命运的身份

2020-05-23 13:28

楚小雨应该是一个幸福快乐的女孩,大学毕业学的是经济管理,而且父亲是市长,只是母亲让她没有办法说出口,母亲是一个贤惠漂亮的女人,在小雨十六岁成人那年,因为车祸去世了,一年前父亲娶后妈,叫吴晴,并且还有一个跟小雨一样大的儿子,虽然不一起住,但是经常来找他的妈妈。


楚小雨显赫的身份是另很多人刮目相看的,可是每当楚小雨回到家中,总有一种说不出的感觉,后妈吴晴对她呵护备至,每次看见她都是满脸笑容,看我们家女儿长的多漂亮啊,尤其是在小雨爸爸的面前,更是跟小雨亲的像真母女一样,可是小雨总是感觉哪里不对头,总是感觉后妈对她好别有用因。


而对于后妈的那个儿子,也是每次看见小雨都是笑咪咪的,那种笑容让小雨很是害怕,因为他在爸爸和后妈面前永远保持着好形象,可是小雨不止一次在外面看见他抽烟喝酒打架等,也不止一次看见后妈在训示他,当然也不止一次看见给他很多钱,只是从来没有跟爸爸说过。自从这个后妈来了之后,小雨也很少跟父亲交谈了。


不过好在小雨幸福的地方就是,上班刚一年就认识现在的男朋友钱允浩,两个人非常相爱,钱允浩的家里是做进出口贸易公司的,钱允浩是小雨的死党钱多多的堂哥,因为偶然一次去多多家里才认识的钱允浩,虽然认识时间不是太长,但是两个人还是到了谈婚论嫁的地步,


只是他们不知道幸福的日子很快就要结束。


一天小雨加班到晚上,下班车走回家的路上,看见灯光的暗处隐约有一男一女在相互拉扯,灯走进一看,是一个男人捂着一个女人的嘴,另外一个手拿着把刀,而那个女人正在极力的想摆脱掉,只见那个男人一刀扎进了那个女人的腹部,小雨惊讶的啊一声吼,那个男人扭过了头,更令小雨惊讶的,那个男人是他后妈的儿子章豪,章豪看见小雨的时候十分惊讶转身就跑,手里还拿着那个女人的包和项链,小雨看见那个女人慢慢的倒地,惊愕的小雨过了半天才反应过来叫救护车和报警,但是小雨在录口供的时候没有说出,那个男人是后妈的儿子,只是说没看清楚。


在警察局出来的时候,钱允浩来接她,走到路上钱允浩还说很后怕,以后让小雨加班后回家一定要给他打电话,只不过小雨一路上都没有说一句话,因为他的心里还想着看见章豪扭头过来的那一幕。


章豪好像从此失踪了一样,好几天都没有音讯,小雨去过医院,看见那个受伤那女的没有什么生命危险,才稍微松了一口气,小雨的心里一直都只犹豫不觉,如果现在说出来抢劫伤人那个是章豪,那么后妈会怎么对待她,会不会连累到父亲等,就连跟允浩吃饭的时候都心不在焉,允浩说该双方父母见面的时候了,小雨只是哦一声,就没有在回答下去。


只是小雨不知道,章豪可不是这么想的,他躲了好几天,他以为小雨会把他说出去,但是几天后发现没有他的消息,他也就放心大胆的出来了,等他再次出现在小雨家的时候,吓的小雨一句话也说不出来,并且用似笑非笑的眼睛看着小雨,小雨转身就跑回自己房间了,章豪偷偷跟了过去,听见小雨在屋子里面打电话,要约允浩见面有很重要事情要说,只是允浩说他今天回不去,只能明天晚上到家,一下飞机就立刻来找小雨,小雨不知道,这个时候在另外一个房间,章豪把事情如实的告诉了他妈妈吴晴,吴晴先是给了章豪一耳光,问他为什么去抢劫,已经给了他很多钱了,章豪说他染上了吸毒,给的钱根本就不够,吴晴非常生气的说,你真是给你亲生父亲一个德行,当年我嫁给你父亲,是图他生意做的还小有成就,哪知道他染上了赌博,输光了家产不过瘾,更是去吸毒,要不是我报警让他进来吸毒所,你以为你有现在的好日子可以过吗,我费尽心机嫁给市长,你难道想亲手给我毁了吗,章豪抱着妈妈腿,哭着说,妈我是你亲儿子,你不能不管我,我知道错了我一定会戒毒,我以后一定重新做人,难道你忍心看着我坐牢吗,吴晴对章豪说,这是我最后一次警告你,你要是在敢给我犯事,我一定会撒手不管,至于小雨的问题,我自会有办法解决,反正这个小雨,我对她这么好,到现在为止,连一声妈都不叫,要不是看在他爸爸的份上,我才懒得理她呢。


到了晚上,吴晴敲开小雨的房门,笑咪咪的让小雨帮她一个忙,小雨赶忙问,你想让我帮什么啊,吴晴挺不好意思的说,我的那个来了,想让你帮我买包卫生巾,我怕待会出去弄到了身上了,小雨说那我有你先用,吴晴说:不,我只用那一个牌子的,帮我去买吧,要不我给你钱,小雨忙说:不用了,我现在就去,吴晴说,我那个牌子的卫生巾只有最西头的超市里有卖的,门口的超市没有,你记住了啊,小雨哦了一声就出了,从她家到西头的超市,起码要走十分钟的路程,而且已经到了晚上,路灯下就只有小雨一个人,一丝凉意从她身后袭来,看着地上的影子,突然多了一个人,还没等小雨反应过来,有人从后面用手帕捂着她的嘴,力气非常大,小雨只哼了几声,就不动了,后面过来一辆面包车,那人抱起小雨,仍进来面包车,就扬长而去。


小雨不知道,在他发生这些事情的同时,还有一个家庭的女孩也在上演着同样的事情。


沈家事当地的大家族,这个城市里的大型零售超市,百分之八十以上的都是沈家的产业,更有房产,地皮等,是这个城市里面的第一富豪之家。


家族大了人就多了,沈的创始人沈莫有三个孩子,老大是个儿子,叫沈飞,老二是个女儿叫沈然,老三也是沈莫最疼爱的女儿叫沈莹莹,只不过莹莹是沈莫外面的情人所生,沈莫刚开始做生意的时候,有一个非常相爱的女朋友,但是为了壮大自己的企业,娶了当地富豪的独生女,也就是现在的妻子张东芝,事业可以说是非常强大,张东芝也是一个精明干练的女人,生了一儿一女之后就在家里相夫教子,把公司所有的事情都交给了丈夫沈莫,但是沈东芝还是持有公司大部分的股份,也是公司最大的股东,沈莫始终没有忘怀自己的前女友,两个人在几年后相遇,爱火重生,就有了现在的沈莹莹,只不过沈莹莹十岁的时候,才被带到了沈家,莹莹的生母因为患癌症去世,相反,张东芝没有生气,而是接纳了莹莹,只不过对外说是自己所生,因为小时候身体不好,就在乡下养着,才给接回来,张东芝不能让别人知道,他的丈夫出轨,这种丑事,绝对不能发生在自己的身上,随着莹莹越长越大,大学毕业后学的是管理就在父亲沈莫的公司帮忙,很是受父亲沈莫的重视,因为莹莹长的非常像她母亲,沈莫慢慢的就开始想把公司的大事交给沈莹莹负责,而沈莫的这种想法刚刚露出点苗头,就被沈飞沈然告诉的母亲张东芝,沈飞沈然一点都不喜欢莹莹,在父亲不在的时候就喊莹莹是狐狸精的女儿,从小就欺负她,而且沈莫经常因为莹莹而骂他们两个,所以两个人对莹莹更加恨之入骨,觉得莹莹抢走看了属于他们的一切,不过莹莹默不作声,小小年纪的她便懂得了生存之道就是沉默。


不过沈莫做了一件事情彻底惹恼了张东芝,他想把自己的股份给莹莹一些,说什么沈飞沈然都有股份,那莹莹也应该有,张东芝当然不同意,沈莫要是没有他们张家,哪会有今天的这种成就,不过沈莫像是铁了心,竟然偷偷办好了所有证件,张东芝不会散罢甘休。


莹莹有个谈了好几年的男朋友,叫李路,他也在沈莫的公司上班,为企划部的经理,也很得沈莫的赏识,沈莫知道莹莹和他谈恋爱也没有多加阻拦,并且除了沈莫以外,他们两个人的事情没有其他人知道,因为莹莹怕知道的人越多,越容易出是非,不过现在两个人都已经到了成熟的阶段,公开了此事,这下彻底惹恼了沈然,因为沈然也喜欢李路,多次对李路跑媚眼,但是李路从来都不搭理她,所以她对李路也是又爱又气,当他知道李路和沈莹莹谈了好几年恋爱之后,恨的是咬牙切齿,感觉被人当猴耍了一样,回到家里,扑到张东芝身上就是好好大哭,说被人算计了,更加坚定了要除掉莹莹的决心,只不过得想一个万全之策。


在公司月底的聚餐上面,李路单膝下跪,像莹莹求婚,莹莹点头笑中带泪了答应了,于是李路和莹莹的结婚典礼紧张进行中。


这天晚上,李路和莹莹吃完饭后,在公园里面聊天散步,莹莹说,我们结婚以后只生一个孩子好不好,不要那么多,我们把我们全部的爱都给我们的孩子,李路说:只要你愿意,你生是个我都没有没意见,莹莹撅个嘴说:你以为我是母猪啊,真讨厌,两人边走边聊,莹莹说,行了,前面在走不远就到家了,你回去吧,李路说不行,我要看着你进家门,莹莹说算了,别到门口碰见不想碰见的人了,李路握着莹莹的手说:咋坚持一下,你就可以从那个家里面出来了,莹莹嗯了一声,看着李路开着车走了,莹莹慢悠悠的往回家走,突然,有个人影在旁边的小胡同里,莹莹好奇的跟上上去,走到胡同口,那个人突然之间转头,吓了莹莹步步往后面退,因为那个人带着个面具,后面有人忽然用手帕捂着莹莹的嘴,莹莹像小雨一样哼了几声之后就不在动了,一辆车驶来,莹莹被仍上车,消失在黑夜里。


不知道过了多久,莹莹醒来后在一个车上,从车缝李望去,好像外面都是山,莹莹挪了挪身子,感觉软软的,她看到了小雨,此刻小雨也醒来了,她看到莹莹,看看被绑着的手,莹莹说:外面被人绑架了,小雨惊吓的说,那外面应该怎么办,为什么我们两个被绑到一块,


冷静了片刻,莹莹跟小雨说我们要想办法逃走,小雨说:我们一定要想办法逃走,就是不知道我们昏迷了多久,他们要带我们去哪里,还有绑架我们的倒地是谁,莹莹说,还有就是你刚才说的,为什么我们两个会被绑在一块。


绑架莹莹和小雨的是一个贩卖人口的集团,他们都是由地方小混混提供信息,有些心底坏的人的,透露消息给他们,由他们动手,然后再给卖掉,钱也有小混混交给他们,这样对他们来说相对安全,而张东芝秘密派心腹找到了这个贩卖人口的组织,而吴晴则认识一些个小混混,从而找到了贩卖人口的组织。只不过巧的事,他们两个找的是一个贩卖人口的组织,而且还是在同一天,他们最喜欢贩卖年轻漂亮的女孩,能卖好钱,而且卖主出钱也高。


而家里面,市长因为女儿的突然失踪,伤心欲绝,毕竟只有这么一个女儿,警察看了摄像,恰巧看到小雨进去的地方有摄像头,但是进去里面就照不住了,只知道有一辆面包车进去后在小雨进去没多久就进去很快出来一查,是一辆已经报废的面包车,线索中断了,而吴晴也一旁做在那里哭哭啼啼,说都怪自己没有看好,小雨说自己有些闷想出去走走,早知道跟着一块去了,钱允浩根本不相信小雨的失踪,明明打电话约好了见面,怎么就突然失踪了呢,一个人开着车在满世界找,希望能找到小雨。


莹莹家里面的情况也是如此,警察找不到一点证据,犯案手法成熟,警察把两起失踪案件并为一起,认为是同一伙犯罪嫌疑人,沈莫更是悬赏重金,李路也是伤心欲绝,都怪自己要是亲眼看见莹莹进去就好了,悔恨不已啊,对于莹莹的突然失踪,李路找了私家侦探,只查沈家的人,李路知道,莹莹做人低调,几乎不与人结怨,最重要的是失踪后都没有人来要赎金,也就是说有人故意想让莹莹失踪,那么这个人一定是沈家的人,他现在只有祈求莹莹一定要平安。


莹莹和小雨被他们带到一个破旧的民房里,把她们两个关在了一起,找人在门口看着。


莹莹和小雨两个人相互聊天,两个人居然一样大,生日都是一天,小雨说:我们两个人真有缘分,生日是一天,绑架也是一天,要是在被卖到同一家那就是我们天大的缘分了,莹莹问小雨你是怎么被绑来的,小雨说了之后,莹莹说:我和情况一模一样,小雨也吃惊了。


慢慢的长夜两个女孩聊起了各自家里的事情,聊着聊着天就快亮了,这时门口有人说话:妈的,这个老女人给钱还这么磨叽,非要一定要卖远一点,最好这辈子都别回来,要不怎么说不是亲妈呢,令一个人说,我这个痛快啊,按照规定的钱数还多给了一些说是辛苦费,也是交代要卖远一点,如果要是回来了,就跟我们没完,现在的妈都是喜欢卖女儿,你没听那个小混混说,不是亲生的,所以卖,是亲生的谁舍得卖啊,


莹莹和小雨在屋里听了之后,两个人若有所思,他们大概知道为什么为会被卖了,这时第三个走来门口,甩手就给了两个人一耳光,说:干我们这一行的,不许知道内情,就算是知道了也不能说,只能收钱办事,在让我听见你们两个唧唧歪歪,小心我把你们都给做掉,准备收拾,一会车来,把他们卖到缅甸去,买家我已经联系好了。


莹莹和小雨听到后紧紧的抱在了一起,莹莹问,怎么办,我们应该怎么办,怎么才能逃出去,小雨说,我们两个这么有缘,如果命好都能逃出去更好,如果要是只能逃出去一个,一定要帮另外讨回公道,让害我们的人不能有好下场,莹莹嗯,那我们两个就拼劲全力,争取逃出去,不能让那些蛇蝎心肠的人有好下场。


小雨用嘴从墙上啃下来一根钉,两个人背靠背用钉磨断了绳子,小雨从脖子里取下来项链,交给莹莹这里面有我的照片,记住我们刚才的话,莹莹也从脖子里面取下来项链,给小雨带上说:这里面也有我们的照片,我们一定要逃出去。


一会人就听见车响了,她们两个赶紧用身子缠住手,做出被绑住的样子,她们两个被带上了车,绑住了脚,捂住了嘴,车上有三个人,看守他们三个的做另外一辆车走,走到路口两辆车就分开了,走了没多久莹莹就使了个眼色,看着前面开车那三个人,一个开车,一个呼呼欲睡,只有一个时不时的回头看,两个迅速解开绳子,轻轻的从车上跳了下去,差点没摔断腿,小雨说,往那边跑,那边都是山路,他们没办法开车追,两个人跑没多久,就看见他们三个追了上来,小雨和莹莹跑啊跑,莹莹一下子摔到了,小雨赶紧扶起她,莹莹说:不行了我跑不动了,你赶紧走,别管我,小雨说:不行,要走就一起走,你忘了,我们还不能让那些欺负我们的人有好下场的,说着小雨扶着莹莹一直往前跑,但是跑着跑着两个人就不跑了,因为前面没路了,底下是深渊,看不到头,不知道掉下去会不会摔死。


没多久后面那三个坏人就追了上来,小雨说怎么办,两个人就从旁边开始跑,但是基本没用,那三个人还是追了上来,其中一个拿起刀步步逼近,另外两个人像看笑话一样站在旁边,拿刀的那个一把抓住小雨,小雨使劲挣扎,莹莹见状,照真那人的胳膊狠狠咬了一口,出血了,那人恼羞成怒,一刀就捅进了莹莹的身上,莹莹最后一句话是,小雨,一定要逃出去替我报仇,另外那两个人见势不妙,赶忙上前,情急之下,小雨抱着莹莹跳了下去,留下上面三个目瞪口呆。


底下是一个湖,小雨醒来的时候,是被渔民了救了下来,但是只有她一个人,没有莹莹,渔民也说没有看见其他人,就只有她自己,过了两天,小雨觉得没有什么大碍,就像渔民告辞了,渔民说,我送你到附近的镇上,你在走就行,要不这也太远了,小雨到了镇上后,无意间看见了新闻,说在海边发现一名女尸,像是从很远的地方漂过来的,脸已经被泥沙刮破,看不清样貌,尸体浮肿,像是泡的时间长了,未能证明死者的身份,不过死者脖子上的项链上面有照片,而照片上的人正是前段时间某市的市长报警失踪的女儿照片,某市市长到的时候,一眼就认出了项链,说是女儿大学毕业典礼送的礼物,是专门定做的,只有一个,已经证实死者就是楚小雨,在电视上,小雨看见爸爸哭晕了过去,而后妈和她的儿子董豪在哭的凄惨,小雨看见董豪和后妈的脸,看着莹莹的尸体,心中的仇恨就像被点燃的火一样。


小雨走到路上边走边想,怎么样才能替莹莹还有自己报仇,现在自己的身份已经没了,该怎么才能回去,突然映入小雨眼前的有一家诊所,上面写着:你想变漂亮吗,那你就来吧。


小雨推开门,没有人,往里面走,只有一个男人坐在里面,那人一看见小雨,就非常热情的迎了上来,对小雨说:你放心,虽然我这个地方比较破,但是我的技术相当过关,关键是收费便宜。


小雨噗咚一声跪在了地下,从脖子上取下项链,打开莹莹的照片对医生说:我要整容,我要换这一张脸。


那个医生叫爱德华,以前在美国做整形医生,已经出了医疗事故,被吊销执照,还被终生禁止再去美国,迫于生计,只能在这种小地方维持生计,而医疗事故就是换脸,修修鼻子,隆隆胸啊,这些都没有什么问题,但是换脸,他心里还是有些抵触,一直犹豫不绝。


小雨跪在地下,说:虽然我现在没有钱,但是我以后一定会加倍还给你,爱德华突然松了一口气,原来没钱啊,听到这话,便坐在一旁爱理不理啊,小雨说;我是被后妈卖出去的,好不容易偷跑回来,要是我还以这张脸回去,肯定会再次遭她毒手的,现在只有你能救救我了,经过了漫长的等待,和小雨一直不停的磕头,爱德华终于答应了,唯一的条件就是不管出什么问题,小雨都不得追究,小雨的条件就是不管什么情况下,都不准说认识她,合作达成,按照小雨提供的照片,爱德华开始了手术。


一个月以后,小雨以莹莹的面目回去了,当她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想都不用想,所有的人都惊呆成什么样子,小雨十天前就已经回来了,在这十天,她先是回自己的家,看着父亲的满头白发,心酸不已,更让她生气的就是章豪堂而皇之的住进了她的家里,霸占了她所拥有的一切,当看到钱允浩的时候,小雨觉得他瘦了,也变憔悴了,钱允浩来到小雨的墓前伤心不已,小雨躲在一旁暗自落泪,她不能出去,她也不能找钱允浩,因为她现在是沈莹莹。


她蒙着面纱在沈家集团里,她要认识集团里所有的人,记清楚他们,尤其是张东芝,小雨看到了李路,也是憔悴不已,小雨心想,这个男人也是好男人,只可惜莹莹红颜薄命。


沈莫看到小雨,惊喜的不得了,赶忙上前抱住小雨,你可回来了,小雨说:对不起爸,让你担心了,而一旁的张东芝和她的儿女们,更是一脸惊愕,高兴的只有沈墨和家里的佣人小春,警察问小雨是如何回来了,小雨说,她被人绑架,不过半路上她自己跳车逃了出来,说了大概的地址和绑架人的样貌特征就走了。


沈莫决定要为失而复得的女儿大摆筵席庆祝,小雨说不用了爸爸,我很累我想好好休息,你让人扶我回房间吧,小雨哪里敢摆宴席啊,万一人来的多了,她都不认识,怎么办,现在莹莹家里的情况还没有摸清楚的,沈莫让小春陪小雨上楼,就在楼梯上,小雨扭头看了张东芝一看,并且冷笑了一下,张东芝确感到了前所未有的恐惧。


小春给小雨开开门,小雨说,我不知道是不是跳车的摔了一下,有些东西挺模糊的,你能不能给我说一些家里的情况,让我清楚一些,小春说:没问题,我叫小春,你都叫我春节,你喊太太阿姨,不过几乎没喊过,你都不怎么跟他说话,包括沈飞和沈然,你都很少跟他们说话,沈飞在第一个房间,你隔壁的沈然的房间,先生跟太太住在一楼的右侧,我住在一楼的左侧,小春的话还没有说完,门就开了,吓了小雨一跳,进来的是李路,小春识相的出去了,李路紧紧地抱着小雨,喊着莹莹,都是我不好,我以后一定会好好保护你,在也不让你一个人了,如果你在出事我怕我都接受不了,小雨拍了拍李路说,没关系,我不是已经安全回来了吗,李路给了小雨一个长长的吻,小雨的眼睛落了下来,因为她现在享受的不应该是她的,眼前这个痴心的男人如果以后知道她不是莹莹,知道莹莹已经死了,再一次的伤心欲绝,他还能否接受,李路说莹莹,你的声音怎么跟以不太一样啊,小雨急忙说:可能是受惊吓了吧,李路一直等到小雨入睡才离开的。


一楼的房间,张东芝怎么都睡不着觉,沈莫问她,你翻来覆去的干什么啊,张东芝便不在动了,她一直在想莹莹是怎么回来的,还有就是她那一个笑容像说明什么,她知道是自己卖了她,不应该啊,要是知道了早就跟警察说了,倒是怎么一回事呢,联系之前的绑架者,根本就联系不上,张东芝是越想越生气。


小雨以莹莹的身份回去上班,公司的职员纷纷来祝贺小雨,小雨经常躲在卫生间里,因为那里是是非八卦最多的地方,她主要是想知道沈飞沈然的事情,终于从一个女职员嘴里得知,沈然喜欢李路,并多次倒贴上门,可是李路不要,沈飞则喜欢买古董。


一丝丝计划在小雨的脑海中浮出,但是她现在还不能动,因为张东芝绝非简单人物,而且她刚到沈家,要详细了解后才能动手。


中午,李路余额她一起吃饭,小雨很少讲话,因为莹莹是跟李路相处时间最多的,害怕露馅,李路说,莹莹既然你平安回来,那我们的婚礼可是如期举行了,小雨很是焦虑的说,可不可以往后推推,我现在心情还未平复,李路握着小雨的手说:傻莹莹,都听你的,那么婚礼就在往后推迟一个月吧。


果然下午刚下班,沈然就过来找麻烦,坐在小雨对面说:沈莹莹看不出你命真大啊,但是不知道你以后还会不会这么好运,小雨微笑着说:你放心好了,下次一定会让你知道并且看见的,我的姐姐,这一下惊呆了沈然,以前莹莹是不敢顶嘴的,任凭沈然怎么说:莹莹就是一句话不吭声,而且这次还叫了声好姐姐,小雨又脸一阴沉说:你要是没什么事情就出去吧,我还要工作呢,沈然自讨了没趣走了。


小雨计划着如何实行下一步计划,李路发现莹莹不经常在公司待,老是借口外出,小雨先是偷怕了章豪很多张照片,然后寄给那个被章豪抢劫的女人那里,希望那个女人能认出章豪,只可惜由于灯光太暗和惊吓过度,未能认清,这一招不行下一招,章豪还有个致命弱点,那就是吸毒,小雨偷偷跟着章豪好长时间,终于让她逮着机会,报警抓他,结果就是章豪被抓进了戒毒所,可是根本就不够,小雨又写了一封匿名信,寄给警察,把章豪那天抢劫的情景说的一字不漏,在警察的严厉逼问下,章豪终于承受不了心里压力,如实招供,但是对于吴晴怎么对付楚小雨的,章豪一字没说,他还指望他妈能把他救出去呢,可是这一次他如意算盘打错了,任凭吴晴怎么求小雨的爸爸,小雨的爸爸就是不肯动用关系去救章豪。


眼见自己唯一的儿子被关进了牢里,吴晴怎么肯罢休,不出小雨所料,吴晴以市长夫人的身份开始给公安局的领导送礼加施加压力,两个人在外面的一举一动都被小雨偷拍和录了下来,小雨觉得,这个女人只有从父亲身边除去才能够对得起她自己,也只有父亲下台,这个父亲才能看清楚他她的面目,不久市长夫人行贿被人揭发,市长因此受牵连下台,小雨远远望着父亲的背影,显得是那么的孤独,一切都进行的很顺利,但是还不够,抢劫和行贿根本就做不了多久的牢,用不几个月,章豪和吴晴很快就会出来。


暂时解决掉小雨自己家的事情,开始解决莹莹家的事情,小雨偷偷买了窃听器,晚上趁半夜偷偷的装到沈飞的手机里,只是小雨不知道,张东芝也在防着她。


张东芝果然是个厉害的女人,小雨深深的体会到了,这一天,小雨监听到沈飞的手机,沈飞要在拍卖会上买一副唐伯虎的名画,于是小雨打听到那幅画,并且找人临摹了一幅假的,这一天小雨把假画拿到手,回到沈家后放在自己的衣橱下面,结果第二天下班回去,那副画居然在张东芝手里,吓的小雨一身冷汗,只能给张东芝解释说自己喜欢唐伯虎的画,所以就买了一幅假的,张东芝奸笑的对小雨说:莹莹啊,我记得你以前不喜欢画啊,小雨说:买的时候因为是朋友帮忙,不好意思不买,张东芝这才放过小雨,小雨明白,张东芝这是在警告她,她的一切都在自己手中掌握。


沈家的公司因为要进口一个牌子的奶粉来销售,沈莫就让小雨联系以前用的贸易公司,小雨一看,居然是钱允浩家的公司,在咖啡厅里,钱允浩说,沈小姐您太客气了,没有必要亲自过来跑一趟,虽然我们合作的少,您都是我们的客户,应该是我亲自去找你们,小雨说,钱先生这么有能力,不知道哪个女人可以这么幸运,做你的女朋友,钱允浩说:也许有些时候做我女朋友也不是那么幸运,小雨要了咖啡,加了两勺糖,那动作让钱允浩有一丝错觉,因为跟小雨一起喝咖啡的时候动作一模一样,钱允浩自己都觉得自己可笑,面前的这个女人,明明就是沈家三小姐,怎么可能是小雨,两个人分手的时候,小雨望着钱允浩的背影,眼泪模糊,原来有的时候,你在我面前,我不仅不能告诉你我是谁,确连一句我爱你都不能说出口。


小雨现在想对付沈然,她要逼张东芝出手,小雨不知不觉在沈家装了好多隐形摄像头,她要监视着张东芝在家的一举一动,包括张东芝的卧室,张东芝恐怕做梦都想不到,小雨的摄像头装到了她的眼前。


要刺激沈然,只有跟李路结婚,而且还是李路的帮忙,小雨哪里知道,小雨的变化都是李路的眼里,跟小雨相处了好几年,眼前的这个莹莹,越来越不像自己认识的莹莹,前天在一起吃饭,李路故意问小雨,你还知道你失踪那一天,你跟我在公园里面说什么了,小雨一惊;连忙说,可能是摔着头了,有些记不清楚了,李路说:没关系,接下来小雨的举动更加坚信了自己的想法,饭后来了杯咖啡,小雨放了两勺糖,李路清楚的记得,莹莹跟自己说过,糖会长胖,可苦一点的咖啡可以提神,所以她出来不吃糖,李路默默的想知道眼前这个还是不是即将要跟自己结婚的女人。


李路在次跟小雨提起结婚的事情,小雨知道自己不能再躲了,就答应了,这一下还可以刺激沈然,最好沈然能做出什么举动,李路也要在结婚的那一天彻底搞清楚莹莹为什么会变成这样。


果然,沈然知道两个人这次真的是要结婚,反应很大,一遍的跑到张东芝面前哭诉,沈然告诉张东芝,她是真的非常喜欢李路,这一辈子非他不嫁,张东芝气的也不理她。


晚上,张东芝还是睡不着觉,突然自己的手机在响了一下,是一条信息,信息上面写着,不是不报时候未到,你的末日快到了,张东芝搞不明白是怎么回事,可能是做过亏心事,心里还是挺害怕的,她能想到的只有一个人,就是失踪回来的的沈莹莹。


张东芝白天从美容院出来,看着一个骑摩托车从自己的面前骑过,张东芝清楚的看到骑摩托车那人身前有两行字,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她惊魂未定,走到自己的车前,车玻璃上有人用剪纸剪出:不是不报时候未到,张东又不能报警,怕警察查出来是她卖掉莹莹的,即恐惧又气愤。


一连很多天,张东芝都被这两句话折磨的没一天好过过,而小雨每次见到张东芝都是用非常有深意的微笑望着张东芝,婚礼前一天,家里就剩下张东芝自己,沈然自从知道李路要结婚后,天天混酒吧,天天喝醉酒,搞得人像人不像,上班的时候都不好好工作,气的沈墨什么事情都不交给他,天天就是骂她不思进取,沈墨越是骂她她就越自甘堕落,于是沈莫就对她放任不管。


小雨悄无声息的走到张东芝后面,用手捂住张东芝的眼睛,吓的张东芝急忙问谁:小雨趴在张东芝耳朵上说:阿姨啊,你把我卖了事情不要以为我不知道,现在我已经找到了那几个人贩子,等我婚礼过后,我和李路去度蜜月,您老就在牢里面好好过吧,你说要是让外人知道沈家女主人卖掉了自己的女儿,该是多么大的新闻啊,小雨慢慢的走出去,回头还不望给张芝一个胜利的微笑,留下恨意十足的张东芝。


小雨也在堵,因为她后妈吴晴已经被放出来了,又和自己的父亲在一起,不过关系没有以前好了,看到父亲越发苍白的样子,小雨越觉得心酸,她必须要让张东芝自己动手,她才能抓现行。


婚礼当天晚上,李路和小雨在一起吃饭,这期间小雨的所作所为李路都看在眼里,明天就是结婚典礼,他想要明明白白的结婚,李路把小雨的变化清清楚楚的说了出来,小雨早就料到李路一定会发现,她握着李路的手说,你只要等过明天一切都会真相大白,李路说我不知道你接下来想干什么,我已经找人跟踪张东芝,也查出了他联系的那个人,就是那个人贩中,小雨惊讶的说;真的,李路说;从你一失踪,我就找人监视了张东芝,我总觉得你的失踪跟她有关系,我查出来你失踪后她往这个人的银行户口汇了一大比钱,现在这个人已经偷偷回来了,小雨说:现在不要动,明天明天再告诉警察,李路说:为什么,小雨说:你别管,明天一切都会明明白白。


早上热闹的婚礼开始紧张进行,而张东芝的计划也紧张进行,因为她深深知道,可是早等晚等就是等不到小雨的到来,找遍了所有地方就是找不到小雨,李路记得明明昨天眼看见小雨进到沈家的,怎么会突然失踪呢,看门口的摄像头,只见小雨一个人慌慌张张的走出了家门口,在没有回来的记录,难道是小雨跑了,眼见宾客越来越好,期间还有钱允浩和小雨的父亲和后妈,因为是小雨邀请的。


只有张东芝自己不着急,小雨的失踪当然又跟自己有关,她联系的人绑架的不过这次不是卖掉她,而是找个没人的地方直接做掉,就像当年自己知道沈莫跟莹莹的母亲私通,她忍无可忍的情况下,假装是小雨母亲住的旁边的邻居,偷偷进入到莹莹母亲家里面开始换她的药,换成慢性毒药,慢慢的就会得癌症死掉,神不知鬼不觉,她既然都已经除掉了她妈,不差在除掉她女儿。


婚礼上沈莫急的团团转,李路只能像沈莫建议先取消婚礼,沈莫想着也只有先这样了,就在沈莫即将上到台上说取消婚礼的时候,穿着婚纱的小雨出现了,沈墨和李路赶紧走上前去,沈莫拉着女儿的手说:莹莹啊,你可吓死父亲了,父亲以为你又被人绑架了,小雨走到李路面前,你不是想知道真相吗,你很快就能知道。


小雨一个人慢慢的走到台上,坐在台下的张东芝像傻了眼一样,自己找的人应该不会出问题,小雨用话筒让大家安静,大家都盯着小雨,小雨说:我先给大家讲个故事吧,有个女孩因为看见了自己后妈的儿子抢劫伤人,而被自己的后妈卖给了人贩子,在被人贩子关押的地方她又认识一个女孩,这个女孩因为是父亲外面情人的生的,所以从来得不到母爱,还要受同父异母的哥哥姐姐欺负,这个不是她亲生妈妈的担心抢走了属于自己和自己孩子的东西,也把她卖了给了人贩子,期间两个人共同商量要逃走,并许下承诺,如果只有一个人逃出去,另外一个人一定要替自己讨回公道,并且交换了自己脖子上的项链,项链上面有他们各自的照片,在她们逃跑的路上,被人贩子的发现,因为怕人贩子抓住自己另外一女孩就使劲咬了人贩子的手,结果被人贩子一刀捅了下午,情急之下,这个女孩只有抱着另外一个女孩跳下不知道会不会被摔死的悬崖,索性的事,这一个女孩被人给救了,可是另外一个确没有那么幸运,挨了一刀在加上跳到了海里死了,尸体被冲到到了很远的地方,女孩在电视上,看到另外一个女孩的尸体被人当做是自己的,因为脖子上有自己大学毕业父亲的送的项链,更看到了那个卖掉她的后妈假惺惺的哭。


说道这里小雨的父亲仿佛明白了什么,而吴晴已经惊吓的不知所措,小雨接着说:所有的人都以为这个照片上的那个女孩死了,其实不是,死的只是跟她互换项链的女孩,这个女孩想到了要一定要让害她们的人没有好下场,于是就去整容,以另外一个女孩的身份回去,回去之后,她那个嫉恶如仇的阿姨好像不肯放过她,再次派人绑架了她,不过这一次居然想至这个女孩于死地。


下面的宾客说:新娘啊,从哪听来的这个故事啊,在说你d结婚讲这种故事干什么,小雨:因为我就是那个整容的女孩,死的那个才是真正沈莹莹,而真名叫做楚小雨,是前市长的女儿,那个把我卖掉的就是现在做到我父亲身边的后妈,此话一出,惊呆现场所有人,包括李路。


这时,人群中有一个站了出来,我可以证明她说的是真的,我就是那个给她整容的一声,这是当时我拍的整容前的照片和整容后的照片,这一下所有的目光全部都聚集到张东芝和吴晴身上,张东芝像个优雅的贵妇一样慢慢走到小雨的面前,说:莹莹啊,说话做事时要讲究证据的,小雨冷下来了一下,就让人播出张东芝交代心腹去找人绑架小雨的视频,更播放出张东芝对着镜子个自己说话,说的就是如何害死莹莹的亲生母亲,张东芝这才知道原来自己早就落入了这个丫头的圈套,小雨轻轻趴在张东芝耳边说:那些恐吓的信息都是我弄得,目的就是让你自己主动动手。


警察来了带走了吴晴和张东芝,小雨走到吴晴面前,用着惋惜的表情说,怎么办啊,后妈你这下是真的死定了,转头对张东芝说:我一定会把你今天的样子好好说给莹莹听。


小雨的父亲走到小雨的面前,摸着小雨的脸说,你真是我的女儿,你真的没有死,你真的还活着,真的是你后妈把你给卖了,小雨边哭边对父亲点头,小雨夫妻捶胸顿足,说自己自己害了自己的女儿,是自己有眼无珠。


沈莫走到小雨的面前,双眼的泪珠布满了整个双眼,你告诉我,你真不是我我女儿莹莹,莹莹真的死了,你骗我对不对,小雨说,我应该叫你沈叔叔,说着从脖子里取出莹莹送给她的项链,莹莹说这是你亲手送给她的,现在还你给你。


钱允浩走到小雨的面前,他不敢相信,眼前这个女人真的是小雨,他用手抚摸小雨的脸,你告诉我,你真的是小雨,小雨握着允浩的手说:我真的是小雨,真的是,你跟我说过,你会一辈子保护我,一辈子不在让我不见,两个人紧紧相拥。


只剩下李路一个人,看这有着莹莹一样脸庞的女人和另外一个男人紧紧相拥,难道这就是真相,莹莹的变化只是证明天根本就不是自己的莹莹,小雨走到李路面前说:对不起,不是故意要骗你的,我只是帮莹莹而已,李路冷笑了一下,就走了,只说了一句,原来我的莹莹早就不在了,同样的痛苦真的要我承受两次吗。


在探监里面,张东芝问小雨,我明明让人绑架你了,你是怎么出来的,小雨说:我早就在你们沈家装上了摄像头,你派的绑架我的人,只不过是我买通的人故意让你找他们而已,他们只是按照我的吩咐做事而已,而且他们根本就不是绑架人员,是我找来临时冒充的,张东芝在这一刻,才放下自己那一丝的骄傲,只说了一句:天算不如人算,我这一辈最错的就是嫁给了沈莫。


小雨的墓碑换成了莹莹的,李路经常没事就过来看看,人憔悴的不得了,钱允浩和小雨在一起,钱允浩好要不还整成你原来的样子吧,小雨说:不,我要以这张脸,用来怀念那个和我一起有缘无分沈莹莹,钱允浩说:只要你是小雨,你不管是什么样子,我都喜欢你。


后来就是,沈飞每次拍的古董都是假的,沈莫在也不给沈飞一份钱让沈飞就浪费了,沈然还是每天烂醉,沈莫每当看着这两个让人生气孩子,想着死去的女儿,冤死的莹莹母亲,就后悔当初不应该为了自己的生意,毁了那么多人的幸福,也许这一切应该不会发生。而小雨的父亲发誓终生不娶。

上一篇:救救我
下一篇:幻灵鼓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