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发联盟——消失的证据(短篇)

2020-05-23 15:12

红发联盟——消失的证据

有人说我们学校自古就无美女。
也有人说我们学校女生一回头,哈雷彗星就撞地球。
更有人说我们学校其实就是侏罗纪公园,里面住的还都是霸王龙。
我不知这些说法是何时产生的,也不知道真相是否如此。但我相信,没有经过仔细的研究调查,进行严谨的推理分析,得到真实确凿的证据,所有说法都是值得怀疑的。所以我在开学后进行了这次全校范围内的美女大调查。结果调查的结论使我大吃一惊。不是我们学校没有美女,而是美女的档次较高,学问较好,休养较深,脾气较怪。故一般的男生即使面前就站着浑金璞玉,他也有眼不识。
修聂蜂就是其中之一,名字虽然眨一听上去满象男的,而且还和香港那部著名的动作漫画——《风云》里面的主角相近,但她却是真真实实的女孩子,而且还不是小龙女。
修聂蜂长得只能用酷这个字来形容。不但身材相貌是我见到的女孩之中最顶级的,性格之中也透着冷俊与傲慢。这样的女孩基本上都被认为是只能远观不能亵玩的带刺玫瑰,但是我却幸运地找到机会和她进行了第一次亲密接触。
故事发生在圣诞节之前那周的周五。我晚饭后和宿舍的几个伙计一起打篮球,刚和范亚麟完成一个令人咋舌的高空接力,一个一头火红色卷发的女孩站在了我的面前。
“你是丁立?”她抬起头,双眼犀利地盯着我问道。
“嗯。”我点点头,看着她与我相差不多的高挑身材,问,“修聂蜂?”
“看来那就不会错了。”她说,然后瞪了我一眼,“知道我为什么找你吗?”
“这个……我很困惑啊。”我把篮球扔向正在远处对我挤眉弄眼的调皮鬼,“我是不是在哪里得罪你了,看你的样子好像挺生气的。”
“对。”她回答道,“你知道吗,你的全校调查很讨人嫌?”
“我想我的调查并没有侵犯人的隐私嘛,只是观察而已。”
“可是你刚才却能够直接说出我的名字,可见你不仅仅是观察吧?”
“那么小姐。”我反唇相讥道,“你直接走来就叫出我的名字,显然也是对我进行了侦察。”
“果然聪明,看来找你是对的。”
“哦,这么说小姐找我,并不是要和我吵架啊。”我笑了,她对着我也是抬了抬眉毛。“能换个地方谈吗?”
“行啊,哪里?”我又一次踢开了身边好事的“小鬼”。
“就好心情好了。”
我们两个于是就这样第一次地面对面座谈了(约会了?)。坐在“好心情”,人的心情果然好了起来,她的面孔也不像刚才一样死板而令人畏惧。淡淡地似笑非笑地看着我,问:“先说说你对我们宿舍都了解到什么程度了?”
“嗯?怎么你还是想套我的证据,然后告我侵犯你们隐私啊……”
她双眉紧蹙,不怒自威地对我说:“我是有正事谈。”
“可是你至今没有跟我说找我什么事啊?”我也有些感冒了,喝了口咖啡,不耐烦地对她说。
“好吧,看来我们还缺乏信任。”
“事实根本就是萍水相逢。”
“你叫丁立,八二年七月一日出生,狮子座,血型O型,身高一百八十九点二,体重七十六点五公斤。○一届法学系新生,现住吴水湾学生公寓十七幢五○四B,原籍江苏镇江。”
“大姐,你搞人口调查啊?”
“就算如此吧,如果我们可以相信彼此的话,大家就会发现,我们有共同点。”
“你是说对未知事情的积极探索。呵呵呵……”
“是的,就是这样。说来也巧,我们宿舍的那几位和我一样,都对侦探推理非常感兴趣。”
“所以你们几个就成立了一个侦探团,还起了名字叫红发联盟。”
“对,我们都是红头发。这一点相信你也知道了。”她掠了掠额边的红色刘海。
“你们还给自己起了那些美国漫画中红头发女人的名字,你叫什么?蝙蝠女?”
“Yes。好了,现在我想我们应该可以坦诚相见了。”
“好吧好吧,坦诚坦诚。你要我坦哪一块给你看?”
“你。”她也生气了,涨红了脸,想要对我发作,但最后终于冷静了下来。“好吧,对不起,我有些急躁,那实在是因为事情太紧急的缘故。”
“我也很抱歉。那么修小姐,要我帮什么忙?”
“关于漫画你懂多少?”
“日式漫画还是欧美式漫画?”
“我是说日本漫画,就美国漫画我们自己也懂。”
“好吧,虽然不算精深,但皮毛还知道一些。”
“那么好吧,我希望你可以帮助我们。你知道我们宿舍的四个人成立了一个侦探团,而且不是玩玩的那类。我们的舍长宇天平是市检察院院长的女儿,所以平时也能找到一些有趣的迷案来办。虽然不是正式的调查,但我们的帮助决不是微乎其微的。”
“难不成还是警察局的救世主,二十一世纪的简小姐?对不起,我是说检察院。”
“你能不能不要调侃!!”她怒了,狠狠地拍了一下桌子。
“好吧好吧,我对我这种早已养成的不良习惯向你道歉。但是小姐,如果你对我调查仔细,你应该知道我的这种本性是难以改变的。”我一边擦着被她一掌溅得满是咖啡的桌子,一边继续“江山易改”。
“看来还是我的不对了。”她忿忿地白了我一眼,叫来小姐续杯。
“好吧,那么这一次是什么案件呢?是关于到漫画家的?”
“是的,确实和一个女漫画家有关。”
“被杀了?”
“不,她逃了。”
“逃了,畏罪潜逃?可以发通缉令啊。”
“不,不是畏罪潜逃。而是怕被人灭口所以逃走了。”
“继续说下去,我想我现在认真了。”
“笔名丑小鸭的女人,虽说是个少女漫画家,但其实并不以此谋生。”
“我明白,现今国内专职的职业漫画家可以说基本上还没有,那么她的第二职业是……”
“二奶,是市里一个大人物的情妇。”
“哼哼。”
“我明白你的想法,我没有说出他的名字是因为我也不知道。检察院刚刚开始着手这个案件,所以对外一切保密。”
“好的,我并不介意这个。我想问的是这件案子之所以露出来,是她揭发的?”
“算吧,因为那男的有一个阶段要和她分手,所以她大义灭亲了一把。等真的报了案又后悔了起来,前怕狼后怕虎地一个人逃走了,而检察院现在最缺少的就是证据。”
“那么她有证据吗?”
“有,她报案的时候亲口说,她在一开始就把有关那个男人的账户等资料留了下来,说要带到监察局。”
“但是她后来后悔了。”
“对。”
“那么她是不是已经把她销毁了呢?”
“我想没有。”
“为什么这么肯定?”
“我们有两个理由。一,她还要以此威胁那个男的,如果她毁了那东西,她可能会马上被干掉;二,她不是在家里报的案,而事后她没有回家就逃走了,所以在时间上她没有可能销毁。”
“那么,也许那东西就带在她身上呢?”
“不,也不会的。她在电话里说,她这个证据藏在家里,要检察院的人去她家取。但后来检察院的人到了哪里,却没有发现她回来,所以她不可能带走的。”
“好吧,现在我想我明白了一些基本事实。我想检察院的人一定已经对她家进行了地毯式的搜查。”
“对。”
“但是一无所获。”
“不错。”
“你们认为她会把它藏在和漫画有关的隐秘地方,一个非转业者不会注意的地方。”
“就是如此。”
“好吧,如果我能看一些她家有关的漫画用品,也许我能得到线索。”
“你很自信啊。”她忽然笑了,还优雅地喝了口咖啡。

“丑小鸭”的家小而且乱,当然乱的原因我想恐怕是因为经过了三番四次粗暴的搜查造成的结果。
我走在凹凸不平的绿地毯上,毫无目的地看着她家具、摆设、挂件。
“她的工作室在哪里?”
“前面。”修聂蜂拉着我,穿过摇摇欲坠的艺术照。
我走进一件七八个平方的小房间,眼前为之一亮。如此刺眼的东西别无其他,是一副丑小鸭真人的漫画自画像。不是Q版是真人版。那线条坚毅的下巴,有些迷茫的眼神。五彩斑斓的网纸拼接而成的绚丽套装,充满了层次感和立体感。这女人的笔力还算不错。
“这些都检查过了?”我问同来的宇天平道。
“当然。”
“这个自画像也检查过了。”
“是,我爸的人把镜框都拆开了,也没有找到东西。”
“呵呵……不过我想再看看那幅画可以吗?”
“哦,你认为那画有问题。”
“不是画有问题,而是画上的网纸有问题。”
“怎么说?”
“看见那边那个透写台了吗,把它拿过来。”
修聂蜂抓起透写台,放到我的身边,还帮我插上了电源。
“你们看,秘密就在这个下面。”我将那幅自画像再次抽出来固定在透写台的玻璃上。穿过纸面的灯光,将两三排工整的文字显现了出来。
“这……”她们惊呼着,我感觉被修聂蜂抓紧了手臂。
“很简单,我知道漫画的网点分为网纸和网胶两类。网胶属于透明的塑料胶贴,用的时候,只需将她贴在需要网点修饰的地方,再用挂网刀刮去不要的地方就可以了。而网纸是不透明的,用的时候也就比较复杂,需要在透写台描出轮廓剪裁好,再贴上去。所以我看到这副漂亮的自画像竟然用了如此繁复的网纸而没有用网胶,我就觉得非常奇怪了。”

事后,根据那几行网点纸下的字,检察院的人很快就找到了那位大人物的犯罪证据。
而我则是继续在饭后和我的舍友进行我的篮球比赛,不过与上一次不同的是,我的头发现在也染成了红色。所以现在每当我在完成一个漂亮的灌蓝后得意洋洋地大笑时,他们就说我是“大白痴樱木”。不过我到底白不白痴,就不是他们说了算的。我现在是红发联盟的唯一男性侦探,和四个漂亮美丽的助手一起经营着我们的侦探业务。
所以如果有朋友有什么疑难案件,不防在Inferencing.126.com的留言板上留下三个红色的ABC,说不定的二天就有美丽的红发女孩前来为你解决事件哦。当然啦,如果是女孩留下的留言,则会有我来亲自来操刀。
啊哈哈哈哈~~

<完>
上一篇:AK47(短篇)
下一篇:红发联盟——天鹅之诅咒(短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