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罪的杀人犯

2020-05-23 18:38

陈师傅走进交警大队的办公室,对坐在办公桌前面的大队长俞明说:我是来投案自首的,我杀人了。我的车把柳村的一个女人压死了。我当时真不知道那个女人会死,直到今天我开车回来,经过柳村时才知道,那个女人真的死了。陈师傅说着,伤心地流下了眼泪。


那柳村的人为什么没有来报案呢?俞明心想着。带着这个疑问,俞明处置了陈师傅之后,立刻带着交警,驾车赶到柳村,找到死者家里。死者家属告知,死者不是汽车撞死的,是昨天晚上回家后突然猝死的。俞明看了看尸体,尸体上没有汽车碰撞和轮胎压过的痕迹。奇怪的是公路旁边丢着一件死者生前穿的花衣服,又不见别的尸体。这花衣服上满是血迹。俞明只得带着交警,回到交警大队,向陈师傅问话。


俞明望着陈师傅的眼睛,觉得他不像是个神经有毛病的人,就问:你说你的车把柳村的女人撞死了,那你把撞死人的经过说说。


不是撞死的,是压死的。陈师傅把事情的经过说了一遍。


原来陈师傅是个四十多岁的货车司机,已经开了二十多年的汽车了,从来没有出过大的事故。前天天黑前,陈师傅开车拉货到外地,突然觉得头有些发昏,他不敢怠慢,小心地开着车。


这时,天已经黑下来了,陈师傅打开车灯,猛然发现前面有一个三十多岁的女人,身穿一套花的衣服,站在前面,向陈师傅摇手。陈师傅急忙来个急刹车,车子在这个女人的前面停下了。你找死,快走开!陈师傅大声地喊着。这女人不但不走开,而且只顾对着陈师傅笑,全然不把刚才这危险的一幕放在心上。神经病!陈师傅轻声地骂着,倒着车,打着方向盘,从这个女人的身边开过去了。开不了多少路,陈师傅又看见这个女人站在前面,摇着手向他打招呼。陈师傅急忙刹住车,大喊着:你怎么搞的,不要命了!这女人一声不响,对着陈师傅笑。莫不是见了?陈师傅只得又倒着车,慢慢地从这个女人的身边开过去。这样,一连五、六次,这个女人总是拦在他的车前面,幸亏陈师傅早有准备,每次都让陈师傅给化解了。一直到车子开过柳村,这个女人才不见了。


回来后,陈师傅把这件事对同事们说了,同事们都认为这是个不祥的兆头,陈师傅可能要出事了。陈师傅也有这样的想法。但是,事情来了,又有什么办法呢!同事中有一位年纪大一点的司机对陈师傅说,他们村里有一位退休的老司机,今年八十来岁了,开了五十多年的汽车,什么样的事情都经过过,陈师傅何不去请教这位老司机。


陈师傅和这位同事到了老司机的家里,陈师傅把他碰到的事情跟老司机说了一遍。老司机笑着点点头,说:这样的事情我也听说过,你最好的办法是把这个女人的那套衣服买下来,然后这样老司机在陈师傅的耳边嘀咕了几句,又拍拍陈师傅的肩膀说:你如果这件事情做不好,这个女人会老是缠住你,说不定哪一天你把她撞死了,或把车子翻了,麻烦就大了。陈师傅沉思了一下,说这应该不难,我多给他钱,把她的衣服买过来就是了。


第二天天黑前,陈师傅又开车送货去了。他丝毫不敢放松,慢慢地开着车,两只眼睛紧盯着前方。这时,天又黑下来了,陈师傅打开车灯,果然又看见那个穿花衣服的女人又站在前面。陈师傅停下车,打开车门,招呼那个女人上车。那女人真的上了车,坐在陈师傅的旁边。


陈师傅一遍开着车,一遍注视着这女人的一举一动:你是哪个村的,为什么总是站在我的车前面?陈师傅问她。柳村的。那女人说:我想撘你的车,你又不愿带我走。啊!是这样的。陈师傅点着头说。过了一会儿,陈师傅又问:你这样老是站在我的车前面,你不怕我的车把你撞死吗?那女人笑着说:不怕,死又有什么好怕的。再说,你是个老司机,不会撞死人的。那倒不一定,老司机也有失手的时候。陈师傅也笑着说。开了一段路后,陈师傅看了看这女人的花衣服,说:你这套衣服真好看,我老婆也想买这样的衣服,就是买不到。这女人说:我这套衣服是四百元钱从商场超市买来的,我穿着觉得不太合身。陈师傅说:我的老婆比你大了一点,刚好合身。我看这样好了,我给你五百元钱好啦,你把这套衣服卖给我。你么,可以再去超市买一套合身的衣服。那女人说:既然你喜欢这套衣服,我就卖给你好了。说完,那女人脱下衣服,叠好了,交给陈师傅。陈师傅拿出五百元钱交给那个女人。车子开到柳村时,那女人说到家了,等陈师傅停下车,就打开车门下去了。


陈师傅看着那女人走进村子,渐渐地在他的视线里消失了。陈师傅等了一会儿,估计那女人已经到家了,就跳下车子。他看看四周没有人,后面又没有车子开过来,就拿出那女人的衣服,平摊在车轮的前面。然后,他就跳上车,开着车从那套衣服上开过去。只听得那女人的一声尖叫,陈师傅吃了一惊,连忙停下车,跑到车子后面,捡起那套衣服,放到车灯的前面照看,只见衣服上满是鲜红的血。陈师傅吓了一跳,把衣服扔在一边,开着车走了。


第二天,陈师傅开车回来,看到柳村的公路边围着一大群人,在看那一套血衣,有人在指手划脚地说什么。陈师傅停下车子,问旁边的人,这里发生了什么事情。有人告诉他,昨天晚上村里发生了一件奇怪的事情,一个女人回到家里后,突然一声尖叫,死了。奇怪的是这女人的一套衣服又会被扔在公路边,而且,这衣服上满是血。警察也来过了,也查不出什么原因。陈师傅又是一惊,一声不响地开着车走了。


到了家里,陈师傅越想越害怕。他很后悔,后悔自己不该做这缺德的事情,把这个女人害死了。他觉得这个女人应该是他害死的,应该去投案自首。于是,陈师傅就走进了交警大队的大门。

上一篇:绝命的约会
下一篇:惊心食人蚁