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您当前的位置:主页 > 短篇小说 >

小冤家

时间:2020-08-09 19:33  作者:小石头
人的感情世界总是很奇怪,让人始终不明白这是为什么?都说不打不相识,可是吵架也能吵出感情来,算是别样的感情经历了吧。
军某,男,十九岁,今年大一。个不高,戴副黑色眼镜,一笑就会两颗暴牙,让人感觉很好笑。从他嘴里蹦出的四永远都会变成是奶会变成来,四川人大部分都念不清l与n,si与shi,这似乎是他们这个省份人的通病吧,他也不例外。贵州和我们云南的曲靖也存在这种情况,只是没有四川那么普遍,明显。九年前,因为他父母到我们那个小县城里做生意(说是县城,其实就是镇上),所以他也转学到我所在学校班级里上学。
开学第一天,大家都按照原来位置坐在教室里。还没上课,班里很吵,同学们都上窜下跳的,我老老实实坐在那里不动。上课铃响了,老师来了,教室又恢复了往日的平静。老师好,同学们好大家起立又坐下。接着就开始发新书了,突然教室外来了个小孩,老师领着他进来,把他介绍给我们认识。老师说:以后要好好照顾新同学,和睦共处不知道他有没有做自我介绍,反正我是记不得了,老师把他安排到了我后面的那桌上。他背着书包,从讲台走到课桌前,一个不注意他被我绊倒趴在地上,惹得大伙哄堂大笑。其实我不是故意的,我只顾翻新书,没注意到它的存在,没感觉到他的到来。就是因为这件事让他对我恨之入骨吧,我现在也没明白究竟是为什么。
六年级的时候,班里人数太多教室里塞不下了,老师通过抽签的方式把我们分班了。也许是有缘分吧,他被再次和我分到一个班级里。虽然以前是一个班的,但是从来没有打过交道。现在不一样了,人少了,他成绩和我旗鼓相当,是重要的竞争对手,我开始注意他。也许是我把他绊倒的事情让他耿耿于怀,怀恨在心,视我为死敌,此后我和他展开了六年的大战。
一次,老师评讲作文,把我写得文章当范文念了,并且夸我写得好。军某对老师说:报告(我们这个老师很特别,好像是在部队里当过兵,教我们提问回答都是报告,回答完毕之类的),她是抄袭的,就凭她那样能写出什么好文章呢?老师笑着说:你说她抄袭,那请你告诉我,在哪里抄的,你也抄来一篇一模一样的?军某哑口无言,底气不足。我在背地里,偷偷笑了。他瞪了我一眼,并小声说道:笑什么笑,没见过帅哥啊?
不是我攻击他,我认为他这个人天生反骨,好与人作对,见不得我好,不单是针对我。他居然敢与本班老师为敌,唱反调。语文老师刘,每次响过上课铃之后喊上课,他会对应来一句下课。老师为此还多次批评教育,仍不见成效,最后请家长旁听,自己被罚在墙脚站十分钟,可是死性不改,冥顽不化。
每次老师叫我回答问题,我回答不出来他都暗自窃喜。:老师我来回答他故意整我,弄得我心里很不痛快。要是我回答上来了,他就会不服气。在我将要坐凳子的上一秒,把凳子往后挪,害我老坐地上,被同学笑话,没面子还尴尬。
我家家境不好,穿的衣服都是别人送的。一天妈妈给我买了新衣服很高兴,蹦着跳着去上学,别提多高兴了。那时候的孩子哪里像现在孩子呀,要风得风,要雨得雨的,爸妈能给我买一件新衣裳,对我来说都是一件很幸福的事。他看见我穿了新衣服,走过来欺负我。哎哟,刚买的新衣服啊,好难看,还那么便宜,要不要我叫我妈送你一件。我保证我家卖的衣服,比你身上穿得漂亮得多,他不屑地说。我平常话就不多,被他这么一说,更气得说不出话来了。脸特别红,差点就哭了。哈哈,生气了,有本事来追我呀一见我不说话,他更得寸进尺了。我彻底被惹怒了,抄起扫帚就要打他,可是老追不上。他是男孩子,跑得快也正常,谁叫咱是女孩子呢。
一次考试,他怕我考过他。在做试卷的时候,居然夺走了我的笔,不让我答题。军某了解我胆子小,断定我不敢告诉老师。我见笔被抢了,答不上题,看着时间一分一秒过去,只能坐那干着急,他还时不时冲我笑笑。老师好像是察觉出了我的异样,朝我走过来,站在我跟前。我小声地说了句:老师,他抢我的笔。老师说:大点声,这位同学,我没听清楚刚才你说的什么。老师我的笔被他抢走了,我手指着军某回答。军某赶紧把笔从口袋里拿出来给了老师,老师把从军某手里拿过来的笔还给了我。我继续答题,然后只听见老师对他说:好学生,好学生,不仅要学习好,品德也要好,这才是古人说的德才兼备。如果品行不好,学习成绩再怎么好,别人都不会真正喜欢你。他低下了头,考完试后,我没多想就回家吃饭了。由于离家有一段距离,我把书包放学校书箱里,没背着回家。
谁能想到他,他报复我,趁回家的空,把我书包扔进垃圾桶里。到学校找不到书包,我心里很焦急。听到一个同学说:谁的书包啊在垃圾桶里,好怪哦,一个好好的书包怎么会被扔这里?不会是我的吧,心里暗暗想,赶紧跑那里一看,果然是我的。我气急败坏地找到他,朝他吼:我惹你了吗,为什么要把我书包扔桶里?你凭什么说是我干的,他说。我回答:除了你,就没有人会对我下狠手,这事就只有你能干出来。他说:你以为你很受欢迎是吧,我告诉你,烦你,讨厌你的人多了去了,不是只有我一个。就算是我做的,你能怎么着吧?我自知打也打不过他,说也说不过他,就只好自认倒霉。嘴上说:算了,不和四川耗子一般见识(写到这我把四川人说成四川耗子,看到的四川朋友别骂我,我只说他)。
与我要好的同学,知道他又欺负我了,没跟我说,偷偷地替我出气去了。在军某书上写了好多诸如猪头之类侮辱性的话语。他翻书的时候看到了,眼睛红得很,像一只疯狗到处乱咬人,后来还到老师那里把我告了一状。老师明察秋毫,自然一看字迹就清楚是谁做的,却没明说。老师对他说:你人缘不好,劝你还是与同学好好和睦相处吧。私下里,老师找到那两个同学谈了一番,没深究,只是让他俩反省。
小学就这么毕业了,由于某种原因,我没能到县一中上初中,心里极不平衡。却有一个意外,军某也和我同样的遭遇,居然和我上同一所学校。
初一换了新环境,不适应,不善于言辞,几乎没什么朋友,给我创造了很好的条件,开始埋头苦读,经常出入新华书店。在年级里经常比和他比成绩,数学比我强,我英语稍逊他一筹,语文不分上下。
我们每次见面,他都会主动和我吵架。他说:你个笨蛋,蠢货,智商怎么那么低啊,我鄙视你。他总是那么自大,他那么说我,我已经习惯了。只是后面加了一句,你们这里的都像你那么憨。我习惯性的回答:你个自大狂,不要以为你有钱就可以随便践踏别人的尊严。他侮辱我已经是家常便饭,我可以接受,但是侮辱我们一个县里的人,我特生气。我加了一句,要是我们这的人智商高,怎么回去买你家那堆垃圾,记住了顾客是上帝,我们是你的衣食父母,没有镇上的人买你家东西,看你怎么得瑟。他知道说过头了,自己夹着尾巴灰溜溜的走了。
初二,因为他自大,人缘不好,同班同学看他不顺眼老揍他。迫于无奈,转学回到了四川老家。好久没见他,我向同学打听才知道,他走了。那段日子,失落极了,安于现状,得过且过,不思进取,学习没有了动力,没有对学习的热情,因为他在的时候总是和我比成绩,我自然不甘落后了。因为成绩下降,老班找我谈了几次话。最严重是被扔进年级室喝茶,批斗,做客。
初三,他又回来了,没有以前那么嚣张狂妄,为人平和了少许。好景不长,他又开始和我斗嘴,吵架,在颁奖典礼上都能小声地吵。一个年级传得沸沸扬扬的,班里同学私下议论我,弄得我怪不好意思的,很丢脸。快中考了,一头扎进书堆里,什么也不想,达到了真正废寝忘食的状态。(早上五点半起床,六点看书。因为班里钥匙归我管,所以进教室看书很方便,起得早也打扰不到别人。每星期买一箱纯牛奶做早饭,中午不吃饭,晚上两块五的快餐或者一块钱一袋的泡面。说真的挺佩服那时的我,现在做不到了)。中考成绩下来了,数学物理发挥失常,但按这个成绩进市重点上高中也绰绰有余了。
哥哥说到那里上学都一样,只要你肯努力,况且离家太远了。(哥哥好多同学都去那里读了几天,因为想家就回来了)。在城里上学很近,每个星期都可以回家一趟,要是骑自行车的话,每天的可以回家吃饭。如果去市里的话,路费就不说了,要有什么事也不能及时回家,太不方便了。报志愿的时候如果报了那所学校,转学的时候都得跑市里办手续,权衡再三,无奈我就只报了县里的高中,毫无悬念地接到了录取通知书,我一点也没感觉意外,因为我知道自己的水平远在这之上。
高一,缘又让我们聚到一起。他对我的态度发生了一百八十度大转弯。见了我总是面带微笑,可能是中考比我差五十分,让他感觉我们不是一个水平上的人,形成了落差。又或是他懂事了,反正我不得而知。
一个下雨天,下课了,我还在班里写作业。他因为没带伞,没办法回家,到处瞎逛,溜到我们班的教室门口。见我在,走了过来。他对我说:Xx很用功哦,你的伞借我用下,我伞落家里了,等下午上课给你送过来。其实我想借给他,只是我的伞又破又旧,我怕他嫌弃。又像以前那么奚落,嘲笑我,最后还是没借给他。
高一,因为妈妈想为家里省点钱,写了免除学杂费的申请书,递了上去。学费虽然是免了,可是我太过的自尊让我感觉不舒服(其实家里有这个能力交学费的,我不明白妈妈为什么要这样做,只是为了那几百块钱吗,值得这么做吗?)。总感觉同学嘲笑我,看不起我,心里产生了弃学的念头,这些我只藏在心里,没和谁提起,妈妈也不知道。后来班里买班服,我觉得太贵接受不了,家里本来就不宽裕,买那么贵的衣服,穿身上真奢侈。一大群同学说:装穷,装可怜,要是没钱,你能坐在这里上学吗?本来我对这个学校印象不好,因为说好招两个班的,居然找了四个班,成绩一般的都进去了,而我。。。。。。心里极度不平衡,小学的时候就把我踢了,现在又被这帮家伙这么。。。。。。我依然很认真学习,不过我暗下决心不上学了。同学的这件事让我加速了离开的决心。加之妈妈说:就算不让哥哥上大学,也要把我供出去。我觉得对哥哥不公平,我自己不想在那里学了,不能让哥哥为我失学。
春节放假答应老师一个不少的回学堂,不知道有没有其他同学失约,反正我失约了。临开学的前一天,看见村里同学去学校,心又开始动摇了,为了不让我回到学校,我决定在即将开学的二十四小时,对自己痛下狠手,背起行囊离开。到了昆明,我不接电话,因为老师肯定会往家里,打电话的。坐上了去苏州的火车,几个月后又去了杭州。后来妈妈说老师往家里打电话了,心里还是有点不舍,可是事已至此我不会回头了。
现在我偶尔还会想起那个同学,我想问他为什么老是找碴?虽然吵吵闹闹,但是你却在我心里留下深深的一笔,我会记得你的,别样的感情。如果有机会再见,我们和平相处吧,好不好?

文 / 文馨
精选推荐
本月热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