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灵鼓声

2020-05-23 14:04

(一)


江湖上的不死神话,108岁的灵虚宫宫主,天机老人终于带着一丝神秘的微笑,离开了这个让他眷恋不已的世界。


天机老人的死,在江湖上引起了一次不小的震动,因为天机老人是江湖的一个不灭神话,他不仅天资机敏,练就了永不损老的不死神功,虽名为老人但长相却与20岁的少年郎一般。而且他的身边围绕着众多的绝世美女,宫中珍藏了数不胜数的奇珍异宝。但他确确实实地死了,一个曾经让江湖充满传奇色彩的不死神话也就从此在江湖上消失。


不过有一件事,江湖上的上并不知道。天机老人临死前,曾当着天下几位绝世英雄的面,用一种乞盼的语气告诉自己唯一的弟子幻剑,让他千万不要把自己的尸身焚烧或者土葬了,旁人并不知道他此言的真正用意,只有他的弟子幻剑一个人知道这句话的含义,因为天机老人曾悄悄告诉他,自己的不死神功会让他在三年后的月圆之夜,让自己复活起来


(二)


窗外雨打芭蕉,一阵刺骨的轻风把在床上辗转不眠的幻剑激了一个冷颤。自从天机老人死后,他就没有好好睡过一个觉了。因为天机老人的遗言,总是在他闭上双眼的时候回响在耳边。


幻剑把天机老人的尸身放在了只有他和天机老人两人知道的一个地下密室里,这个地下密室同时也是天机老人藏宝的地方。


密室的门是用北极冰山下的千年寒铁打造而成,无论武功再高的人也无法用外界力量打开,除了两把晶莹剔透的玲珑玉指外。而这两把玉指的功用也有所不同,一把只能从门里开,另一把只能从门外开。在幻剑身上的这把就是从门外开的,另一把在天机老人的身上。


这是天机老人临死前的精心安排,他告诉幻剑自已死后幻剑就是灵虚宫的新主人了,就必须住到他的寝宫中,而在他的白玉象牙床的枕头边有一面幻灵鼓,是他用来练不死神功的,这面鼓的奇异之处,就是你无论怎么用力敲打,都不会发出任何声音,但是如果用一根冰蚕丝线把它与人手腕上的脉搏相连,它就会随着人的脉搏振动,响起低沉的鼓声。


天机老人让幻剑在他死后一定要牵一根细长的冰蚕丝线,让他的脉搏与鼓连起来,这样他一但得以重生,鼓声就会响起,幻剑就可以用玲珑玉指把密室门打开接他出关了。他还说,即便是幻剑没有听见鼓声也不要紧,他会用另一把玲珑玉指从里面把门打开出来的,而且他还再三强调,三年之期未到之时,切莫打开密室,切记,切记


(三)


时间过得很快,两年的灵虚宫主生活让幻剑也有了一次重生的感觉,美酒佳人,长相厮守,逍遥快慰,情醉金迷。幻剑越来越喜欢当宫主这种前呼后拥,极尽享受的快意了。每当有这种快意的时候,他又会情不自禁地心中一颤,因为天机老人三年重生的日子越来越近了。


幻剑开始关注起枕边的这面幻灵鼓了,两年来他也尝试击打过它,的确是什么声响也没有,他有时也出神地望着那与鼓相连的冰蚕丝线,总在想线的另一头现在是什么样的一种状况。


他很不自然地又开始失眠了,在那月影婆挲的白玉象牙床轻纱帐外,总有一种神秘的气息让他无法入眠,他不再让那些美人儿陪他就寝了,即便是他早已不习惯独睡,但他还是做出了这样的决定,因为他不想让其它人听见天机老人重生的鼓声


(四)


咚、咚咚、咚幻剑又听见这似鼓非鼓的击打声,他从迷幻中呀地一声惊醒,他感觉到喉咙渴得冒烟,嗓子发疼。


鼓不可能响的!它不可能响!幻剑的脑海中这样不停地叫嚷着,人死了就是死了,怎么可能还会复活呢?这是绝不可能的事!况且想到这,幻剑的脸上泛起一阵阴冷的笑。


此时,幽静的风吹了进来,一缕长丝随着幽风轻快地飞舞着,这根长丝像脱缰的野马一样在空中狂舞。幻剑手拿金错刀,嘿嘿地冷笑起来。


他记得天机老人告诉过他,这冰蚕丝线,虽细但异常坚韧,除了金错刀外,没有任何利器能够剪断它。


天机老人说的话,果真没错,幻剑曾经用自己成名的利器追星弯月试过,的确没有能弄断这根冰蚕丝,真的只有这把金错刀才能弄断。


想到此处,幻剑脸上又泛出了一片意淫的光泽。他想起了天机老人的红粉知已镜湖水仙碧灵儿的光滑柔嫩的肌肤在他身下挣扎的样子。他的脸上不经意地又荡起了一丝得意的神情,因为他不仅得到了碧灵儿的金错刀,还发现了一个天大的秘密,原来天机老人的红粉知已,碧灵儿居然还是处子之身。


(五)


幻剑还是决定到密室里走一趟,毕竟天机老人的身上还有一把从里面开门的玲珑玉指。他不希望哪天他睡得正香的时候,天机老人直挺挺地突然出现在他的面前。他必需去密室一趟,在三年后的月圆之期前,把那支玲珑玉指从天机老人的身上拿出来。


虽然有两年多的时间没有再来到密室,但幻剑还是对这里的气味相当熟悉,冰冷的四周流溢着淡蓝色的光,他手中的火把不停地打着火星子,让密室里的倒影,时大时小,时高时低,纵然幻剑身怀绝技,心中也难免发毛,越是接近天机老人的墓室,他越就感到一股透心的凉,心里越凉,他就越不愿去想那冰冷的尸身,但越是不想,却又不得不继续想下去。


最不想看见的石棺终于还是出现在他的眼前,幻剑伸手摸了一下,透骨的凉意从脚底心忽地窜了上来。他的手在密室异样的光里和死去很久的人一样可怕。他暗运内力,猛地朝着棺盖推了一下,身上还是情不自禁地又打了个冷颤。


他感觉到头上的汗毛已结起了冰冷的水珠,他此时有一种想马上逃离地冲动。可是他想起了做宫主的威武快慰,想起了缠绵的温香软玉、想起了富可敌国的财宝、想起了自己的胆惊受怕和夜不能寐


天机老人的样子和下葬时没有多大的区别,并且脸上还比下葬时多了些光泽,头发还是像20岁少年那般乌黑透亮,手臂交插放于胸前。


幻剑打着十二分的精神用火把凑近了仔细地看,盯了一会儿,突然屏住了呼吸。


天机老人那异常红润的唇,刚才好像抽搐了一下,好像是要说话一般,而他的胸部好像也有微弱地一起一伏的状态。


幻剑正惊得喘不过气来的时候,密室那千年寒冰铁门,不知为什么突然发出金属的撞击声后,一下子锁上了。


幻剑心中一乱,慌忙丢下手中的火把,在黑暗中朝着门奔去,他运足了十成的功力向门推去,正如天机老人所说的一样,无论是何等样的高手,也不可能靠外力打开这扇门,他使出的内力就像泥牛入海一般,消失得无影无踪。他往后退了一步,身体朝门撞去,一遍又一遍,沙哑地叫喊着。


突然,他放声用扭曲的声调笑了起来,笑声在密室中回荡。他怪自己一时心急,忘了天机老人的身上还有一把从门里开的玲珑玉指,他在黑暗中向天机老人的尸体摸了过去,此时的他再也不怕天机老人是来否活转过来,甚至他希望天机老人马上活过来,因为他感觉到一个人呆在这冰冷黑暗的密室中,是如此地压抑和绝望


(六)


幻剑终究还是没能打开密室门,打不开密室门的原因并不是因为他没有找到那把玲珑玉指,相反他很快地就找到了那支玉指,但是他无论怎样用,都无法打开就座千年寒铁打造的密室门,他心情异度紧张地摸出了自己的那把玲珑玉指,相拿这两把玉指对比一下,有什么不同。就在把两支玉指放在一起的时候,幻剑被眼前的奇异现象惊呆了,原来这两指玉指在黑暗中碰撞在一起居然会发出奇异的光亮。而在这奇异的光亮中还隐隐隐约约的透露出几排小字映射在密室的石壁上。


幻剑看出了这是天机老人的笔迹,只见上面写到:


幻剑爱徒,当你发现这两支玉指里映射出来的字时,千万不要惊慌,就像我当初发现你暗自把天香神水这种世间无解的慢性毒药放入我的饮食中时一样。没有想到我天机老人纵横江湖百年,机关算尽,最终却没有算到会被自己的唯一传人加害,这可能是因为我活得太久了,再加上我有不死神功的传说,只要我一天不死,你也就永远没有出头之日,永远不可能成为灵虚宫的宫主。


其实你又何尝得知这不死地痛苦呢?世间万物皆有生死定律,我这不死神功,也只是能够驻颜长寿而已,根本不可能长生不死。我望着昔日的老友以及红颜知已们一个个逐渐衰老离我而去,心中却是生不如死,没有丝豪的快乐呀!没想到你反尔帮了我的一个忙,其实在发现你下毒的时候,我就已经做好了死的准备,但我又痛恨你这种欺师灭祖、丧尽天良的行为,所以在临死前就秘密为自己准备这间密室和这两把完全相同的玲珑玉指,并告诉你一把是从外开,一把从里开的。其实这两把玉指是完全一样的,都只能从门外开,而不能从门里开。你可能会觉得我骗得你好惨,其实我还是给你留了一线生机的,这从门里开的玉指确实我也做了一把,不过我把它放在我生前知已镜湖水仙碧灵儿的那了,我告诉她如果直到我死后的三年之约的月圆之夜,你都没有去找她借那把能剪断冰蚕丝的金错刀,那就把这支玉指的秘密告诉你,而你也将永远不会看到两把相同玉指放在一起显字的现象。其实这幻灵鼓虽有这悬脉震鼓的神奇,但我毕竟是已死之人,怎么会有跳动的脉搏呢?我只是想试一下,你是否真的想我活过来而已,但是看来你心中的良知已是荡然无存了,因为你现在困于室内出不去,就证明你没有拿到那把真正能从里开门的玲珑玉指,而你没有拿到玉指的原因是因为你没有守约,在三年之期未到之时,就去找了我的碧灵儿,她自然不会给你。


既然你现在看见了玉指上的留言,证明你丝豪没有悔过之心,而且也是个不守信诺的人,像你这种不忠、不孝,不信之徒,我只好把你留在这个室内,免得以后作恶江湖。


生亦何哀,死亦何苦!我天机老人,一生机关算尽,没想到死后,还能为自己报这下毒之仇,真是九泉之下,也含笑而生了


读完天机老人的玲珑留言,幻剑就像被人击中了胸口一般发出了惨烈的哀号之声


(七)


没过几天,江湖上掀起了一场此起彼伏的传闻,灵虚宫宫主幻剑神秘失踪了


没有人知道他去了哪?也没有人看见过他的踪影,只是在天机老人死后三年的那个月圆之夜,从灵虚的寝宫中传出一阵时隐时现的鼓声

上一篇:命运的身份
下一篇:诡异的服装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