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发联盟——天鹅之诅咒(短篇)

2020-05-23 15:47

诅咒之天鹅
作为一座并不算上规模的剧院,今天应该是“吴水湾剧场”引以为豪的纪念日。盛大的场面、拥挤的人流,大家发疯一般地挤向剧场的售票口,争抢几百元一张的门票。面对着如此荒诞不经的场面给刘星星留下了深刻的印象,她没想到自己竟然这么受欢迎,竟然有这么多无知的崇拜者。
是的,无知。这些疯狂的Fans简直是太无知了。三年前的曲鉴和刘星星凭着对经典名作《天鹅湖》的全新演绎,成为了舞台上的一对新星。掌声、鲜花、荣誉还有批评,一对年轻的搭档在这些面前没有堕落,再接再厉地再创辉煌,成为现在世界上最有名的《天鹅湖》经典搭档。但是今天她害怕了,她怯场了。

“哇,好多人哎。小靖,我们没有票真的能进去看演出吗?”
“当然了,相信我,老姐。我可是有通往舞台的秘密入口的。我以前进出过不知多少次了,都是很顺利的。”
“可是那是因为以前这个剧院里没有多少人嘛。”
“喂,你还不相信我,你回去好了。”
“不要,我好容易翘课出来的,如果回去,岂不是一切都白费了。”
“就是嘛,所以你跟着我好了,一定可以进去的。”
他们一边唠叨个没完,一边溜出人群,向剧场的后面走去。这两个人口头上听起来像是姐弟,但其实不然。他们是一对情人。被称作老姐的是“吴水湾高中”的高三学生蔡雯,今年十八岁。可惜正值豆蔻年华的她却长得一点也不能给人带来青春的冲动,她的身材还不错,在同龄人中也属于高大挺拔的那类,但那张脸……塌鼻、扒牙、厚瓶底,简直是比母夜叉还要母夜叉,那些无聊男生所取的四眼金刚绰号恐怕是传得连校长也略有耳闻了。不过在那个学校还是有一个男的与她交往的,那个唯一的男生就只有这个小她两岁,从小玩到大的青梅竹马——肖靖。值得一提的是肖靖在“吴水湾”则是全校女生们追逐的目标,一个真真正正的帅小伙。
蔡雯与肖靖的交往被大家列为全校十大古怪事件之首。
“什么人,是谁在哪里?”一个声音在他们刚刚钻进剧院的时候突然咋响。
“我我……”两个人下了一大跳,颤抖着转过身。可是没想到面对他们的竟然是刘星星。她穿着芭蕾舞衣,站在那里,手里握着一把梳子。
“刘……刘星星!!你是大明星刘星星!!!”这下子轮到了肖靖大叫,他瞠目结舌、目瞪口呆地盯着刘星星,刹那间忘了自我。真没想到,她真实太可爱了。
“你们是?”她也许是被肖靖的表情逗笑了。
“我们是你们的崇拜者,我们想看你们的表演,但是我们没有买到票。所以就偷偷溜进来,没想到的是,正好进了你的化妆间。如果你要叫人赶我们走的话,我们绝不反对,但是请不要把我们当作坏人。”蔡雯一口气说完,语气坚定、不卑不亢。
“原来如此啊。”她又笑了,“这么说你们和外面的人一样都是我的舞迷。”
“不,应该说他是你的fan,而我崇拜的是曲鉴。”
“这样啊,这么说我很是讨女孩子们的厌啦。”她离开墙脚,坐回到自己的化妆椅上。“其实我真的不应该被你们喜欢。”
“哦,为什么?”肖靖问道。
“今晚的表演我会让大家失望的。”
“为什么?”两个人一起问。
“因为……”她摇摇头,没有再说下去。
“我想你们能够恰巧钻入我的化妆间,我们之间应该有种缘分。我们能作朋友吗?”
大明星突然说出这话,实在是令两人吃惊。蔡雯虽然对她仍持有警惕性,但对于这样的请求却不得不点头。
“是的,您能把我们做朋友真是我们的荣幸。我想肖靖他也一定开心得不得了,他也许还想要和你拍照签名呢。”
“这个当然是都没问题的。但是,有一点我想我很对不起朋友,我不能为你们弄到待会儿演出的位子。”
“这……”肖靖才低一下头,就笑脸相抬了。“没关系,这个我们明白,我们马上就走好了。”
她沉默不语,忽然盯住了蔡雯。
“你知道吗?你的眼睛很美,身材也很好。”
“嗯?”蔡雯莫明其妙了。

刘星星受伤的消息像恐怖新闻一样在人群中炸开了窝。
“听说了吗,刘星星在化妆间做准备时。不小心摔倒了,结果一下带倒了桌子上的热水瓶,热水全部泼在了她的脸上。”
“是吗,这么说演出不是……”
“是啊,只能取消了。据说现在她正在医院接受检查呢。”
“去看看如何?”
“好啊,这就去看看。”
于是,医院成为了人群蜂拥的对象。
主治医生肖霆像外交官一样出来说了病情情况,“目前,刘星星小姐的脸部烫伤比较严重,需要主要观察治疗。同时她现在的心情也很不好,她不愿见医生意外的任何人。所以还请大家谅解。至于演出,我恐怕只有取消了。”

“怎么样,大家有没有嗅出不对劲的地方?”我拿着报纸将肖医生发表的宣言又读一遍,然后问我的搭档们。
“当然了,这太巧合了,表演之前偶然钻进她化妆间的人中,那个男的就叫肖靖。这个肖大夫和他……”
“我也想到这点了,聂蜂。”宇天平抓抓她毛耸耸堆着的红发,说,“这一点要调查,我想十分简单。但关键是这个烫伤之谜是真是假,他们的目的是什么?不是我多心,因为从目前掌握的情况来看,刘星星在表演之前一直对演出缺乏信心,或者说她有一种恐惧感。”
“那么大姐是不是认为事情的并非表面那么简单。”
“对。我想如果我们去调查一次,也许可以得到更多的情况。”
“好吧,这件事就交给我和丁立来办好了。”
“很好。再说现在我也只能派你们去做啊。弦儿现在正和那个推理小说家打得火热;至于豆子,我想还在对那只出了一百张的CD进行研究呢。”
“老大就是老大。每一个人的情况都了如指掌。”我笑了,笑得非常夸张。

当我和修聂蜂赶到吴水湾剧场时,最令人吃惊的事情正好发生。肖靖来了,手里捧着一本《挪威的森林》直愣愣地站在后台里。曲鉴面对着他,脸色铁青。
“你们是红发联盟的人?”一个剧院的工作人员对我们的突然光临感到既惊又喜,忙不暇地将我们带到了他们身边。
“曲先生。”他说,“我想这两位也许能帮助你解开疑惑。”
他瞄了我们一眼,问他道:“他们是谁?”
“红发联盟,吴水湾最有名的侦探社团。”
“侦探?私家侦探?国内有公开的私家侦探社?”
他一连提了三个问题。我们笑笑,修聂蜂向他解释道,“不是私家侦探社,只是一个学生社团,活动内容是解开疑团。只要不违反法律,我们对任何有的奇怪的地方都要进行调查。”
“哦,那么你们来这里的原因是?”
“您不觉得刘小姐的烫伤有些奇怪吗?”
“的确是这样。”他点点头,然后咆哮道,“你们真的能解开一切迷题吗?”
“我们有我们的能力。怎么,曲先生是不是有什么希望我们帮助但是又不放心?”修聂蜂直接点中了曲鉴的要害。
他不语。
“你是肖靖,刘小姐新认识的朋友。”我见曲鉴他不想说什么,就和肖靖谈话。
他一愣,像是刚醒悟的样子,结结巴巴地回答说:“是,是的。”
“那么你到这来是……是不是刘小姐有什么话要你转达给曲先生?”
他又顿住了,然后摇摇头。
“《挪威的森林》,一本不错的书啊。能让我翻翻吗?”修聂蜂又一次捏准要害,向肖靖要他手中的书。肖靖不肯,躲开着,然后曲鉴嚷道:“给她,给她。如果他们真能从这些纸条上发现些什么,也许就明白星星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他将书递给我们,在里面发现了夹带着三四张小纸条,纸条上面还用蓝黑墨水,龙飞凤舞地写着字。
“不要来这里演出,否则你将会被吴水湾诅咒。”
“为什么要来?离开这里,不然吴水湾就诅咒你!!”
“白痴,你竟然不听劝告。最后一次警告,你如果登台,你将会付出代价!!”
“你被诅咒了,在你登台之前,诅咒就会实现!!”
“这些纸条?”
“我们不知道,这个男孩跑来说星星她在医院心情不好,他父亲认为让她看看书排解一下郁闷,也许好些。于是我就去她房间里找出了她最喜欢的这本书。可是没想到这里面竟然夹着这些东西?”
“这些是你发现的?”
“不,是这男孩发现的。”
“那你拿书之后有没有翻过。”
“没有。”
“那么就是说这些纸条也许在这之前就在这里面了。”
“废话,难道不是这样吗?一定是星星受了恐吓,所以才会表现的不对劲。知道吗?她在演出之前一直心神不定。我问她怎么回事,可是她一直躲着我,不肯说。”
“明白了,那么这上面的笔迹,你认识吗?”
“我不认识。”
“肖靖,你呢?”
“我……我也不认识。”
“那好吧。如果可以的话,我们想把这些先带走研究。”
“拿去吧,拿去吧。我一点也不想看到这个。”

吴水湾的经理,水龙云是一个老实的中年人。四十刚刚出头的年纪,却已经早早地熬白了头。他的半辈子全在为这个半死不活的剧院奋斗,这一次好容易请来了曲鉴、刘星星这样的一流大牌,却不料想出了这种事。
“水老板。您是吴水湾的本地人吧,您在这生活了多久了?”
“从出生到现在,还没离开过。”
“那么吴水湾的诅咒,您知道是什么吗?”
“吴水湾的诅咒?”老水推推眼镜,仿佛是第一次听说的样子,“你们说吴水湾的诅咒?”
“对,那是什么?”
“我从来也没有听说过。”他颓然地坐下身子,然后忽然想到什么说,“莫非是三年前的吴水湾天鹅事件?”
“吴水湾天鹅事件?”
“对对,就是这样的。我记得就算是三年以前,吴水湾还常常有许多的天鹅栖息。因为这里的天鹅特别多,所以常常有一些练芭蕾的女孩子来着里,摹仿天鹅们优美的姿势。但是三年前,有一个女孩,好像本来是要参加国际芭蕾展的,不知为何突然就淹死在了吴水湾里。从那以后,天鹅好像就不太来了……”
“这么说的话,吴水湾的诅咒应该就是和那个女孩有关啦。”
“不知道,在此从来没有听到过吴水湾诅咒的说法。”
我和修聂蜂彼此对了一眼,然后我唐突地问道:“那么水经理,您这次是如何邀请到刘星星他们来演出的呢?”
水龙云笑了,皱起的眉头间充满自豪:“其实,曾经刘星星她也来这里摹仿过天鹅,当时她还是名不见经传的演员,那时她住在这剧院,我照顾过她。所以她非常感激我,出了名之后也常常和我联系,称我一声水老师。”
“也就是说她和你的关系不错,所以答应了这次演出。”
“对。刘星星她是个很好的女孩,谦逊而知足。”
“那么她有缺点吗?”
“缺点,什么人没有缺点。”
“她的缺点是……”
“嫉妒,还有就是有些神经质。”
“那么就对了。”我点点头,刚示意修聂蜂她是否该走了,她又问:“那么刘星星她和三年前那个死了的女孩有关系吗?”
水龙云的脸色变了,煞白煞白地盯着修聂蜂,最后低沉地说:“她们是一个舞蹈学院的。”

当我们再次找到曲鉴时,他的身边正站着另一个女孩。她站在曲鉴的身后,神情地注视着他。
“曲先生,我想再打扰您一次,可以吗?”
“你们还有什么事?”他有些想傲慢,但是傲慢不起来。
“我想这个吴水湾的诅咒,我们已经了解了一些内容。所以想再和你谈谈。”
“和我谈谈,这和我有关吗?”
“也许大有关联,至少它应该和刘星星她大有关联。”
“好吧。”他转头对那女孩说,“古古你先出去吧。”
古古不解地看着曲鉴,最后忿忿地瞪了我们一眼,出去了。
“到底是什么事和星星她有关。”
“是三年前,和她一个舞蹈团的女孩的死。”我直插正题,问他道,“我想知道她是谁?”
瞠目结舌地反应,他布满血丝地眸子瞪着我们,最后咆哮起来说,“出去,出去。我不许你们把那女人的死和星星她联系起来。”
“但是,你必须告诉我们她是谁!!”修聂蜂的音调也抬高了不少。
“不。我绝不会说。”
“即使有关刘星星的安全你也不会说?”
他有些动摇了,看得出撑在桌子上的胳膊在颤抖,但最后他依旧咬咬牙,回绝我们道:“出去,立刻就走。我再也不要见到你们。”
我们离开了,有些泱泱的感觉。但就在这时,刚才那个叫古古的女孩出现在了我们面前。
“我知道,三年前被刘星星害死的人是谁。”
“她是?”
“我姐姐,古名,三年前本应该参加国际芭蕾舞比赛的白天鹅。”黑色地眼珠闪过一丝杀气,冷冷地对我们说着,“但是,这时刘星星那女的掺了进来,抢走了曲鉴,抢走了我姐姐原来的位置,抢走了她的生命。”
“你的意思说是她害死了你姐姐?”
“对。”
“那么你恨她?”
“刻骨铭心。”
“你想报复吗?”
“这就是我加入这个舞蹈团的理由。”
“那么你做到了吗?”
“难道不是吗?现在曲鉴已经成为我的搭档,再过不了多久,我将夺回我姐姐应该得到的。”
“你是说白天鹅的位子?”
“对,只要给我一个机会,一个上台表演的机会。”她说着舒展起了她的双臂,像水一样的柔软,像天鹅一样的优美。
“那么你对她这次的意外……”
“上天给她的惩罚,是姐姐的报复。哈哈哈哈……”
她笑了,笑得令人恐怖。
我和修聂蜂走了。出门时,听见里面传来曲鉴和古古的吵架声,还有一记清脆的耳光。

“聂蜂,这事件是不是越来越古怪了?”
“我也有这种感觉。”
“但是我总有一个不明白的地方。”
“什么?”
“不管三年前古名的死和刘星星有何关系,她自己被热水烫到这件事总是事实。”
“对,我也这么认为,而且我还确定这也不可能是诅咒。”
“那么这四张纸条又怎么回事呢?”我从兜里拿出那几张用蓝黑墨水签写的诅咒条,对着天空看。修聂蜂凑过头来,同样看着,接着口中喃喃自语道:“这纸条上的印记?这蓝黑墨水……天哪!!我明白是怎么回事了。”
“你明白了。”
“对对,阿立上医院。一切答案就在医院里面。”

“阿立,你知道医生开处方时用什么笔吗?”
“这个……我不太清楚。”
“蓝黑色的钢笔,这是一个不成文的规定。”
“你的意思是说,这些诅咒条是医院的人写的。难道是肖医生?”
“不,不一定是肖医生。也许是肖靖写的,反正只要那字迹使曲鉴不认识就可以了。”
“但是他这么做的理由是什么呢?肖靖会和古名三年前的死有关吗?”
“不,应该说完全没有关系。”
“那么,他写它们的理由是……”
“你还不明白吗?是刘星星让他写的。”
“刘星星让他写的?”我一下子脑筋转不过弯,盯着修聂蜂听她继续说,“因为嫉妒,因为多疑。还不明白吗?如果是我,我也会对我喜欢的男人进行考验的,尤其是感觉到他可能移情别恋的时候。”
“什么,你是说这个诅咒是对曲鉴的考验?”突然间我恍然大悟了。不错就是这样。
刘星星和曲鉴搭档的芭蕾是经典的。那是因为他们不但是搭档,还是恋人。但是现在突然插进来了一个古古,这就像一快皮肤上扎了一根刺。刘星星是个爱嫉妒、善多疑的人,见古古和曲鉴越来越亲密就产生嫉妒和怀疑,所以在表演之前变得心不在焉,变得六神无主。巧合的是,这个时候肖靖和蔡雯突然到了后台。当刘星星看到像肖靖这样的帅小伙竟然会和丑陋的蔡雯是恋人时,心理就更加不平衡了,也就更想试验一下曲鉴对他的感情,所以就将热水泼到了她自己脸上,当然也许那根本就不是会烫伤脸的水,只是她故弄的旋虚。对,进入医院后的避而不见是对这个推断的有利证明。因为主治医生是肖靖的父亲,所以她就完全可能借助他们一起来欺骗别人。而那些诅咒的字条也是事后肖靖带来夹带在书里面的,否则如果说她一开始就收到诅咒条的话,她绝不会将它们夹带在一本最喜欢的书里面,这是无论如何也违常理的。她是想用吴水湾的诅咒看看曲鉴和古古的反应。那么现在,我想她的“伤”也应该好的差不多了——曲鉴还是深深爱着她的。

果然,当我们好容易进入病房,向她说了这些以后,她哭了。她后悔自己的多疑,后悔自己对水老师辜负。她缓缓地摘下毫无必要包在脸上的绷带,一脸的愁容。而这时,也就是在我们正想劝她振作起来,弥补错误时,曲鉴他也来了,在肖靖和蔡雯的带路下来到了病房。
一对搭档四目相对,我们知趣地一起离开关了门。
第二天,推迟的经典芭蕾《天鹅湖》在吴水湾剧场拉开帷幕,进行了一场史上最辉煌的演出。经久不息的掌声,一连三次的谢幕。
当最后我们红发联盟的成员和肖靖他们一起到后台时,我们又得到了三个秘密:一,曲鉴和刘星星就要准备在明年世界芭蕾舞大赛后结婚;二,三年前古名的死是自杀;三,古古找到了一个新的搭档,将在这里接受水老师连续两年的照顾,为第三年的世界芭蕾舞大赛磨刀霍霍。
<完>
上一篇:红发联盟——消失的证据(短篇)
下一篇:蛙声一片——开场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