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人鱼的诅咒(5)

2020-05-23 17:34

第五章 七月十日,人鱼岛

“罗修,怎么样,有没有人动过现场?”
“我来了之后没有,之前很难说。”
“那么谁发现的尸体?”
“他们。”
罗修指指站在他身边的校友们,还有一个旅馆的女服务生。
“哦,明白了。”
马亚男点点头,转身悄悄问白小水道,
“现在恐怕我们不能在彼此隐藏我们的身份了,小水。我需要你的帮助。”
“需要我做什么?”
“先让我完全的信任你,然后帮我在饭店里,看着这些人。”
“明白了。”
白小水苦笑一下,说,
“我坦白的自己的身份,不过我也不敢肯定你就能相信我。”
“好吧,我敢肯定你在心里面也并非完全信得过我。”
“好像是这样,真的发生了凶案,谁也不能相信。”
她又点点头,说,
“我叫江泉,是江苏省S市白水律师事务所的。我的身份证在楼上,如果要核对,你可以打电话找S市公安局副局长张刑。”
“张刑吗?那个男人在警界是有口皆碑的人。好了,谢谢你的开诚布公,小水,不,应该是江律师。”

马亚男和江泉低声耳语了一阵后,挤进了圈子里,她抬手挥了挥,示意大家注意自己,然后从衬衣口袋里掏出了一本警证。
“各位注意了,我是警察。”
所有人都注视着她看,眼睛里显出不信而又万幸的眼神,似乎是一艘迷途在海洋的轮船突然看到了灯塔似的。
“我很难过这里,这里发生了命案,虽然现在我还不能肯定死者的死亡原因,但是相信这很快就能明了。我希望在这的各位能够和我们的朋友江律师一起回到饭店大厅呆着,等我和罗修初步检查完毕现场后和验尸后来向你们问一些问题。我很抱歉今晚,大家可能无法睡觉,但是我想,在这恶劣的天气和事故下,谁也不可能睡好。”
“马警官,白小水她真是律师?”
“当然,道尔先生他说得没错,她确实是白水律师事务所的著名律师。雪夜叉,不,我是说毛光解,希望你也能帮着安慰一下你的伙伴。这里有我和罗修两人就够了。”
马亚男说完,又追问了一句,
“还有你是服务生吧?”
“嗯。”
那个女孩子不过和罗修他们仿佛大小,此时红着眼,走过来。
“叫你们老板起床,马上打电话找这岛上的医生,联系派出所。”
“我知道了。”
“好姑娘,你的名字是?”
“周秀兰。”

“马姐,没想到吧,难得的度假泡汤了。”
“哼,别废话,还有事情要做。”
罗修咋咋舌,脸迅速回复到以往的紧绷绷,走上几步,说:
“我已经初步查过了。除了尸体本身的奇怪外,还有两个不同寻常的地方。”
“哪两处?”
“一,案发现场没有足迹,包括死者的足迹;二,现场没有死者的衣服,连碎布也没有一片。”
“明白了。”
马亚男蹲下身,仔细看她的颈脖子。
“可以确定为谋杀吗?”
“我没有异议,至少现在如此。”
罗修又走上几步,说,
“十五号台风就要到这了,你是要等人来了以后再勘测现场,还是我们自己干?”
“我恐怕……”
马亚男抬起头,隔着人鱼饭店望了一眼东南面的天空,那边的呼呼的风声已经可以听得一两声。
“时间肯定来不及了,而且我估计他们也赶不过来了,镇上到这坐车也要两小时。罗修,你去饭店拿一下相机,再问老板要些手套、保鲜袋、卷尺……对了,如果有的话把粉笔或者石灰粉也拿来。”
“我懂。”

“怎么了,到底怎么回事?”
人鱼饭店的古田禹显然也是刚刚从床上被拽起来的样子,睡眼朦胧、跌跌撞撞地走下楼,衬衣的扣子也匆匆忙忙地乱扣着。
“发生了一桩事故,古老板。”
“什么事故?”
“一位女游客死了。”
江泉一边说一边观察他的脸色,只见这位年逾五十、身宽体广的中年人脸色一瞬间变得惨白,
“一个顾客死了?”
他的脸色又转成通红,
“怎么死的?”
“这需要医生来检查。刚才我们已经打电话到了镇上的医院和派出所,相信一会儿他们到了马上就有结果。”
“那么我能做什么呢?”
江泉的话似乎起作用了。
“给我们一切你所能做到的协助。”
罗修跑进来,说了句石破天惊的话,
“已经初步确定为马上,马警官等不及派出所的来了,需要马上检查现场。”
“啊!……谋杀?!!”
古田禹脚一软,跌倒在沙发上。
“老板,马警官要保鲜袋、手套和卷尺,有的话还需要粉笔或者石灰粉。”
罗修看着他,眼睛闪出迫不及待的光。
“明白了,小周,马上去拿来。”
“谢谢。”
罗修客气一声,跑上楼去。

电话铃响了三下,带来了一个不好的消息。
“怎么了,白……我说江律师?”
“镇长来了电话,说十五号台风前部已经登陆了岛南岸,警察和医生来不了了。”
“什么?”
“古老板,镇长要跟你说话。”
“哦,哦。”
古田禹蹒跚地走向电话,忽然想起了什么,转过身来说,
“对了,去三楼菊花厅找一位包溢青先生,他是中国科学院生命研究所的博士,相信会对你们有帮助。记得要大声地叫他,他这个人吃了安眠药睡觉的。”

“怎么样包博士,情况如何?”
“嗯,从尸体的检验来看是机械性窒息,不过死亡时间不能准确确定。”
“为什么?”
“尸体在死后一直浸泡在海水中,海水的浸泡和海浪地冲击都对确定准确时间带来困难。”
“可是包博士,我记得我们发现尸体时,她只是下半身浸泡在海水中啊。”
“不,马警官,你忘了涨潮,四个小时以前,海水还比你们发现尸体时高得多。”
“那么你认为死亡的时间是……”
“我手头没有先进的仪器进行更进一步地检查,不过从尸僵的情况来看,死者应该死于在此之前的四至五个小时之间。”
“现在是七月十日凌晨一点,那么就是说……”
“她死于昨晚上八点到九点之间。”
马亚男和罗修同时得出了结论。
“开玩笑,如果是那时候,就是她七点半吃完晚饭后不久的事。包博士,她的胃里面发现了什么?”
“没什么东西,好像她根本就没吃过什么。”
“是的,江律师。我记得她晚饭时基本上只喝了几口汤。”
“这个白痴女人。”
马亚男骂道,
“难道就不会吃点什么嘛。”
“马警官,看来死亡时间确实应该定为那个时候了。”
“别丧气,马姐。至少有一点你应该觉得庆幸,我们要调查的范围大大缩小了。”
“你是说……”
马亚男恍然道,
“至少我们都不可能。”
“不错,即使是古怪的道尔先生,今晚上也是九点三刻以后离开的。”
“嗯,你这么一说,我倒想起来了,他这个人到现在还没露面呢。”
“要找他吗?”
“我看待会儿吧,我们先调查那几个,毕竟蒋懿是和他们一起来的。”
“我同意。”
江泉点点头,右手伸进了口袋,
“对了,包博士,你是什么时候来岛上的,有几天了吗?”
“我嘛,不是啊,前天来的。”
“前天,你是说八号?”
“嗯,八天早上第一班,我来时饭店还没开门呢。”
“那我们昨天怎么没见你呢?”
“我么……昨天在镇上住了一宿。我常常来这岛考察,和古老板、倪镇长他们都是很好的朋友。”
“那么你昨天是何时到饭店的?”
“昨晚上九点半,是和古老板一起来的,他昨天回镇上专程去接我。”
“我明白了。从镇上开车到饭店要两个小时吧。”
“开得快的话,一个半小时多一点。”
“那么就是说案发时,你和古老板都在来这的路上?”
包溢青一愣,面无血色地盯着罗修,反应过来道,
“你是在怀疑我们?”
“不,仅仅是调查不在场证明。”
“调查不在场证明,那么如果我们没有证明,是不是就说我们是杀人凶手呢?”
“不,包博士,你别激动,罗修他只是按步骤调查而已。”
江泉见他激动起来,赶忙跑来打圆场。
“不激动,可能吗。我是个科学家,是个知识分子,可是他竟然要侮蔑我是杀人凶手!”
“不,不。包博士,罗修不是要侮蔑你,他紧紧是调查。”
“哼,我告诉你们,即使你们调查到某人没有不在场证明,他也不肯能是凶手。”
“哦,为什么?”
“为什么?因为我知道凶手是什么。”
“什么,你知道?”
马亚男和江泉异口同声地尖叫起来,这一次连罗修也推了推眼镜。
“你们看这个。”
包博士拿出一条长长的纸,指着上面的黑色印记说,
“这是我从死者的脖子上取下的凶手虎口特征。”
“哦,怎么样?”
“你们看,假如我们把左面的印记看作左手,右面的印记看作右手……”
他指着从纸中部向左右两面分开的两条乌黑色印记,解释说,
“那么这两条就是,左右手卡住死者脖子时的用力面,也就是说是这分别是凶手的左右拇指和食指张开的样子。”
“嗯,那有如何?”
“如何?”
包博士瞪了一眼马亚男,接着解释,
“可是你看这上面还有一层淡淡的印记,也是从拇指开始连接到食指,不过与下面这道印记比起来不同的是,它向内呈圆弧型,而且没有力量,只是随着食指拇指的用力而在死者的脖子上留下的痕迹。”
“那么有什么含意吗?”
“你们还不懂吗?”
“不懂。”
“真是的。这就是说杀人凶手的食指和拇指之间有一层东西连着。”
“啊。”
江泉第一个明白了包博士的意思,
“你是说凶手的手指之间长有蹼?”
“不错就是这个意思,凶手不是人类,凶手是美人鱼。”

(未完待续)
上一篇:网维的侦探手记——纸牌(短篇)
下一篇:该隐号疑云(8)修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