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K47(短篇)

2020-05-23 14:41

AK47

仝全对网名为Red Cat的家伙产生强烈的兴趣。这菜鸟,明明就是一个CS外行,却偏偏和仝全这个高手中的高手过招。此时,Red Cat又一次手里握着一把AK47傻呵呵地站在了仝全的面前,仝全毫不犹豫地扣下了Magnum Research的扳机。
一颗子弹正中眉心,不死才怪。
“第三十六次被杀,没用的笨蛋。”仝全点上一支烟,抽了一口,又将它塞进早已盛得满满的烟灰缸,在脏呼呼的电脑键盘上敲起字来。
“你为什么老是盯着我,你不知道你这么做很蠢吗?”
“为什么?因为我是匪徒啊,匪徒当然是找警察的麻烦了。”
“哼”仝全嗅嗅鼻子,“那么我如果是匪徒的话,你就不会盯着我了吧?”
“不,到时我将做警察。”
仝全愣了,这完全就是故意地找茬,也就是说自己被人盯上了。“你是谁?为什么盯上我?”
“呵呵……Red Cat。我喜欢盯上你,所以就盯上了。”
“你不可理喻。”
“不可理喻就不可理喻,女人都这样。”
“你是女人?”仝全不知为什么就相信了,也释然了。不错,一个女人崇拜一个英雄不是非常天经地义的事嘛。只是仝全问自己能算作是英雄吗?
“怎么你不相信?”Red Cat问。
“我……是的,我不相信。”仝全撒谎了,“哪有女孩子玩这种打打杀杀的游戏的,而且还选择土匪这样的角色。”
“呵呵……难道只有你们男生才能玩这种游戏,才能做匪徒?”屏幕上显示着不屑一顾的语气,接着又跳出一句令仝全哭笑不得的话,“告诉你,我在现实中也是个杀手。”
“哈哈哈哈……女杀手,你用美色杀人?”仝全一边打字,一边摸了一把西服的内口袋。
“不,我用AK47。”
“哈哈……我用司密斯威生转轮。”
“哦,点三八左轮手枪。有效射程四十五米,是威力巨大的老式左轮手枪,许多杀手都喜欢用它。可惜这上面没有。不过Magnum Research也不错。”
“你到底是谁,你对枪械了解得很多吗?”
“我说过我是杀手——职业杀手。”
仝全不做声了,他耿耿于怀地站起身,走向门口结帐。

“怎么样,汤老板?你这几天还是去国外度假吧,我们警方已经得到确实证据,那封杀人预告不是开玩笑。”
“不是开玩笑又怎么样,我说过我一定要出席这个签字仪式。而且不就是一个署名‘黑洞’的家伙吗?你们那么多警察,难道还抓不住一个小小的毛贼。”
“不,汤老板。千万别小看这个黑洞,我确定,他敢发出这封死亡预告,说明他有十足的把握,他是想一战成名。”
“一战成名,通过我。告诉你,雷队长这绝没有可能。我汤萧吏决不是孬种,我定好的计划也决不会改变,那个和MC公司的签字仪式我一定要到场。”
“可是汤老板……”
“琳儿,带你们雷队长出去。我还有个外国客商要见面。”
汤琳无可奈何地耸耸肩,和雷霆万一起离开办公室。
“汤小姐,你看这事怎么办?”
“我不知道,我爸一直就这脾气。谁劝也不听,我想只有靠我自己来保护他吧。”
“汤……”雷霆万欲言又止地看着这个干练的女人,不禁敬佩之感油然而升。“我明白,这么多年你在特警队一直表现良好,但这一次恐怕不容易。Bat他已经得到准确情报,这次的杀手是从陆战队刚刚退役的。”
“哦,那么这么说Bat他已经知道杀手是谁了,有详细的资料吗?”
“他还在调查。”
“好吧。”汤琳送雷霆万到电梯口道,“这件事不难处理,我一个人就足够了。但关键是要找到幕后雇凶的那个人,这才是最重要的。”

“仝全,在线上吗?”
“在,有什么事?”
“老规矩,找你单挑。”
“还来,你可是输给我四十二次了。”
“没关系,这次我一定赢你。”
“吹牛。对了,你发我的那张照片真是你的吗?”
“谁吹牛了。我还用AK47。……当然是我的。”
“那我就选Magnum Research。唉,真的想用司密斯威生。”
“呵呵……你以为是City Hunter。对了,你是警察吗,为什么枪法这么准?”
“我不能告诉你。呵呵……来吧,开始,我让你先开枪。”
“怎么,Lady first?”
“Yes。”
“不要。”
“为什么?”
“因为我不喜欢别人让我,我要凭自己的努力。”
“那好吧。”
仝全愣愣地站在那里,一会儿一个手持AK的家伙跳到他的面前,端起了枪架。仝全摇摇头,身子一闪,一颗50AE slugs射了出去。
“第四十三次。大姐,拜托你不要那么菜好不好,我玩游戏可是花钱的。”
“我也不想这样啊,其实我生活中枪法很准的。都怪这机器不好。”
“嘿嘿……明明就是自己不行,不要怪机器,要不你换台机器试试。”
“那可不行,我不能到公共场合露面。”
“为什么?是因为你是杀手?”
“对,就是这样。”
“小姐啊,拜托你不要再撒谎了。据我所知,现在市面上还没有女杀手嘞。”
“哼,马上就有了。我马上就会一鸣惊人的。”
“怎么,你要办大案?”
“对。我就要办大案,我要杀一个非常有头有脸的人物。”
“哦,是谁?”
“这我可不能告诉你。”
“呵呵……吹牛吧你。”
“谁吹牛了,你看着吧,就在接下去的两个星期内,全国都会知道的。”
“好。呵呵……我等着。”仝全突然愣了一下,急急忙忙地在机器上打下一行字,“我走了,再见。下一次再聊。”

“怎么,琳姐,这么急找我什么事?”一个剃着平头的年轻小伙,走到蓝岛摩登最里面的一张咖啡桌旁。坐着的女士盯着他,精明的下巴晃了一晃,示意坐下。
“Bat,你知道。我要情报。”她开门见山、言简意赅地说着,手上举着一只咖啡杯。
“我恐怕帮不了你。”Bat摇摇头,冲服务小姐要了杯冰啤酒。
“为什么,我听雷队长说你已经查到他的来历了。”
“是的,我只知道他是海军陆战队退役的。但进一步的情况就得不到了。”
“怎么会这样?”
“我有什么办法,我也是好不容易通过线人找到的这些情况。”Bat看着汤琳水汪汪的大眼睛,一把抓过她的手,“听我说,琳儿。不是我不想帮你,实在是一时还没有情报。我也希望这次可以将这个家伙搞定,这样你父亲也许就不会再讨厌我了。”
“Bat,你……”汤琳挣扎出手,红晕立刻退下,“我明白了。不过Bat,我想我你知道我父亲决定的东西,决不会更改。他的顽固脾气给他树了不少敌人。”
“嗯……”Bat尴尬地喝了口冰啤酒,“听说你在找幕后的主谋,有线索吗?”
“没有。”汤琳挥了一下额边的红发,“我爸的敌人确实很多,但都是在生意场上结下的梁子。这些人都是聪明人,即使杀了我爸,他们也没有好处。而且就我爸目前就要签的这个合同,一旦成功,所有的人都有好处,所以他们不会这么做。”
“这么说,你认为没有人会为阻止这桩生意而要杀你爸。”
“对,就是这个理由。”
“那么会不会是其他理由,如果你父亲死了,公司董事会里面,将会有谁来接替你爸的位子。”
“我恐怕是范谮这个女人。”
“哦,那么你父亲死了,她岂不是最有利。”
“不,这个理由太明显了。而且,我知道自我母亲死后,她和爸爸的关系一直亲密,如果不是因为我的缘故,他们早就结婚了。所以她更不会有杀死我爸的理由。”
“那么……”
“算了,我会想其他办法的。就算找不到这些人,我只能在当天保护我爸了。还好我的枪法不弱。”

“仝全,我想见你。”
“什么,你想见我?为什么?”
“不为什么,我就是想见你。”
“没有理由,呵呵……果然是女人,奇怪的生物。”仝全面对着屏幕笑了笑,“你不是说你不能在公共场合露面吗?”
“是啊,我是说过。”
“那么现在……”
“我有不是想在公共场合见你,我想单独见你。”
“呵呵……你是不是崇拜暗恋上我了。”
“是。”
“呵呵呵……小姐,我可不喜欢你哦。”
“为什么?”
“为什么?因为你是杀手啊,我区区一届布衣,怎敢和一个女杀手交往。我又不是不要命了。”
“哼,可是我这个女杀手决定为你改过自新了啦。”
“天哪!!折杀我也。真是太给我面子了。”
“怎么样,能见你了吗?”
“好吧,我同意了。……你真的是美女吗?”
“怎么,你还不相信?”
“是啊,我怕你欺骗我感情。我可是很脆弱的。”
“脆弱,不会吧。呵呵……那如果你发现我骗你,你会如何?”
“我会杀了你。”
“用司密斯威生?”
“对,就是司密斯威生。”
“呵呵……我等着你来杀我。下个星期六中午有空吗?”
仝全呆了,一瞬间完全地呆住了。
“喂,说话啊,你走了?”
“不行,那天不行?”他回过神,赶紧敲下一行字,“只有那天不行。我先走了,你再重约个时间吧。”
仝全走出网吧,顶着萧瑟的寒风,伸到西服口袋里,摸了一下他那把司密斯威生。

星期六的中午,艳阳高照。仝全站在金林酒店四三二房间里,一边擦拭着他那把司密斯威生,一边轻轻地拉开窗帘的一角。
对面就是“大力软件公司”的办公大楼,今天因为一个大客户光临的缘故,整个公司上下一派喜气洋洋,就像一个要出嫁的新人一样容光焕发。其实从某种意义上说,一旦合同签订,每年几千万的研究项目共同开发合作,优势互补,互惠互利,这和联姻又有和区别呢。
仝全自然明白这个道理,但他决不会因为这个理由而就放弃他的这次任务。不,事实上,正是因为这个理由,使他更下定决心的要完成这个任务,杀了汤萧吏。
凭什么要自己为了保护这些人的利益而经受那么多年残酷的考验,凭什么要自己为了保护这些人的利益而放弃自己的欢乐的青春。为了他们自己在地狱般艰苦的环境中挣扎了多年,练就出一身杀人的本领。可是现在呢?复员了、回家了,除了一笔几万元的补助金别无其他。自己没有文凭、没有关系,在如今这样的社会,自己就成了一无是处的笨蛋。所以仝全别无他法,为了生存只能依靠几年来学到的杀人技术铤而走险,即使这是一条不归路,他也没有选择。
仝全看了一眼手表,此时离签字结束的时间应该还有半小时。他放心的走到沙发上坐下,喝了一口开罐的百威。面前的烟灰缸里已经盛满了只抽半根的香烟,仝全又抽了一根,拿起打火机。
“咚咚咚。”这个时候突然传来的敲门声,吓了仝全一跳。
“谁。”他又走到窗前,看了一眼依旧平静地街道。
“服务员,给你送午饭。”
“午饭?”他奇怪地走向门边,手放在了自己的西服口袋里。
“是啊,不是你给楼下服务台打的电话吗?”
仝全凑着猫眼张望了一下,见果然是一个推着餐车的服务员正彷徨地站在门口。
“我……”仝全本想回绝,但忽然改了注意,“对,是我打的电话。”
他迅速开门将餐车推进屋里,然后把那个服务小姐给赶了出去。他看着餐车上摆着的饭菜,一股疑云窦起。
“是谁在餐车下面?”他喝道,同时一把拽下餐车上的桌布。
“好眼力。”
一个女人爬起身,仝全睁大了眼。
“Red Cat?”
“对,不过我的真名叫汤琳,也就是你要杀的汤萧吏的女儿。”
“哦,能找到我真的很聪明。不过你是来送死吗?”
“不,我从来不做傻事。”
“可是你现在就做了傻事?”
“不,做傻事的是你,不是我。你被人出卖了。”汤琳静静地站在他面前,勇敢地说道,“你知道吗,这条大街上下已经布满了警察。”
“你。”仝全跑到窗边,再一看窗外,果然,街上的情景已于刚才不同。不但前前后后站着了真枪实弹的警察,还一个个瞄准着这里。“你是怎么知道我会在今天下手,怎么会在这个酒店落脚?”
“我说过你上了别人的当,你以为你聪明只留下一条单项联络的方法,别人就找不到你了,要知道在这一行上有多少是警察的线人。只要我想找得,我就一定可以找到。”
“你是警察?”
“对,而你是杀手。”
“呵呵……我们的位置调换了。”他冷冷地笑道,“不过你知道我的枪法,即使这里全是警察我也有办法全身而退。”
“你太小看警察了。”
“我有小看?”
“是。至少你小看了我。”
“小看你?呵呵……你和我决斗,可是连负五十,你连向我开枪的机会都没有。”
“那有怎么了,那只是游戏。”汤琳也走到窗边,一把拉开了窗帘。她冲下边的警察挥挥手,手里拿出一只对讲机:“时刻注意Bat,仍然按A计划进行。”
“Bat,蝙蝠?我的网名好像就叫蝙蝠侠来着。”
“我知道,但我说的蝙蝠不是你。”她又拉上窗帘,径直地走到他身边,“我说的Bat是我的同事,一个为了追求我不成而要杀死我爸爸的人,也就是雇佣你杀人的幕后主使。”
“杨晓光。”
“对,就是他。他曾经和我是警校的同学,从学生时代就开始追我,追了我三四年,我实在厌烦了。”
“于是你就甩了他?”
“不,如果当初我真的是自己甩了他,今天就不会发生这种事。我不想让自己做坏人,所以让我爸说。”
“所以他就恨你的爸爸,所以要杀他。认为只要你爸死了,他就会和你在一起了。”
“不仅仅如此。”汤琳摇摇头,“他做了充足的准备,他以你的名义发出给我爸的谋杀预告,这样他就可以以警察的身份介入。这样只要你开枪,他都要借警察的力量杀你灭口。这样如果我爸死了,他认为我会把他当成为我报仇雪恨的英雄;如果我爸不死,他则认为我爸会把他当成救命英雄而同意我和他的关系。你说这人是不是用心险恶。”
“叫我说来是可笑又可怜,他认为我会被他杀了吗?”
“你当然不会。”
“那么你来找我是想让我放弃这次计划?”
“对,我想你不会愚蠢到明知自己被人愚弄还心甘情愿的实施计划。”
“我会的。”仝全否定她的结论,面露杀气地说,“我是个杀手,我收了别人的钱,就要替人办事。”
“哼。你的脾气很顽固,和我爸爸一样。”汤琳反而是笑了,她的脸变得温柔起来,大大地眼睛看着仝全说,“你只有执行了这次任务,才踏上杀手的道路,在这之前你还是个英雄。”
“英雄?英雄能值几个钱?”
“价值千金。仝全我跟你说我爸曾经也是当兵的,越南战争的时候蹲过猫耳洞,还炸坏了左手。他复员回来后也一样,除了补恤金外一无所有。但他凭着几年下来养成的吃苦耐劳的性格,从买大饼油条开始做到了今天大力软件公司的董事长。我告诉你这些不是为了求你不杀我爸,只是要告诉你,你能走的路也很多,还完全没有到非要走杀手这条路的时候。”

仝全陷入了深深地沉思,他的脑中盘旋这汤琳的话。虽然他不知道她有没有再骗自己,但是他还是觉得她的话里充满了魔力。
街道上,警察们开始向门口聚集。签字仪式已经完成了,汤萧吏正在谈笑风生地和那位签字的外国的董事长一起缓步而出。
汤萧吏走了出来,走出门口,走下石阶,刚要钻进车里。仝全从西服口袋里掏出了司密斯威生。电光火石。
也就在他拔枪的同一瞬间,汤琳的手里也不知怎的变成了一把枪。
“呯——”一声枪声。
“呯——”又一声枪声。

仝全坐在沙发上,看身边的汤琳,淘气地问:“你不怪我吧?”
“当然。”汤琳点点头,“而且我也说过,我的枪法也不一般。”
“是啊,这一下该法医头痛了。那只Bat的眉心竟然一个弹孔里有两颗子弹。”

<完>
上一篇:蛙声一片——超人的灵异谋杀(短篇)
下一篇:红发联盟——消失的证据(短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