睛一转,盯着我说,“我叫米琪。”
“什么!!!”
“小姐,你真的是米琪?”我一时似乎是失态了,一把抓住她的手,“你就是当时唯一侦破此案,并且劝那个玛纱自首的米琪?”
“是啦。”她挣脱开我的手,我窘窘地回坐在沙发上,听她继续说,“不过我不是当时唯一看破真相的人。事实上奎因也知道凶手是玛纱,不过他没有说。”
“为什么?”老黑问。
“我想是他曾经喜欢玛利亚吧,所以自然而然的就恨亚历山大。”
“不错,不错。超人你果然很聪明。”米琪赞赏道,“后来他承认他曾经深爱着玛利亚,他也知道玛纱是玛利亚的一个表妹。他一开始就知道她来中国就是为玛利亚报仇的,他还请求玛纱饶恕他当年的软弱,没有好好的保护玛利亚……”

最后又是一个Happy结局,玛纱因为谋杀被遣送回国。不过奎因向她表达了爱意,愿意等她出狱。而两个社团,谁都没赢,谁也没输,继续存在着。
爱情是什么,爱情就是仇恨。而这个世界上因爱生很,因恨生爱的故事实在是太多了。我又想起了那首经典的《Do you remember Love》,真希望大家可以尽可能的化干戈为玉帛。


<完>

本文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实属巧合。
哈哈哈……还有最后一个故事了。希望明天能写完。
上一篇:关于“网络侦探推理小说大赛”评奖办法的初步
下一篇:AK47(短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