网维的侦探手记——纸牌(短篇)

2020-05-23 16:56

三 纸牌

在他的意识没有丧失之前从纸牌中捡出黑桃六,故意把它撕成两半,拿起来一半,一半扔掉,然后才上路。可问题是这家伙为什么这样做?
——埃勒里·奎因

九月的一个周日上午,阳光从绿色的百叶窗格中透过来,射在我书房中那两排挤的满满的书架上。我漫无目的地在上面找了找,从中捡出一本名位《被害人心理探究》的书。一边呷了口茶,翻开一页,一边听着厨房里悦耳的锅碗瓢盆曲。我的眼睛虽然还直直地盯着那黑色的铅字,但思绪早已飘到了老婆大人正在准备的午饭上。
“叮咚,叮咚。”
门铃响了两声,我忙站起来,跑出去开门。
“唉,网维,你好啊。”
门口站着的是令我大吃一惊的张刑——张副局长。
“张局长,什么风把……”我客套了一半停住了,我发现他与平时比起不太对劲,不但脸色苍白,身体也在莫明其妙地打着颤,我瞥了瞥他掉了不少的头发,给他拿了副拖鞋。“张局长,快进来吧。”
“哦,谢谢。”他双眼无神,嘴唇也像条老狗似的微张着,不停地喘着气,“从昨天开始,我休假半个月。”
“那好啊,我看你这样子确实是累着了。”
“是啊,累得慌。”他说话起来也疲惫之极。
我觉得他一定有什么心事。
“阿维,谁来了?”泉从厨房走出来,看见如此模样的张刑,同样是大吃一惊。两人彼此打了个招呼,然后泉去泡了一壶“西湖龙井”。她给他倒上一杯,说:“张局长,你看上去精神不好啊。”
“啊,是。”他的目光扫了一下我刚翻的那本书,喃喃道,“《被害人心理探究》……”
“怎么了,张局长。你看上去不对劲,发生了什么事?”
“哦,江律师——”他叹了口气,说,“也许你们不相信,不过我不得不承认,我老了,对刑事案件已经心有余而力不足了。”
“哦?”我和泉又是一惊,彼此对视了一眼。
我不知他这次到底是遇到了什么疑难案件,竟然会感到心有余而力不足。我说:“张局长,又遇到了什么案子,我能帮忙的话一定……”
“谢谢。”他打断我,喝了一口浓浓的绿茶,说,“不过是一个发生在女生宿舍的命案。……”
“就是前天晚上发生在S大学生宿舍十八幢五○四室的那件案子。不是犯罪嫌疑人已经……”
“是啊,犯罪嫌疑人已经批准逮捕,她是我……外甥女。”
“啊——”我们俩异口同声地张开嘴,恍然大悟。
“你其实是被要求回避吧。”我问他。
“嗯。”他点点头,“不过我不相信我那个乖巧的侄女会杀人,唉,都怪她爸让她住校。”
“那么她自己承认了没有呢?”
“也没有。”
“那么就是说,你这个舅舅要为自己的外甥女调查案件啰。”
“呵呵……”张刑苦笑道,“允许吗?这一次可是我们局长亲口对我说去休假半个月的。”
“麻烦啊。不过张局长,即使要求你回避,你还是可以以辩护的身份去要求寻找证据的,不是吗?”
“是的,江律师。我今天来一个目的是想请你做我外甥女的辩护律师,行吗?虽然目前的情况对她相当不利。”
“哦,哪里不利了,有直接证据吗?”
“嗯,有死者在未死之前的留言。”
“哈……这下可真麻烦了。”泉叹了口气,继续问,“张局长,你外甥女的年纪是……”
“呵呵……,三周前刚过的十八周岁生日。”
泉她摸了摸嘴,没有说话。
“那么,张局长,那个死者真的在纸上写下了杀我的人是某某某,有没有可能是别人伪造的?”
“这个我也想过,如果那是真的写的字,还说不定找个别人栽赃嫁祸的理由,可是那不是写的话,而是一个简单的暗示。”
“哦,如何的暗示法?”
“死者的拳头里面紧紧地拽着半张黑桃六。”张刑说到这,顿了顿,
“我外甥女叫陆璐。”
“怎么写?”我问道,从笔架上拿起一支钢笔。
“陆地的陆,还有一个璐是玉字旁加个道路的路。”
“哦。那么之所以认为你外甥女是嫌犯是他们认为那张黑桃六的六暗示的是陆这个字?”
“嗯,而黑桃象征着死亡。所以死者手里的留言就代表者杀人着是陆璐。”江泉喃喃地接口,忽然想到了什么,说,“为什么六的涵义一定试指凶手性陆的,如果她是以花色为含意的话,那么也许凶手是姓陶。”
“嗯哼,好想法,泉。那么同样方片是指凶手姓方,草花指凶手姓曹、花或者姓金,同时还有姓红和黑的。张局长,单单一张牌所可以表达的含意有很多种,谁就能确定警察们所推想的就是死者所要表示的呢,这个推理是不确定的。”
“是的,你们说的没错,但是,对不起是我刚才忘了说明,那个女生和我外甥女一样是金融系的学生。我们知道,开发票的时候六字大写就是陆,而这对于一个金融系的学生来说是太容易想到的,简直可以说是一种条件反射。而一个临死的人,在死之前所要留下的内容一定是她脑中最先反应到的。”
一时间,我和泉想不出反驳的话,而且他说的也确实是事实。
“张局长,那么你真的一点能扳的地方也找不到?”
“江律师我觉得我老了啊。也许,我把我知道的告诉你们,你能帮我找到些辩护的材料,我实在有些力不从心。”
“别急,张局长。我们吃完午饭再谈这件案子,你现在精神不好,我想你需要先休息一下的好。”
“这个……”他犹豫了一下,点点头,“如果你们也帮不了这孩子,我想这就没办法了。”

我一向青睐于美食的特殊功效,因为我知道任何困难的时候,尤其是遇到智力难题时,只要吃一顿美味大餐,一定可以立刻为你的大脑提供足够的营养,使你迅速的反败为胜。我历来就把胃当成人的第二个大脑,而且我知道这对所有人也合适。果然张刑再吃完泉的佳肴后,精神比之前好了很多,他逻辑清楚,语气连贯地向我们讲述起他外甥女的案子。
“被害人史小闵是S大学金融系的学生,住女生宿舍十八幢五○四室,和我的外甥女陆璐是同宿。同宿的另外两人其中一个叫伍玲英,和我外甥女都是文学系的,另一个蒙古族人巴莎纳拉,是金融系。法医推定案发时间是星期五晚上八点至八点半之间,因为那天是周末,所以学生们除了晚自修外,其他人不是回家,就是出去玩了,也就是说案发时没有其他人看见或者听见什么?”
“那么那个时候看宿舍的门卫看见谁进出了吗?”
“嗯,江律师你读过大学的话应该知道,在严密的女生宿舍也有秘密进出的通道。”
泉眨巴眨巴眼睛,说:“这么说就是没有看到了,那么是谁发现的尸体呢?”
“是同宿的巴莎纳拉。”张刑回答说,“她晚自修回来发现的。”
“嗯,她一直在晚自修吗?”我脑中突然闪过一丝灵感。
“是的,隔壁五○八室的齐珺珺可以为她提供不在场证明,说她七点半之后就在自修,而且在班里面其他人也证明巴莎纳拉她从七点半开始一直在班级里面。”
“还有个齐珺珺?她也是金融系的?”
“是的,同是金融系的。”
“这巧了?”
“怎么了?”
“没什么,只是在她们的名字中发现了巧合。继续说,张局长,你们是何时到的现场。”
“九点半,当时保安已经封锁了房间,所以现场基本没有被破坏。”
“但还是有地方被破坏了,是哪里?”
“房门。调查时巴莎纳拉说,她回去时房门是锁好的,是她用钥匙打开的房门。”
“这么说,凶手只能是同宿舍的人啦?”泉问道,然后自己答了起来,“不对,如果别人拿了她的钥匙也一样。”
“不不,江律师。她的钥匙就在她衣服里。而且钥匙上的指纹,据调查也只有她一个人的。”
“这就是说,凶手必定是剩下的三人了。如果巴莎纳拉的不在场证明不是伪造的,那么就只剩下两个人了。那么那个伍玲英呢。调查了没有?”
“调查了,她当天下午上完两节课后就回W市的家里去了,是当晚八点半到的家。”
“那么你外甥女那天晚上在做什么呢?”
“她吃完晚饭出去玩了。”
“没有证人?”
“没有啊……你说这是不是非常讨厌的事,她说她去逛街的,不过是一个人,根本无法证明。”
“哈……”我叹了口气,问,“所以说你外甥女的嫌疑是最大的,但是她有杀人动机的?”
“我想是的,史小闵这个人是那种不良女生,和同宿者之间的关系很紧张。”
“偷东西?”
“还不止,据说经常乱拆她们的信件,然后掌握了她们的隐私后进行敲诈她宿舍的每一个人都恨她。她在学校里面没有朋友,甚至连老师对出了这事也没有什么特别的反应。”
“但是,杀人毕竟是杀人啊。”
“嗯。”张刑点了下头,“江律师,从死者敲诈这方面能否为小璐辩一辩,只要不死,就……”
“张局长,先别想地那么悲哀,阿维他似乎有迷惑不解的地方呢?”
“是的,张局长,你没有把现场状况告诉我,现场状况。”
“哦,现场嘛……死者倒在地板上,头曾经撞到过桌子的角上,血琳琳的很是恐怖,她的尸体僵硬着,左手紧紧地拽着那半张扑克,右手似乎是要往书桌的方向爬的样子,另外还有半张黑桃六掉在了书桌低下。”
“那么书桌上有扑克?”
“正是。还是一副新的,刚拆开。”
“那么宿舍的其他地方是不是没有纸笔一类可以留言的物品。”
“不错。她们宿舍的关系不好,彼此之间的东西都锁着。”
“连电话也没有吗?”
“电话……电话在门口,对了她为什么不用电话留言呢。”
“恐怕是怕不会被警察看到。”
“那么,这不是说她明白凶手会回到宿舍里发现她的留言吗?可是她依旧留了言。”
“是啊,不明白。”张刑摇摇头,发现我眼神中闪烁的光芒,不由一喜,“网维,你是不是发现什么特别之处了。”
“嗯哼,我想求证两件事,如果这两个假设得到证实,那么我可以告诉你我找到真相了。”
“哦,你是说小璐不是凶手?”
“现在还不能肯定,但是只要得证就可以了。”
“快说是哪两个?”
“第一,死者是不是近视眼?”
“咦,这个……你怎么想的,不过我告诉你她是。在她的眼睛里发现了一片隐形眼镜,另一片在地板上。”
“很好。”我微笑起来,继续问,“那么那个齐珺珺,你们有没有调查她的不在场证明呢?”
“她……”张刑一惊,猛然站起来,问道,“难道你认为她是凶手?”
“你先别急,你说你们有没有调查过她的不在场证明?”
“我这就叫他们去查。”张刑激动地掏出手记,正要打,不想它却自己响了。
“喂喂……是谁?”
“喂,队长吗?刚刚齐珺珺在巴莎纳拉的陪同下来学校自首了,她说是她杀死的史小闵与小璐没关系。局长让你马上回来,取消休假,有新任务。……”
张刑合上手记,笑得合不拢了嘴:“哈哈哈,网维啊,你又对了,你真是了不起。哈哈……我先回局里办案去,至于你怎么解开的迷雾,我下一次休假再来听。”
他那雄赳赳气昂昂走出去的样子,和一条一流的德国黑贝甚是相象。

“阿维,你是怎么想到凶手是齐珺珺的?”泉重新为我泡了壶茶,坐在我身边问我。
“呵呵……很简单啊,半张黑桃六。如果史小闵真的是指正陆璐是凶手,为什么要把它撕开呢?只要搞清楚她为什么要撕开,也就明白了她临死前的所想。首先她没有在电话上留言,这说明她害怕电话上的留言会被人掩盖,因为那部电话靠近门边。这样我得出两个结论,那就是说凶手不会是巴莎纳拉,因为史小闵知道她是宿舍里的人,晚自修后回来,那么发现自己尸体的一定是她,所以自己的留言会被抹掉,那么她就没有必要留言了。”
“就像古畑里面的一样。”
“对对,但是她撕掉那张牌的理由并非如此,而且它不是黑桃八。那么我得出的结论是她知道凶手之后一定会回到现场,但凶手不是宿舍的人,她不是第一个发现尸体的人,也就是说史小闵知道凶手没有机会毁掉自己在宿舍里的留言但会在混乱时毁掉门口电话上的留言。”
“就是说凶手是其他宿舍的人。”
“正是这样,那么这个人是谁呢?我回想到巴莎纳拉特别强调门是锁的,但事实却不是这样,也就是说她说了谎,为什么?显然是她也知道凶手是谁,并且要保护她。但是她不是共犯,也不是之前就知道的,而是在案发之后。因为如果她是共犯,同样史小闵不会留言,其次她的不在场证明完美,这不是从齐珺珺的证词中得出的结论,而是从其他人口中。既然巴莎纳拉不是共犯,而她有马上知道凶手是谁,要保护她,那么我得出结论这个人应该就是和她在一起的齐珺珺。之后我们再回到之前那半张黑桃六上,因为史小闵是近视眼,况且被袭击的部位是头部,那就是说她在临死之前的神志虽然清楚,但是视力一定是模模糊糊的。她从牌中抽出一张黑桃七,泉,她想要抽的是黑桃七而不是黑桃六,七是齐的谐音,但是因为这两张牌的花色十分接近,而又叠在一起,因此她抽错了。于是她迫不及待的撕开它,要再换一张牌,可是这时已经来不及了,她的生命到了尽头。所以她才会临死时拽着半张黑桃六,那另外半张显然是她撕破扔掉的。”

三天后我得到了张刑的电话,他告诉我最后这个齐珺珺也不是故意杀人而是自卫。原来那天在她去晚自修时,被史小闵碰到,就向她敲诈,齐珺珺不同意,于是两人在宿舍里争执起来。史小闵借着自己力大跑过来抢搜她的身,并且掐她的喉咙。结果齐珺珺一时兴起,奋力把她一推,就这样把她撞到了书桌的角上。接着齐珺珺赶忙逃出了史小闵的宿舍,然后去了自修室,因为一开始没想到史小闵会死,所以之后突然发现死尸,巴莎纳拉就在钥匙这件事上撒了谎,本来她以为这样就可以干扰破案。不想因为死者手里的半张扑克,使得陆璐蒙冤,于是两个女孩就来自首了。

(完)
上一篇:蛙声一片——开场白
下一篇:美人鱼的诅咒(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