蛙声一片——开场白

2020-05-23 16:20

蛙声一片

一连几天,看着网上Fan和吉利的文章。总有一种莫名的感叹,虽然我和他们两人的年龄不同,家境不同,所处的环境也不同。但是我们周围这些物是人非的情况却是那么的相似。
昨天,一个阳光灿烂的日子。虽然空气中仍有那么一点寒气,但挡不住我们这帮狐朋狗友聚在一起时发出的热量。我们五个人——是高中一个小组的——昨天下午一起在一个名叫稻乡村的休闲屋里面聚了次会。
我无论何时,无法改变的就是在他们之中身高排位。高中里就因为这个被班主任按上了一个小组长的职务(我们高中的班主任任命每组第一个为小组长)。虽然说小组组长是这个世界上最最芝麻绿豆的官位,而且在本质上还有着“拿摩温”的特性,但他们却始终给我这个面子。就算是现在,他们也依然让我在他们之中威风八面,昨天不但将靠窗那个温暖的位置“孝敬”给了我,还不时关心地问上一句:“怎么样,超人,冷不冷?”
那帮“恶劣”的小鬼在高中时就给我冠上了那个“内裤外穿”的家伙的名字。我始终弄不明白自己和“超人”有哪一点共性,这是我多年来唯一那么耿耿于怀的一件不快事。
坐我身边的“蛋饼” ——原名单武文,是一个稍有家庭背景的男孩,人长得高大憨厚。凭着嘴边常常挂着的那看似傻傻的微笑,在武汉读大学后,也没几个月就已经骗到了一个同城富商的千金女。如今两人交往也快有一年半载,从表面看来像是不温不火地熬着一锅粥。但事实上那两人又彼此为对方做出了多少牺牲,放弃了多少机会。就蛋饼他自己说的,他为了他“妹妹”已经放弃了出国和选择其他专业机会。“如果她再对不起我,我就立马煽她两个嘴巴子,然后搭上出国的飞机再也不睬她了。”
“你真的会这样?”阿飞问他。
他摇摇头,“唉,我明天就要去看她了。说实话现在几天不见,就觉得有些牵挂。”
幸福的家伙。
“是啊,我也舍不得我女朋友。”和他有共同语言的是我们的“阿飞”。他长得并没有蛋饼高大,说实在话,他的身高甚至达不到现在青年人的平均水平,也就和我相差不了一两个米粒。但他的身型锻炼的非常好,二三头肌的鼓鼓囊囊经常为他引来不少异性的眼光。而且这家伙从来善于交际,不论外在打扮还是内在实力都不是盖的。阿飞绝非池中人物,他对我们说,这个学期他偷偷地参加了一次学校举行的卡拉OK的比赛。第四个登台,之后就再也没有一人超过他的得分,稳稳当当地为女朋友赢得了一台外语复读机。他说他们两个宿舍的舍友公认,他们是最幸福的一对。
但是阿飞也绝非没有烦恼,专业选择的不理想,想去当兵。当了兵不但能把原来的文凭变硬,还可以得到八万块钱的补助。“但是这当兵一去就是两年,像魔鬼一般没完没了的训练。这两年,她又该怎么办?她都跟我说了我今生今世非你不嫁。”
得,又是一对竟天地泣鬼神的恋人。
老黑其实一点也不黑,非但不黑,还是个白面书生。长得白白净净得像个唐僧,说起话来也和唐僧一样。不是罗索,是搞笑。老黑之所以被叫做老黑是因为他爸爸是县派出所的所长。自古以来,人们就说“警匪一家”,所以派出所所长的儿子,自然是黑白两道都得给面子的。不过那只是高中时代俗气的笑话,老黑要是真碰上了黑社会。恐怕到时也只有乞求自己那张嘴说得他们能够放下屠刀立地成佛。否则,他不下地狱又是谁下地狱?
“唉,工作难找啊,我从城北骑到城南,从东城蹬到西城,整天在那逛,也没什么单位录取。说实话我现在根本不管其他什么,只想找个地方做事。我们这专业没有两三年的工作经验,根本就没有前途。”
乳猪的专业也许我们之中最好的,学的是水利工程,在南京上学。
“我估计在南京容的下你的水管估计很少吧?”他摇摇头,说:“别看我长得胖,其实我才一百三。”
“不可能,我看你这次回来又长胖了不少。”
“那是因为南京我吃的好。”
“可是怎么会一百三呢?”
“哎呀,你们不懂了,他说的一百三是公斤。”老黑语出惊人。
“我倒。”乳猪叫道,然后给了老黑一毛栗子。“超人,我们都在外地,苏州不是变成了你的天下。怎么样,混得如何?”
“呵呵……就算你还在的时候,也不能动摇我的天下分毫,你们干脆就一直在边界摇旗呐喊好了。”不知不觉间,就对上了《银英传》里先寇布准将的那句话。我们笑了起来。“还行,上上课,写写推理小说。刚有一篇文章被一家报纸看中刊登了。”
“哦,这还叫还行啊,请客,请客。按老规矩,赚的第一笔钱应该请客。”
“所以今天叫你们出来。”
“哈哈……好。今天吃定超人了。”
“不过我有个条件。”
“什么?”
“你们每人讲个故事,给我些素材。不然吃了上顿没下顿,我入不敷出啊。”
“狡猾。原来今天叫我们出来是想骗写作灵感。行啊,告诉你可以。不过我也有条件。”
“什么条件?”
“你自己去推理结果。”
“你是说你们只说线索,让我自己去寻找答案,就像真的破案一样?”
“对啊,谁叫你是写推理小说的。我这正好有个离奇的命案,我‘妹妹’听了可是吓得直愣愣的。”
“呵,我恐怕你是居心不良,避重就轻。我们学校有几个男生就是,三更半夜带着女同学去看《午夜凶灵》,结果就……”乳猪说到这停了下来,因为他发现,坐对面一条藤椅上的女孩正盯着我们看。
那是一个化妆得非常秀气的女孩,为什么说是秀气。那是因为我看出她的化妆绝对是经过专业学习的,但是她人长得却并不高。小巧玲珑得就像是小桥流水人家里长大的小家碧玉。是的,一个典型的姑苏女孩,属于我喜欢的那类。而且告诉你们一个秘密,自从她进入这个稻乡村那一刻,我就已经开始观察了。她像是在等人,但决不是男朋友。


本文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上一篇:红发联盟——天鹅之诅咒(短篇)
下一篇:网维的侦探手记——纸牌(短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