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画失窃之谜

2020-05-23 16:22


五一前夕,博物馆余馆长为了吸引古镇观光人气和丰富市民收藏文化知识,经请示分管章副县长同意,决定邀请本县收藏协会会长、古玩店老板程悦君先生在博物馆联合举办书画藏品展。


经过几天的筹备,展馆布置妥当,里面陈列了程先生的镇宅之宝,一幅价值千万的清宫《狩猎图》。五一开展那天,余馆长邀请了县委书记、县长、宣传部长、文化局长、文联主席等官员、文化界名流前来剪彩、观展。喜庆的鞭炮硝烟散去,别着贵宾胸花的客人一边交谈、一边迈进展厅,在余馆长的亲自解说下,欣赏着一件件精美藏品。


第二天,这里就发生了惊天大案,程先生的《狩猎图》被盗。一时,5?2大案轰动全国,省市县侦破专家及各路媒体记者云集古镇。媒体作了大量而又详细的报道。瘦猴似的余馆长在县有线电视台接受专访,他痛心疾首地向广大群众和程先生表示歉意,并说自己有不可推卸的领导责任,幸好展品在保险公司投了1亿元巨额财产保险,待现场勘察完后,展览继续进行。戴副金丝眼镜、壮壮实实的程先生表示相信公安的侦破能力,一定能追回失窃古画。



博物馆位于古镇明清古街,是栋前临街、后靠河的石库门老屋,分上中下三厅,厅与厅之间有天井和厢房连接。展厅设在临街的前厅,当天晚上有四名保安值班,他们在中厅厢房打麻将,打着打着就迷迷糊糊昏睡过去。盗贼切断了博物馆电源线,然后打开屋后门锁进入,打碎玻璃,盗走《狩猎图》,其它物品均无丢失。经刑侦人员勘察、化验,屋后门锁完好,证明盗贼系开锁高手或拥有后门钥匙;现场无明显鞋印,保安所饮矿泉水有安眠药成份。昨天,为了接待领导剪彩,余馆长吩咐办公室詹主任到对面的南杂货店买了5箱矿泉水,分别给来宾们每人发一瓶,还剩下几瓶放在馆长办公室,下班后丢在了值班室,刚好这两天值班室烧开水的电热壶坏了,值夜班的人顺手喝了这几瓶矿泉水。经检查,每瓶水盖旁都有针孔,被人注入了高浓度的安眠药液。看来,盗贼是有备而来,不排除内外勾结因素。一时间,博物馆人人自危,个个成了怀疑对象,刑侦队娄队长带领侦察员们分成几个小组,分别询问上至馆长、下至打扫卫生、分发报纸的临时工,并要求所有人员不得离县外出,如遇特殊情况必须到刑侦队予以说明。


案件发生后,章副县长立即责成余馆长加强展馆保安,并指示他加快新馆建设。余馆长两手一摊,说新馆建设资金短缺,请求政府拨款200万,解决工程款。章副县长当即表示同意,要他赶紧写份报告来。


几天后,展览继续,观展的人如潮,比以前翻了几番,大家抱着好奇的心态来看被盗现场和媒体炒热的展品,门票收入连翻几番。一天,一位金姓游客在被盗展厅的一角观赏书画,脚被一粒玻璃刺破,鲜血直流。这位金姓游客指责博物馆疏于管理,导致受伤,要求博物馆予以赔偿。余馆长同意带他到医院包扎,并承担医疗费用,金姓游客仍坚持要博物馆支付误工费、精神损失费等1万元,余馆长说他无理取闹,有敲诈勒索之嫌,这事便闹到派出所。双方要求对碎玻璃进行痕迹鉴定,经鹅湖刑事物证中心鉴定,该碎玻璃系博物馆原被盗展框玻璃,上有两种血迹,一种是金姓游客的O型血,另一种是AB型血。于是,碎玻璃引起了娄队长的高度重视,经血型对比,本县文物贩子中均无AB血型人员,而博物馆有两人是AB型血,一人是余馆长,另一人是出纳小虹。五一假期,小虹已随男友外出旅游,不在本县,余馆长成了重点嫌疑对象。娄队长带领侦察员们再次来到余馆长办公室进行询问,余馆长热情地为客人倒茶、递烟。临走时,娄队长握住余馆长的手,发现他手背有道细小血痕,心想,这是巧合还是碎玻璃所划?于是,他拉过余馆长的手仔细看了看,并开玩笑地说:哟,余馆长昨夜跟那位红颜知己拉拉扯扯,手被抓伤了。


余馆长怔了一下,立马反应过来故作轻松地答:哪有什么红颜知己,前几天布置展馆时被铁钉划了一下。


离开博物馆,娄队长派人对余馆长进行盯梢、监听。经过几天工作,侦察员们截获到一条重要信息:一天深夜,余馆长与程悦君通话,两人吵了起来,程说余馆长不够朋友,返回他的《狩猎图》是假的,要找他算账。于是,娄队长连夜召开案情分析会,余馆长哪来的《狩猎图》?只有一种可能,是他盗窃了展品。经请示上级同意,立即逮捕余馆长。在审讯中,余馆长大喊冤枉,说没有盗窃,五一晚上,他在章副县长家打麻将,由于下暴雨,他们玩通宵。经核实,余馆长没有说谎,证明他不具备作案时间,那么案件的症结在那里?另一组侦察员通过走访博物馆周边住户,获悉一条重要线索,案发那天深夜,由于下暴雨,博物馆隔壁的孙大爷起床关窗,刚好天边划过一道闪电,照亮了楼下裹着一身塑料雨衣的黑影,那黑影被雷声惊吓了一下,仰头倒退一步,孙大爷说好像是位女的,那身型、气质似乎有些眼熟,但又想不起是谁?由此推断,作案嫌疑人系博物馆内部人员。侦察员们调整侦破方向,对小虹展开了里查外调。



月30日,小虹与男友到离本县约230公里的D城旅游,5月1日晚上,她向男朋友说去拜访大学同学,直到快天亮才回宾馆,经调看当天晚上D城到本县的沿途监控录像,小虹冒雨打的回到过县城,有作案嫌疑。专案组决定逮捕小虹。抓捕小组在博物馆扑空后又快速赶到小虹家,这里也人去楼空。于是,抓捕小组立即把情况报告给娄队长,侦察员们迅速对车站、主要路口进行了布控、盘查,均一无所获。小虹被列为网上通缉犯。侦察员们一边做小虹家人和她男朋友思想工作,要求他们予以配合,说出小虹去处,一边加强对他们通讯工具的监听。一天,S市发来电函,说本市发生一起交通事故,死者系女性,身上所携带身份证和主要特征与网上通缉犯小虹相似。于是,娄队长率领侦察员们迅速赶往S市,经辨认,死者系小虹。娄队长立即提审肇事司机,该司机名叫刘邦,S市人,刑释人员,无业。他在公安人员的政策教育之下,终于说出了事实真相。几天前,他在网吧结识了网名叫幻影的网友,说有笔生意与他交易,幻影发了张女的照片过来,并说该女住在S市章江公寓,他愿出一百万买这女的人头,囊中羞涩的他当即答应成交。幻影要他提供账号先付一半定金,事成之后再付另一半。刘邦收到钱后,便上章江公寓转悠,果然发现那女的身影。于是,刘邦想出制造交通事故碾死她的主意,最多赔三、四十万了事。


提审完肇事司机,娄队长指示技术科查找幻影IP地址和银行账号,并押送刘邦上网吧钓幻影。但几天下来,不见幻影踪迹。经技术科查找幻影与刘邦网上聊天的IP地址系S市天天网吧,银行开户身分证是假的,查看当天录像,汇款人为一戴墨镜和鸭舌帽的中年男子,娄队长盯住录像,脑海里出现了一个大问号,难道是他?此人大熟悉了。这是一起精心设计的杀人灭口事件,策划人为知道小虹去处的人。娄队长等人撤回古镇后,把侦破重点放在了小虹亲人身上展开调查。



一天傍晚,血红的太阳染红了半边天,小鸟开始归巢,放学的孩子们在路上追逐、打闹、游玩。这时,一位蒙面盗贼叩开余馆长家防盗门,打晕小保姆,撬开保险柜盗走里面的字画匆匆忙忙下楼,与刚回家的余馆长撞了个满怀,余馆长进屋看到书房一片狼藉,追出门外大喊:抓贼呀。楼下两名盯梢的便衣侦察员下车向快速逃跑的盗贼追去,盗贼转身跑进一条小巷,突然,巷子里传来两声枪响,侦察员跑近时看到刑侦大队戚副队长打死了盗贼,抢过他背上装有所盗物品的背包,地下有把弹簧刀。戚副队长说正好路过此地,迎面碰到盗贼,此人拔刀顽抗被击毙。说完,戚副队长驾车走了,侦察员立即向娄队长报告情况,娄队长指示跟踪戚副队长。


话分两头,娄队长向局长汇报后,打戚副队长手机,想叫他回刑警大队开会,戚未接电话,驾车一路狂奔,惊的路人四散避让,车子冲上郊区快速通道,发现后面跟踪的警车,拔枪就打。这时,前面出现了拦截路障,戚猛踩油门想冲过去,只见飞驰的车子轰隆一声翻了个底朝天,戚副队长被摔的满脸血污。


深夜,刑警大队灯火通明,会议室聚集了专案组的刑警们,程悦君、余馆长、戚副队长等一一被请来。从余馆长家盗出的字画中,有一幅染血的《狩猎图》,经辨认,系展馆被盗古画。


在审讯室,耷拉着脑袋的余馆长全部道出了事情真相。一天,爱好收藏的戚副队长淘得一对魂瓶,请好友余馆长、程悦君看看年代。他们酒足饭饱后,便到洗脚屋泡脚、按摩,一阵折腾后,三人靠在躺椅上聊天,戚副队长奚落余馆长死脑筋,不会捞钱,说某某局长整天吃香的、喝辣的,进出小车、美女相伴、挥金如土,你也是正科级单位一把手,比人家差远了。余馆长听后心里酸酸的,说博物馆是清水衙门,无钱可捞,不像你们大盖帽吃了原告吃被告。坐在中间的戚副队长招招手,待三颗脑袋凑近时,压低声音说如今靠山吃山,可借博物馆之名搞个书画藏品展,然后再制造盗窃事件,引起媒体轰动,吸引民众眼球,一可赚大量门票收入;二可骗巨额保费。起先余馆长、程悦君不同意,说这是玩火。戚副队长说如今是撑死胆大的,饿死胆小的,一个个贪官都在玩火,人生在世就是一场赌,赢了风风光光,输了重新再来,又不会杀头。余、程经不住戚的游说和慑于他的淫威,没有再坚持反对意见。于是,他们进行了分工,由程提供部分书画藏品,余实施盗窃,戚保证查不出问题。刚好,沉迷于赌博的小虹输掉公款10余万元东窗事发,余馆长要挟她去盗窃古画抵债,并许诺事成之后再送一套商品房给她结婚。小虹要余馆长保证万无一失。否则,谁也脱不了干系。于是,经过余馆长的精心准备。戏开演了,余馆长拿到被盗《狩猎图》后,激动的几夜没有睡好,他每晚关在书房用放大镜一寸寸欣赏,脑海里浮现出爷爷临终前的嘱托,这幅画原本属于余家祖传,上个世纪三十年代,余家贫困潦倒,为了凑钱给祖爷爷看病,爷爷把《狩猎图》拿到程家当铺当钱,续当时,程家却偷梁换柱还余家假画,爷爷告到官府,由于狗官收了程家的钱,判余家败诉,并吃了板子,祖爷爷被活活气死,交待子孙誓要夺回《狩猎图》。程悦君多次催促余馆长归还古画,余也来个李代桃僵,以其人之道还治其人。程拿到假画气的半死,骂余是小人,声称要他人头落地,并告知戚,戚劝说程不要急,待事情平息后再找余要回真画。案件发展远远超出了他们的估算,由于戚爱好古玩收藏,组织上没有让他负责此案,连专案组也没有参加。他暗中打探案件进展,通风报信干扰破案,并亲自上阵跑到S市实施杀人灭口,在银行监控录像中现出了狐狸尾巴,又指挥江洋大盗去窃画,妄想独吞《狩猎图》,事情败露后又狗急跳墙,负隅顽抗。真是法网恢恢疏而不漏,玩火者必自焚。


小虹死后,她母亲哭哭啼啼找到余,说他害死了自己的亲闺女。原来,小虹母亲是博物馆退休干部,年轻时是单位一枝花,与才郎小余相好怀上了小虹。余听后几乎崩溃,后悔交友不慎,上了戚的贼船,搞的如今生不如死


天亮了,一轮红日喷薄而出。专案组的干警们熬了一个通宵,他们顾不上休息,迎着初升的太阳又投入到紧张的工作之中。

上一篇:终会露出马脚
下一篇:奇怪的脚步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