呯!门撞开了。 门口里站着两个清秀的男人,秦

2020-01-07 06:28

门怎么撞开

呯!门撞开了。

门口里站着两个清秀的男人,秦晓妃找到机会,摆脱掉火哥,立马粘着龙君博 “请你救救我。

”她哀求着,同时,体内的炙烤开始慢慢地侵蚀着她的每一滴血。

“该死!你们居然在此祸害少女。

”不,应该是女人。

龙君博总算明白了昨晚秦晓妃为什么把他给绑了。

“你是谁?这里轮不到你说话。

”火哥傲视了一眼龙君博。

“堂堂蓝城的君少都轮不到说话,难道火哥你可以?”罗进杰看了一眼他们几个,生气地踹了一脚火哥。

几个大男人,居然欺负一个女人,太过分了。

君少? “哎呀!”火哥的裤裆又被踢了一脚,听到龙少这两个字的时候,心慌了一下。

“就算是君少,那这女人也是归我管,君少,对不起了,她欠了我们一百万,今天就是向她讨债的。

”火哥强忍着疼痛,站直了腰杆,微微低头的说。

虽然龙君博在蓝城无人不知晓,但看到他真人的,还是第一次,看到他威严高贵又天生俱有领袖气质的火哥,不敢直接得罪他。

“热!”秦晓妃没等龙君博是否愿意,一个劲的往他身上蹭。

炙烤的感觉,让她失去了自我,她手慌乱的扯开龙君博的扣子。

“进杰,你处理一下这个事情。

”龙君博被她碰到的时候,荷尔蒙很快上升。

他将秦晓妃来了一个公主抱,憋看了一眼火哥等人,冷冰冰的眼神里,像挟着一团另人窒息的感觉。

“君少,请放心,我明白了。

”罗进杰挨着门,示意火哥他们快点离开。

火哥想喊话:我的账怎么办? 可是这句话,始终卡在他的喉咙里没有说出来。

“一百万是吧?既然君少点了头,这一百万我们付,还有,要是以后再搞刚才的未来少夫人,你们可想而知后果了吧。

”罗进杰出了门之后,开了一张支票,扔给了火哥并以警告。

“热,你是不是冰箱?”秦晓妃的意识有些模糊不清了,她的手扣紧了龙君博的脖子。

炙烤般的热,隔着衣服,龙君博都能感受到了。

他抱着秦晓妃想到洗手间里冲冲冷水帮她解温,没想到… “秦晓妃,请你拿开你的手。

”龙君博的上身衣服被拔的掉了一大半,结实的肌肉线条更加完美的演绎着他的魅力,却被她惹得欲火焚身的感觉。

秦晓妃已经控制不了自己了,她抱着龙君博的脸,狂吻不放,想与他融为一体的冲劲,死死地粘着他不放。

直到喘息不过来的时候,秦晓妃才放开了他。

“女人,你这是焚火自受。

”龙君博把她放倒床上,看着她的脸已经红到透不过气的样子。

“我受不了了,求你,求你帮帮我。

”秦晓妃自解衣带,一览无余的呈现出来。

听到她的声音甜美圆润,又像是在勾魂摄魄的样子,龙君博狠狠地要了她。

一个小时后,两人累的昏昏睡了过去。

直到… “晓妃,快来救救爸爸,晓妃,晓妃…”梦中传来了秦亦明的求救声。

“爸,别走,晓妃马上来救您,求求您,别扔下我不管。

”秦晓妃对着梦中的秦亦明说。

“晓妃…” “爸。

”秦晓妃从梦中惊醒。

这个时候,龙君博包着浴巾坐在了她的旁边。

听到从她的梦话中惊醒,眉头紧锁住了。

这女人,连做梦都那么可爱。

他不禁意的笑了笑。

“你…你是谁?”秦晓妃看到他的时候,眼睛都快掉下来了。

“你说呢?”龙君博凑近在她的耳朵侧。

“我说…说…”秦晓妃吞吞吐吐地说不出来了,因为她的脑海里,尽是两个人欢愉的画面。

她羞羞地低下头,看了一下胸前。

“怎么又睡了男人?天呀!秦晓妃,你两天内睡了两个男人,这也太乱了吧?呜呜…”她双手在脑袋上乱抓,凌乱的头发使她变得更加迷人的样子。

当她在脑海里不停地想着这件令她觉得此生最冲动,最荒谬的事情时,龙君博已经换好了衣服。

“怎么?这么快就断片了?”龙君博轻轻地捏了一下她的鼻子说。

这女人,可爱的不要不要的。

他的嘴角又偷偷的上扬了一下。

她的每一句话,每一个举动都深深地吸引着他,还有她那甜甜的而生涩的吻,都已烙印在了他的脑海中。

秦晓妃紧张的晃了晃脑袋瓜,只感满脸发烫,低着头不说话。

“你的衣服不能再穿了,这里已经给你准备好了另外一件。

”龙君博把准备好的衣服放到她的面前。

秦晓妃钻进了被子里,把衣服换好。

她的电话在此时响起,显示着医院的来电。

心咯噔一下! “好的,院长,我马上到,马上到。

”或许是电话打来,使秦晓妃放松了不少。

她收拾了一下下,身上已没有多余的钱打的回去,只好伸出手向龙君博问打车的钱。

“嗨!请你借我30块打车好吗?”秦晓妃涨着红脸,把手掌摊开呈在他的面前。

“第一,我不叫嗨,第二,从现在开始你只能喊我的名字:君博。

这是你专属的称呼,别人只能喊龙少。

” “这有什么区别?还不是称呼一个。

” “当然有,因为让你单呼一个名字的人,是心里已经有了一个你。

” “……” “去哪?我送你。

” “医院。

” 秦晓妃坐在车上一直不敢说话,她怎么也没有想到睡过的男人是同一个,突然感到难受的要死。

这女人,还在想着睡过谁?哼… 龙君博不禁失笑了一下,而这个浅浅的笑容竟落入罗进杰的眼里。

好久没见过boos笑过了,看来这女孩真的让君少动心了。

罗进杰心里很欣慰他的Boos居然开了窍。

“那个,我没钱给你,等我处理好我爸的事情,我再把昨晚的钱付给你。

”炙烤的感觉,又再次出现在秦晓妃的脸上。

这女人,真逗。

龙君博逼近了她,两人的成了零距离接触,鼻息透着些许的温热,却让秦晓妃紧张的往后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